第五十九章 偶遇(1 / 2)

“自己一个穿越者,想不到竟然被一个神棍给耍了,下一次遇到他,一定要设计回去。”

宋词也有些垂头丧气,他听自家公子这样一分析,觉得公子说的有道理,但就是不知道为何那蓝玉要捉弄公子,找了这么久,盛长槐和宋词都是饥肠辘辘,但是今日因有贵人出殡,整个公候街竟没有几家食肆开门,只能准备另换一条街。

“长槐,是你吗长槐。”

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盛长槐转头一看,这人他认识,就是前段时间在樊楼请他吃酒的郭威,既然是熟人,又岂能不打个招呼,要不然为免有些太过于失礼了。

“郭兄,你怎么在这里。”

看到果然是盛长槐,郭威开心的走了过来,眼珠子一转,又是故意抓住了盛长槐的双手,紧紧握住,盛长槐挣了几下,都没有睁开,虽然盛长槐使劲也能睁开,但知道这人是开玩笑,也就不放在心上,还故意用手指在郭威手背上划了几下。

这时候,换成郭威不适应了,这种举动,只有自家堂妹平日给自己撒娇的时候才会用到,又或者是自家房里的丫鬟,平日给他红袖添香的时候,用来调情,被一个大男人这样,郭威堂堂男子汉,又怎么会不觉得直起鸡皮疙瘩。

“哈哈,果然是你,我就知道长槐你鬼点子多,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能化解尴尬,好了,不跟你开完笑了,你怎么跑到公候街了,今日白天樊楼可不开门,难道你家有亲戚是勋贵出身。”

说完,郭威就放开了盛长槐的双手,而是换成用手搭在盛长槐的肩膀上,盛长槐这种举动倒是不觉得奇怪,男人间关系好,勾肩搭背不算什么,反而觉得郭威这人确实不像个勋贵,反而有些像是市井之人,虽然觉得丢脸,还是将今日之事说了出来。

“哈哈哈,你说的那人叔叔给我说过,虽然叔叔对此人很是推崇,但是我觉得,此人或许有点本事,但并非就是什么铁嘴神卦,我也听别人说过,此人算卦,向来都是云里雾里,不就是和稀泥,碰运气吗,说的那么邪乎,就说他那师兄陈曦,前些日子那么大的事情,日食,流星,扫帚星,一个都没算到,还算是什么司天监监正,这不,自己都觉得没脸,多次向官家辞官,要不是官家心善,没有追究,放到太祖太宗手里,他们这一门估计就灭绝了,我看他们自称鬼谷一脉,估计是给自己脸上贴金。虽然官家的儿子最终查出来不是因为受到惊吓,但龙虎山的人一到,官家马上就准了陈曦的辞呈,这就是明证。”

盛长槐一愣,还有这事,郭威说他是思母心切,当局者迷,盛长槐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

“咕咕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