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白衣少年(1 / 2)

白髯老者一语未毕,立刻便传来了数声清脆的“咣铛”声,似乎有什么东西重重落地。

杨霆风猛然一震,抬眼一看,脸色霍然剧变。

原来,那牵心楼的所有通道门窗,居然在一瞬间全部被落下的铁闸与铁栅给封死。

一些风尘女子不知内情,见状急忙朝正大门外跑去,然而,面对这密封的千斤铁闸,芊芊细手哪里能推得开?

也就在这个刹那,白髯老者点足一掠,身形一晃,在半空一个转折,转瞬之间,落在了角落一副《春音图十帧》的壁画之前。

“不好!”乍一看到,杨霆风脱口低呼,急忙抢步上前。

然而,还是慢了一步。

只见,那白髯老者冷哼一声,霍然抬手,连续在图上数个方位点了几下。

也就在那一刻,那壁画上侍女的衣衫似乎波动了一下,一道暗门从壁中裂开。

当老者身影没入黑暗的刹那,那副壁画竟又重新阖上,仿佛不曾开阖过一般。

一切,都是这样快得令人目不暇接地发生了。

杨霆风脸色一变,他急速地掠了过去,从壁画的左上角一侧奇速抚向右下角另一侧——然而,他并不知道这暗门的开启顺序究竟是如何运作的。

他迅速开始观察打量起壁画:

这幅佚名《春音图十帧》的壁画共有十个场景,分别描绘了假山、客厅、花园等不同场景侍女们嬉笑打闹的情形。

其中一帧描绘了一侍女躲于假山石后窥看另一侍女的诡异场景引起了杨霆风的注意——躲于假山后的女子衣着朱文盘锦,下装鳞纱漫裹,外套云毅广袖,只是神情有些怪异。

另一名女子穿着却大为不同,身穿云华青莲图案的裙子,头插雾花琉璃钗子,手持梦蝶云灯,神色似乎微微有些害怕......图中背景环境的表达尤为完整,石头、树木、花卉、草丛、栏杆皆刻画得十分精细,连女子手中纨扇上所绘之竹都清晰可见;所有人物均做全身描绘,头饰、发丝都交待得非常细致......

与此同时,花厅内,早已乱了套。

无论是禁军军官,还是巨贾客商们,此时此刻,哪里还有兴致纵情声色?

纷纷搁下了怀中的美人歌姬,惊呼着四散开来,你推我攘地寻找着出路。

然而,窄窄的台阶过道根本容不得那么多人,不少人便这样接二连三地滚落了下去。

只有那老鸨——肖妈妈却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待命令。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闪过,那来自血狼的中年汉子也奔到了肖妈妈身侧,眼神透出一股狠厉的杀意,他大声说道:“肖妈,证据都已堙灭,赶快杀光所有人!”

话音刚落,顿时,楼上楼下一片轰然,众女和客商看着楼上的那两个身影,脸色露出恐惧。

肖妈妈点了点头,脸上表情冷漠木然,与刚才的和颜谄媚简直判若两人。

突然,她足下狠狠一踏,只听喀喇一声响,地板底下似乎有暗格动了动。

也就在这刹间,杨霆风感到有一种莫名的压迫力弥漫在空气中。

他不由变了脸色,立刻凭空提气,旋身而起,袖口弹出飞索,钩住横梁,身体紧紧贴在了木梁之上。

果然,用不多时,大片的墙体纷纷掉落。

墙体脱落后,竟露出了无数机关:

有劲弩、有针筒,更有暗青色的毒气从不知何处涌现了出来,逐渐弥漫起整个花厅。

应该是当初建造该楼时,工匠预先埋入的机关——暗格一动,墙面的弩机暗器便会猝然发动!

“啪嗒”一声,随着劲弩张开,漆黑的弩箭开始自动装填......

片瞬之后,整座牵心楼内,传出了此起彼伏的呼啸声。

登时,弩箭脱弦,针雨如飞蝗,毒气的范围也开始扩散开来。

屠杀。

终于开始了!

只是一转眼功夫,人便一排排地倒了下去。

那一刻,牵心楼传来的哭声、喊声、叫骂声都愈发地响亮凄厉.......

横梁上,杨霆风身体紧贴,心中也是暗暗着急:这箭雨飞针的,虽说暂时射不到他,但是这毒气却是实打实地弥漫了过来,换句话说,这毒雾覆盖整座牵心楼也只是时间问题。

就在这时,一人忽悠悠的说道:“我说,哥们,这都火烧屁股了,你还在看戏嘛……?”

闻声,杨霆风霍然凝住了,眼睛一瞬地看着说话的人——这个男人清奇俊秀,面如冠玉,毫无疑问,是个翩翩美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