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人类的赞歌就是勇气的赞歌!(5000)(1 / 2)

月涌市的上空。

血色的月光下。

诡谲骇人的血肉之树旁边。

直升机的机翼快速旋转,猎猎作响

“黑鸦三号!听到请回复!听到请回复!”

其中的驾驶员紧张而严肃的说道。

只是通讯器的那头,却没有任何回应,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而在驾驶员的视线中,不远处的另一架直升机,在空中盘旋了一阵后,便像是折翼的鸟儿一般,向下坠落,坠入看不见底的黑暗中,仿佛溶解在血色的月光中,最后亮起一团小小的火光。

“可恶,连三号也……”

驾驶员董贝咬了咬牙,露出悲壮的神情。

‘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了。’

在黑鸦小组出动后,一共五架直升机升入天空,去侦查血肉之树顶部的情况。

而如今,只剩下黑鸦四号一架。

即便他们早就做好了应对精神污染的防范手段,就连黑鸦号本身,就是由特殊的材料制成,对超凡力量有一定抵御效果。

但是当直升机起飞后,驾驶员才意识到,自己所做的努力,是何等的弱小、无力。

驾驶员甚至都没有去看血月和血肉之树,只是埋头抬升高度。

可越是上升,血色月光的扭曲之力便越发强烈,那种难以形容的污秽力量,正在侵染驾驶员的身躯、思维,乃至灵魂。

董贝不敢低头去看自己的手臂、手掌,因为它们或许早就在悄无声息间扭曲成了畸形的姿态。

而除去月光外,一种独特的古老气息,在扩散。

像是一片荒芜神秘的原野,呈现在人们眼前。

这是在月涌市的城墙塌陷后,原本保护城市的屏障就此破裂,属于荒原的空气,开始进入其中。

伴随着某些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存在,潜入城市。

那却不是董贝该担心的问题。

即便不知道这气息的来源,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此感到厌恶和警惕。

董贝心想:‘一号、二号他们,就是这样牺牲的。’

作为黑鸦小队的先行者,他们的牺牲,并非毫无价值。

不要直视血月、在达到最高点前不要直视血肉之树、用直升机内的氧气瓶进行呼吸……这些举措看似微不足道,却能让董贝成为最有可能达成目标的那个。

在他身上,一条项链状的超凡遗物,正在散发着淡淡的荧光,保护他的心智。

然而,随着高度进一步爬升,黑鸦四号与血肉之树顶端的距离不断缩短。

项链的荧光黯淡下来。

董贝发觉他开始逐渐的失去了对现实的掌控,时不时地坠入一种似梦似醒的恍惚状态,仿佛两种现实一点点地重叠在了一起。

他不知如何准确的描述这种状态,想象一罐装满液体的容器,在被小刀划破后里面的液体从破裂处流出。

那罐容器是认知中的现实,而从裂缝中不断涌出的冰凉液体,董贝不知道那是真正的现实还是疯狂的前兆。

可在这种混乱中,董贝仍没有遗忘自己的使命,同伴的遗志寄托在他身上。

直升机的高度还在上升。

‘只要……只要能达到那个地方……’

‘至少,要把情报传递回去……’

而随后,在疯狂与污秽的夹缝之中,董贝找回了一瞬的理智,蓦然发现,他已然处在极高的高空,甚至可以俯瞰血肉之树的顶端。

于是,董贝竭尽全力的瞪大双眼,企图看得更清晰一些,而后看见的画面,令他终身难忘。

那株血肉纠缠生长而成的参天巨树,染上了异常的血色,在原本的畸变外,多出扭曲与瑰丽。

就好像……血月的力量被其窃取?

或者说,血月在融入它的身体?

血肉之树也开始具备,那种让人不自觉想凝视的特性。

如同枝丫般生长的肢体、一张张狂乱贪婪的人脸……这是董贝所见过的最秽乱的景象。

然而,比起树顶上的事物,它们又显得不值一提。

董贝看见,无数条灰色的触须状的存在,在优雅的舞蹈。

没错,优雅。

他找不到更好的词语来形容那种姿态,就好像旁边那些不断生长出的血肉,只是被端上餐桌的美味佳肴。

而触手们,则是受邀而来的食客。

风度偏偏,仪态优雅。

乳白的迷雾在涌动,血红的月光在挥洒。

这些异相本身很可怕,带有诡谲神秘的特性。

但它们和触手相比,充其量只是不值一提的点缀。

董贝心想:‘我不该奢望仅仅依靠文字就能描述那种出现在死寂与恍惚的广袤中、无法言说的恐怖。’

他本想更仔细的观察那些触手,但是本能却制止了他,那会令他走向不可逆转的疯狂。

这时,董贝忽然发现,在触手之下,还有两道人影?

其中一人,是个女性,似乎昏迷了过去。

‘她……大概是祭品之类的吧?’

董贝用仅存的理性思考着。

因为在那血肉的表面,还有几具渐渐不成人形的尸体。

而另外一道,则是黑色的虚影,只能勉强分辨出人形,好像是个身穿黑袍的男人。

就连他是否真实存在于视线中,都是个未知数。

可董贝看到,那种触手,正是从他的身体中伸出。

触手们匍匐在他的脚下,像是最忠心的奴仆。

‘那种存在的……主人?这、这怎么可能呢?’

惊骇冲击着董贝的心房:‘他到底是谁?’

董贝知道,这颗血肉巨树,是由警卫司的叛徒爱德华制造的。

而黑袍男人显然不是爱德华,这种驱使触手的能力,董贝更是闻所未闻。

此时,对方好像在和血肉巨树的力量对抗?

董贝心底升起丝丝的希冀:‘如果是他,或许可以……’

与此同时。

黑鸦四号摄像头记录的画面,也实时传递到警卫司的会议室中。

“这、这是……”

和董贝混乱迷茫状态下关注的重点不同。

身为旁观者,他们看见树顶的全貌。

翻涌着的的血管、肌肉纤维,形成了一张……巨大的人脸!

而且这张脸他们丝毫不敢到陌生,反而异常熟悉。

“爱德华。”

易爽冷冷的吐出这个名字。

树顶的血肉,凝聚成了爱德华的面孔。

本来应该是俊美温和、让人心生好感的脸庞,此刻却显得扭曲、狰狞且可怖。

那双眼眸,似乎在透过直升机的摄像头,冰冷且轻蔑的注视着会议室中的人们,还带有若有若无的嘲笑。

他的血肉之躯,已经和这棵树融为一体!

在发觉自己的诸多手段对安乐无效后,爱德华索性转变了策略,决定先窃取血月的力量,对月涌市里的居民们动手,因为他发觉,那邪恶的虚影虽然可怕,但却也无法伤害到自身的本源。

会议室中,大部分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在易爽宣布爱德华是叛徒、是引发这一系列事件的罪魁祸首时,还有不少高层对此嗤之以鼻,认为易爽在危言耸听,差点因此产生剧烈的矛盾。

若不是月涌市现任的市长出面,情况还要更加糟糕。

甚至,直到刚才,还有人认为爱德华是无辜的。

其中有很多,是爱德华的部下,或是直接由他提拔上来的成员。

而此刻,在见到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后,他们的内心像是有一部分就此崩塌,还有人直接失声痛哭。

“爱德华大人,怎么……会这样?”

易爽对他们的反应无动于衷,而是眯着眼,看着那团模糊不清的虚影。

摄像头无法将其影像准确记录下来,只能呈现出大概的轮廓。

易爽不难猜出,这人便是情报分析人员口中,另一个极高精神能级的节点。

‘他究竟会是谁呢?’

她迅速把这种疑问抛之脑后,问道:“精神能级的转移,进行到哪一步了?”

通讯频道里的声音充满疲惫:“报告部长,已经接近90了。”

“血月的特性,快被那棵血肉之树完全接纳。”

那头的工作人员略带遗憾的说道。

“还有一件事。”

“易部长,污染已经扩散到了情报分析部门,我大概……无法再向您汇报信息了。”

易爽心中一沉,深吸一口气,努力不让话语带上颤音,沉声问道:“你……有什么遗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