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马脚(1 / 2)

护法院很快就强制接管了整个清极剑门,甚至几位护法也亲自去找诸位山峰的峰主,而前往揽月峰的正是裴子阵。

筱月卿在旁人看来并不能算清极剑门的人,这个时候不捣乱就已经是最大的慰藉,裴子阵说请筱月卿出手更是让几人直摇头。

当初筱月卿虽然跟随队伍去了幻岭谷,但他们心中清楚若没有太叔逸,她是动都不会动的。可裴子阵也有自己的说法,沈念虽然是清极剑门的弟子,但筱月卿论及身份也是师娘,总不会对清极剑门坐视不理。

几人觉得也有道理,于是就同意了他的想法。

揽月峰上的结界已经开启,筱月卿摆明了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但见到是裴子阵还是让他进来了。这人她见过,似乎和沈念关系不错。

“见过娘娘。”

筱月卿也清楚对方前来必定是有大事,于是道:“来这里做什么,直说吧。”

裴子阵闻言也是直言不讳,“在下恳请娘娘出手相助。”

筱月卿虽然只有三品,但怎么说也是一个上品的高端战力。自己低个头能换来就并不算亏。

“我知道你与小念有些关系,可你也要明白,我可不是清极剑门的弟子。”

“这一点在下自然知晓。”裴子阵诚恳的说,“娘娘虽然不是清极剑门的弟子,可掌门却是您的弟子。如今掌门不在,娘娘总不希望他回来看到一片狼藉吧。”

筱月卿看着他许久,才问道:“秋跃凌呢?”

“失,失踪了...”裴子阵嘴角苦涩。

“秋跃凌也失踪了?!”筱月卿忽然站了起来。

此前她并没有打听过,却也挺到过一些风声。本以为宗阁殿是被秋跃凌安排护法院撤掉的,但情况似乎并不是这样。

她美目微微眯着,“护法院封管宗阁殿算是僭越了吧?”

而后裴子阵才将宗阁殿发生的一切告知了对方。宗阁殿出内鬼更是震惊了筱月卿,她美眸瞪得极大,怎么想都感觉难以置信。

片刻后她又得知了太上一直不曾出现的消息,逐渐的她也陷入了沉默。

少时,她缓缓开口问道,“护法院的方式有些极端了。各峰各殿固然要掌握,但绝对不能用强,合作也是一条路。”

这些事情他们自然知道,如今前往各峰各殿的第一目的都是合作,若行不通才会选择使用强制手段。

“四位阁老呢?”

“关在了执法殿牢狱。”

筱月卿不知为何,总觉得瞿尘铃一定有问题。于是说道:“瞿尘铃有什么反应吗?”

作为四位阁老中唯一一名女子,裴子阵倒还真是特别注意过,但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可以的举动,于是如实说道:“她倒是没什么,不过据她所说被少禹给侮辱了...”

少禹侮辱她?

“少禹修为并没有她高吧?”

“听说是下了药。”

“少禹是什么反应?”

“没什么反应。”

又说了许多的其中相关信息,裴子阵才转身离开。筱月卿卧在床椅上思索着什么。

“凌本晟拿玉印难不成只是为了栽赃两人...”回想中筱月卿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