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1 部分阅读(1 / 2)

什么?我长得丑?小野雄二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抽过去,不是说华夏人在面对国际友人个个都是彬彬有礼嘛,怎么这个家伙说话能把一头大象毒死?

“你说谁长得丑呢?还有没有审美眼光了?我见过这么多人,从来没有一个人说我长得丑,你这是诬陷,是诽谤……”

小野伸二有点气急败坏,对于自己容貌相当自负他,像是被人戳中了痛脚。

“就算是全世界都觉得你很帅,我依然有觉得你丑权利,孩纸,长得丑不是你错,出来吓人就有点过分了,乖,没事待酒店宅着,就算要出来也要学人家印度姑娘,弄块纱布遮住脸嘛,啧啧,你们日本号称发达国家,还不如人家印度人有公德心。”

孟星辉讲话慢吞吞,和queen斗嘴斗了这么久,他已经掌握了这个娘们“气死牛**”精髓,即便是慢吞吞轻飘飘一句话,也能将人噎得想去跳楼,而且他一边说,一边指着不远处一桌印度人,用那些门g着面纱印度女人来教训他。

“你你你……”

小野雄二差一点吐血,他华夏语不如孟星辉说溜,说日语人家又听不懂,所以气急败坏地说道:“咱们金色大厅见,你等着,我一定会击败你,拿到金音符奖!那个时候,你才知道谁是全世界目光焦点!”

“切……”

孟星辉眉梢眼角满含不屑,“评委眼光怎么会这么差,让你这么丑人拿金奖!”

“咕咚”小野雄二差一点栽倒在地,恶狠狠地指着孟星辉,咬牙切齿地说道:“你敢跟我打赌吗?赌我们谁能赢得金音符奖!”

第485章学狗叫是一门高雅艺术

“其实我这个人一点赌性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傻*逼上赶着要跟我打赌,”

孟星辉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赌博有风险,入行需谨慎啊!”

“你说谁傻*逼啊,你这个人这么没有礼貌?”

小野雄二显然能听懂这句华夏非常通用国骂,额头上青筋都露了出来,如果不是周围有那么多外国友人看着,说不定他就要扑上去和孟星辉大战三百回合了进入速进入本站“少尼玛跟我谈礼貌,我们早餐吃好好,是谁非要走过来搭讪?我知道我们家烟儿长得好看,气质也好,比国家女人强多了,但是我们好看我们,跟你有个毛关系?你凭啥过来冒充情圣?我对你已经够有礼貌了,你得感谢这里是餐厅,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否则我提起你狗腿把你扔下楼你信不信?”

因为郎一平事,孟星辉本来心里就有点不爽,确切地说是有了点危机感,他和靳羽绯确定关系之后,身边这些女人极有可能就此死心,如果有个看上去很优秀又死缠烂打异性出现,说不定就能趁虚而入,抱得归,这是孟星辉这种占有yu很强霸道男不能允许,心里本来就有火,小野雄二这个呀灭爹和朴太圭这个思密达居然还想当着他面泡他妞,如果不是考虑到影响不好,他真就把这两个家伙提起来扔楼下去了!

孟星辉灵力已经修炼到第三层,能量已经可以外放了,所以当他发火时候,浑身上下都有一股慑人气势,小野雄二本来还想跟孟星辉对飙,但偶然间对上了孟星辉眼神,吓得一哆嗦!

他从来没在任何一个人身上见过这样眼神,目光如利剑,如寒冰,散发着犹若实质霸气和杀气,在这一瞬间,小野雄二后背上冷汗唰一下冒了出来,他敏锐地感觉到,如果自己继续出言不逊,面前这个华夏人极有可能真将他扔下楼去!

八格牙路,不是说华夏人胆子都很小嘛,见到外国人就吓缩卵,为什么这个家伙会这么可怕?他其实不想服软,但在孟星辉精神威压下,他好像是老鼠遇到猫一般遇到了天敌,遇到了食物链上层,本能地就软了下来!

“我不跟你作口舌之争,”

小野雄二不敢再和孟星辉对视,脸转到了一旁,色厉内荏地说道:“我就问你敢不敢和我打赌!”

“我这人虽然没有赌性,但人品一向很好,别人凑上门来找抽,我一向都会满足他要求,”

孟星辉冷冷一笑,“你们几个刚才躲在那边诋毁我们华夏民乐,我都听见了,本来我来维也纳主要宣传我们民族音乐,让西方音乐人感受感受我们华夏古典音乐魅力,名次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因为我并不需要认可,但既然你们这么不看好我们华夏民乐,我就不妨拿个冠军让你们看看,真正高雅音乐是什么模样,省你们学到了点西洋音乐皮毛,就觉得自己真是‘国宝’了,还什么‘东亚三杰’,我听着都为你们脸红!”

郎一平见孟星辉连他也骂进去了,顿时脸上有点挂不住,虽然说他和朴太圭小野雄二关系不错,但他毕竟和孟星辉是一个国家代表团,从道义上说他应该和孟星辉站在一边,否则这件事被捅到网上,肯定有亿万网友骂他“卖*国*贼”了,这样后果是他承受不起!

“别扯上我,不关我事……郎一平急忙撇清关系。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queen重重一摔杯子,冷哼道。

孟星辉耳力好,自然能听到他们三个在那边嘀咕什么,queen听力也不差,所以也能听得到,见郎一平身为华夏音乐代表团人,和两个外国人一起诋毁自己国家民族音乐,queen就觉得很生气,如果不是身份不同往日,她说不定真找个机会将这个家伙给宰了。

queen毕竟是暗黑世界杀手女王,她身上那股令人胆寒气质真是靠人命堆积起来,此刻暴怒之下,身周三米之内顿时气温下降,冷飕飕地寒气逼人,郎一平尽管并不服气,但嘴chun嗫嚅了几下还是没敢呛声。

其实他倒也没那么不堪,本来他和小野雄二朴太圭也是竞争关系,并不是那么掏心掏肺,只不过刚刚在孟星辉手里受了刺ji,发发牢骚而已,现在过了那个劲儿,确实觉得自己行为有点不妥,怎么能因为si人恩怨废了大义呢,即便是对孟星辉不满,也不能在外人面前说自己国家音乐上不了台面啊,这不是等于抽自己脸吗?所以郎一平也有点后悔。

说白了,还是因为他自己学习西洋乐器,所以骨子里觉得民乐不够国际化吧,这种观念在华夏国内非常有市场,如果孩子喜欢学音乐话,绝大多数华夏家长都会让孩子学钢琴小提琴之类乐器,不会选择华夏民乐。

从小学习钢琴郎一平自然受这种观念影响,但他不该在这样场合把这种想法说出来,这无疑是很脑残行为。

“哈哈,你嗣冠军就拿冠军?难道你以为维也纳是你家后花园吗?”

听孟星辉那番话意思,维也纳国际音乐节金音符奖就是他囊中之物,他能不能拿这个奖全在于他主观上想不想拿,而不是其他什么因素,小野雄二觉得自己已经够狂了,但他也不敢说自己就稳能拿金音符奖,要知道全世界最顶尖音乐人,音乐团体倾巢而出,就是奔着这个奖来,谁能保证稳获冠军?这个孟星辉,简直狂没边了!

“没错,我嗣就可以拿到,你可以把这句话记录下来,到时候跟我对证。”

孟星辉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目光中满是傲慢,在这种人面前,他没必要装低调。

如果说以前话,他还真没什么把握,但是精神灵力突破第三层之后,灵hun能量已经可以附着于物,也就是说,他可以通过箫声传达他精神能量,天籁般音乐再加上精神灵力感染,如果这还不能让维也纳评委们折服,那他这个“娱乐之神”真是白叫了。

孟星辉这么盲目自信,连郎一平都有点看不下去了,以他对孟星辉认知,这人不是个轻佻人啊,为什么会说这种可笑大话?难道他不知道一个华夏人想在西方人举办音乐节拿到金奖是多么困难吗?华夏人普世价值观本来就和西方人不同,这群老外也很难认可华夏这个国家,当然包括这个国家音乐,拿诺贝尔文学奖举例,华夏号称五千年文明古国,难道真没有拿诺贝尔文学奖实力吗?情形并不是完全这样,最根本原因,还是人家不认可你们这个国家,不认可你们价值观,政*治*制*度,连带着不认可你们文化。

说白了,人家不肯带着你们玩。

郎一平也在国外拿过一些奖,但都是一些分量不重,带有安慰性质奖项,类似于维也纳国际音乐节金音符奖这种音乐界最重要奖项,而且还是第一届,谁能拿到绝对可以名垂青史,这帮西方人会将这么重要奖项颁给一个华夏人吗?而且还是华夏民族乐器?那他们不是免费为华夏民乐作了最大程度上宣传?对于西洋音乐来说,打压华夏民乐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为你免费做这么重量级广告?

郎一平来维也纳,压根就没想过能拿金奖,能来这样舞台和世界顶尖音乐人同台竞技,对于他来说已经很好了,如果有幸进入前十名,这样成绩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你们都听到了吗?世界上竟然有这么不自量力人,真是井底之蛙。”

小野雄二对孟星辉这种盲目自信相当无语,在他眼里,这就是典型坐井观天,根本就不知道外面世界是什么样子。

“谁是井底之蛙,到时候自然会见分晓,”

孟星辉淡淡说道:“怎么样,要跟我赌?”

“当然,我赌我自己拿冠军。”

小野雄二倨傲扬了扬下巴。

“n0n0n0n0,”

孟星辉伸出食指摇了摇,淡淡说道:“你根本拿不了冠军,连半点机会也没有,这样赌注没任何挑战性,我意思是,我赌我自己拿金音符奖,如果我拿不到,就算你赢了。”

“你……”

小野雄二指着孟星辉,浑身气得发抖。

“不要你你我我,要不要赌,给句痛快话。”

孟星辉哼了一声。

“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狂妄人,好,既然你非要自取其辱,我就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