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江湖谢幕(1 / 2)

黎明时分,最是一日好眠时,吴冕犹自出神未醒,彭冲正在桌上趴着打鼾,窗外雨滴敲打着瓦片的声音最是使人嗜睡。

突然,窗户翻开,夜幕中一个人影闪身进来,身穿黑衣劲装,拔出佩剑直取吴冕,彭冲被长剑出鞘的声响惊醒,抓起身边凳子就往那刺客身上砸去。

刺客感觉身后有阴风袭来,为了不闹出更大声响并不躲闪,返身接住,彭冲就势一步跨出,三步奔至刺客身前,当胸一拳砸去,正是那常在口中标榜的三炮捶。

刺客竖剑格挡,不料被结实一拳砸弯佩剑,不由得大吃一惊,扔下佩剑翻出窗户夺路而逃。

彭冲等了这么多天就等到了这么个酒囊饭袋,看着那个慌不择路的狼狈背影,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回头看了眼吴冕,见他呼吸平稳,并无异样,也就放下心来。

可就在这一刻,一声巨响从后方传出,吴冕身侧那堵墙被猛然破开,一人一剑就这么蛮横撞入屋内,持剑直取吴冕头颅。

好阴险!

无论是选择的时机,还有角度,都堪称一绝,耐心和阴险皆是一流。

说时迟那时快,彭冲刚刚放下的心头大石此时又被高高举起,顾不得高声示警,一个箭步跨出,对着那个身影后背又砸出一拳。

彭冲很有信心,这倾力一拳要是砸中,二品实力以下都要身受重伤。

在拳头就要砸在刺客后背之时,刺客回身抖出一个剑花,彭冲见势不妙想要收拳已然来不及,右拳一下被长剑齐腕削掉。

彭冲随即被一肘顶向桌子那边,顾不得右手剧痛,在刺客准备一剑削掉吴冕头颅之时,飞身扑住刺客,双手紧握成锁,使出全身力气死死困住刺客,右手更是被勒得伤口鲜血直流。

刺客倒提长剑往后刺去,直接在彭冲胸口刺了一个对穿。

方才破墙而入的声响不可谓不大,刺客本以为一击必杀而撤出,没料到屋内还有另外一人,过来想着帮忙换药的周玄已经发出惊呼。

房门外已经响起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来人近在咫尺,刺客紧握长剑,拧转剑身往侧向一拉,长剑从彭冲胸膛往外横向豁出。

血流如注,鲜血崩了吴冕一身,彭冲半个身子被长剑割断,彭冲颓然松开双手,刺客回身一腿踹出,彭冲被踹飞向门口,刚好撞上门口闻声而来的胖子,两人接着倒飞出去。

周玄举起托盘砸向刺客的同时自己闪身进屋,想要伸手夺剑,刺客眼神反复,一剑把托盘砍成两半,转身一记鞭腿扫中周玄肋下。

周玄撞在桌椅之上起身不得,犹自举起右手向刺客虚探,神情惶恐慌乱,可偏偏就是动弹不得。

情急之下,周玄双眼通红,声嘶力竭地呐喊一声:“吴冕!”

刺客回身一剑划去,就要把吴冕项上人头挑飞,剑尖闪过一抹清亮寒光,尺寸之间犹如裹挟风雷,就要划在吴冕脖颈之上。

刺客似乎已经能预见到一幅尸首分离,浓郁鲜血从脖颈喷涌而出的画面,眼神狂热。

下一刻,刺客瞳孔紧缩,满眼震惊,吴冕猛然睁眼,伸出左手双指紧紧夹住剑尖,刺客双手握剑不得寸进,适才风雷之势烟消云散。

刺客情急之中想要拔剑回撤,可被吴冕双指紧紧夹住,进退维谷之间,被吴冕左手一带,两人近身,吴冕出手快如疾风,一掌结结实实拍在刺客胸口。

汹涌掌风之中,屋内陈设被吹散得七零八落,披头散发满身鲜血的吴冕犹如疯魔一般,起身追上倒飞出去的刺客,又是一拳砸出,刺客慌忙举起手肘格挡,一退再退。

见刺杀事败,失了先机,刺客不愿再留,脚尖一点就要跃出院墙,吴冕闪身追上,探手抓住脚踝,扯住刺客转身往屋内一砸,刺客空中回转身形,踉跄落地,不等止住颓势,被吴冕贴身狠狠一记膝撞。

刺客来不及防备,被吴冕直直撞出,直接砸穿中堂,吴冕五指成钩,刺客本来倒飞的身躯又被迅猛吸回,刺客迎面砸出一拳,吴冕不躲不闪,硬扛砸在天灵盖上的一拳,右手小周天掌风凌厉,再次拍在刺客胸膛之上。

刺客直接撞出后院院墙,尘埃漫天,忽然不见踪影。

吴冕瞅准了那一丝稍纵即逝的气机流转,身形一闪而逝,下一刻出现在后方远处另一座小院门前,直接探手一掌砸碎院门,击中刺客后背。

下一刻追至屋檐之上,夺路而逃的刺客递出一剑,挑飞屋檐瓦片如雨,吴冕伸手拨去,身形被迟滞一分,刺客顺势再次拉开距离。

从半山腰追至山顶之下,刺客面对如影随形极为难缠的吴冕,实在是憋屈得很,在挑飞一块山石逼退吴冕几步之后,闪进一处清雅小院,身形隐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