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0 部分阅读(1 / 2)

林妹妹一直以来也很纠结,自从孟星辉宣布和靳羽绯正是确定情侣关系以后,她有一度非常失落,而且打定主意要从孟星辉身边消失,退出他生活,但后来两个人偏偏又有机会在一起琴箫合奏,合作了一首让举国为之疯狂《笑傲江湖之曲》通过音乐交流和沟通,他们成了知音,彼此更加了解更加,在《笑傲江湖》一书中,衡山派大佬刘正风为了知音曲洋,连全家人身家性命都能舍弃,可见知音二字分量,林淡烟和孟星辉通过音乐这个纽带将彼此紧紧联系在一起,已经有了灵hun上共鸣,她知道,她已经完全陷进去了,没有办法再全身而退,所以她开始认真考虑和孟星辉未来,虽然说林淡烟看上去非常孤傲清高,但她是个极为传统极为古典女孩,真和古代大家闺秀差不多,而古代闺秀,是可以容忍自己丈夫三妻四妾,她整天看这些古书典籍,已经有点被潜移默化了,所以看上去高高在上林妹妹,中海首席校花,反而是孟星辉这些女人当中,最容易接受二女共事一夫那个,这倒是孟星辉没有想到。

紫嫣姐姐说对,男人面对感情就是能“拖”不逼逼他,这个臭家伙说不定会一直装傻下去。

所以林淡烟就营造了一个她和郎一平准备共进早餐假象,其实郎一平说什么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她一直在想孟星辉会怎么反应,如果他一怒离去,从此不理自己了那该怎么办?好奇之余,内心深处还是有点忐忑。

不过孟星辉反应让林妹妹松了一口气,他果然如自己所料,看样子有点吃醋了,这让林妹妹内心窃喜不已。

在来维也纳之前,她觉得这次欧洲之行是和孟星辉突破关系最好契机,如果这一次不能抓住,以后估计就更难了,回到申海,他身边围绕那么多女人,家里有,公司也有,个个都是祸水级妖孽,她在其中就显得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郎一平自己凑上来,真算他倒霉,谁让他自作主张不问问她意见就杵在这儿,就拿他当幌子逼孟星辉这个家伙表态。

“孟先生,我们是不是有点误会?”

尽管非常讨厌孟星辉,但郎一平是个聪,他知道在林淡烟面前绝不能和孟星辉正面冲突,两个人即便不是情侣关系是普通朋友关系,你当着她面和她朋友过不去,她会对你有好感吗?所以在咄咄逼人孟星辉面前,郎一平表现地彬彬有礼,他想通过这样表现为自己在林淡烟面前挣分数。

孟星辉看了他一眼,突然指着他大脸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道:“狼大师,你不要在我们家烟儿面前装绅士,你是不是想,我这么咄咄逼人没涵养,所以你就表现地有涵养一点绅士一点,这样两相比较,我们烟儿就会看你顺眼一点,而我就越看越低俗,这样她就会给你加分啦?哈哈哈,我承认你这种想法很聪明,但你真太不了解烟儿这样女孩了,以她这样相貌气质,身份地位,学识涵养,追求她富二代官二代暴发户儿子还少吗?哪一个不比你更会装贵族?但她最终还是跟我关系最好,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烟儿她眼光够犀利,头脑够睿智,一眼就能看穿你们这些人伪装,而我不同,我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时候就是一个大反派,她不需要提防我,不需要揣测我伪装后面真面目,因为我从不伪装,更不需要分辨我哪一句话是真是假,因为我一直都说真话,哪怕真话并不好听……我从不在她面前装高贵,因为我知道自己是个草根,我活真实,活坦dàng,也许你这种觉得自己了不起人感觉我这样人很不绅士,很不贵族,但烟儿却最喜欢和我在一起,你那点小心思,我看是白费了!”

林淡烟诧异地看着孟星辉,大眼睛眨啊眨,说真,要不是孟星辉这么分析,她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冤家有一种莫名其妙好感,经他这么一分析,还真觉得是这么一回事,估计就是以前在她面前装斯文装贵族装正经男人太多,所以孟星辉这样一个嘴巴毒做事离经叛道敢在公众场合伸出狼爪亵*渎她奇葩,才会给她留下这么深刻印象吧。

所谓物以稀为贵,就是这个道理。

郎一平呆了一呆,他没想到孟星辉居然对他心思了如指掌,这个人实在太可怕了,年纪轻轻怎么这么妖孽呢?难道他会读心术?

虽然孟星辉确实有精神探测术傍身,但是这一次他却没有用这个技能,像郎一平这样男子,他见得多了,所以对他们行为很容易就分析到背后动机。

郎一平坐在这里,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不知道是该走还是该留,正在此时,头顶突然一个声音传过来:“郎桑,又见到你啦。”

第483章东亚三杰

郎一平循声回头,只见隔壁桌子上两位年轻男子正盯着他看,一位是头发染成金黄丨色,五官长得很漂亮,皮肤比女人还细腻白皙年轻男子,另外一位是留着长发,五官轮廓颇深,看上去很酷年轻男子,这两个人也是明显黄种人,但孟星辉却看得出,他们不是华夏人,那个黄头发白皮肤“漂亮”男子应该是韩国人思密达,而那位长发披肩一脸倨傲之色男子应该是日本人呀灭爹~赢话费看到这两个人,郎一平一脸惊喜,急忙站了起来,迎了上去。

“朴兄,小野兄,我就猜到你们会来维也纳,咱们‘东亚三杰”终于又聚首啦!”

郎一平和那两个年轻男子分别握了握手,顺便坐在了他们位子上。

不得不说,这两个人算是为郎一平解了围,否则他将会感到异常尴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他说了半天废话,人家林妹妹压根就不鸟他,一直看着窗外,孟星辉一来,她立刻就转过头,笑脸相迎,这还不算郁闷,最郁闷是姓孟小子说一句话就能毒死一头大象,他还从来没见过哪个男人像他这么毒舌,而且他目光像是能看到人灵hun深处,面对这么可怕怪物,郎一平越待越是心虚。趁此机会不着痕迹地离开,还算是比较体面。

“东亚三杰”郎一平三个人是用华夏语交谈,孟星辉当然能听懂,而且他耳力很好,对于他们交谈内容听得一字不差,有时候孟星辉觉得韩国和日本很危险,这两个国家很大一部分人都会说华语,这当然不是因为多么仰慕华夏文化,最根本原因就是“知己知彼”他们从来就没有平息对华夏敌意,无论是和平年代还是战争年代,都没有停止对华夏研究和窥视,而华夏在这方面就做得差多了,最起码大多数人都没有把韩国和日本当成对手,没有下大力气却仔细研究这两个国家,其实,如果华夏想大国崛起,左右亚洲局势,韩国和日本是绕不过去两个屏障。~不过这不是孟星辉关心事了,他注意力还是放在了此刻他们谈话中,对于“东亚三杰”这个名头,孟星辉还是知道,最近几年,华夏,韩国,日本三个国家出了三位音乐天才,韩国小提琴演奏家朴太圭,日本交响乐团指挥家小野雄二,还有华夏钢琴演奏家郎一平,这三个年轻人不仅在本国,而且在国际上都享有很高声誉,拿过不少大奖,风头一时无俩,备受世界古典音乐界瞩目,在本国更是被视为“国宝”这三个人年纪差不多,在音乐界地位也差不多,而且隶属于华日韩东亚三大强国,有好事者将他们称为“东亚三杰”他们彼此之间是那种既友好,又隐然有竞争气氛关系,每次国际上大型音乐聚会,都少不了这三个人身影,他们也时常混在一块,结伴出游,时间长了,“东亚三杰”在很多西方人眼里,就是一个团体了。

郎一平在来维也纳之前,就已经知道朴太圭和小野雄二肯定会来,日韩两国也只有这两个人才有实力竞逐“金音符奖”而郎一平觉得,想要问鼎至高金奖,最大拦路虎还是这两个家伙,就在此刻,他依然没有将孟星辉音乐放在眼里,虽然泡妞上是暂时失利,但是郎一平对于自己音乐水准还是非常自傲,他认为,他就是华夏国头号钢琴演奏家,没有之一,对于国内网友大辩论,他也看了,对于很多人认为孟星辉《笑傲江湖之曲》有实力稳定金奖,郎一平嗤之以鼻,他从来没有听过那个什么“笑傲江湖之曲”也不屑去听,他学是西洋乐器,骨子里和很多西洋音乐人一样,认为钢琴才是诠释高雅音乐最好乐器,虽然他是华夏人,但对于古琴洞箫这样民族乐器毫不感冒,觉得这些东西早就应该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已经很不合时宜了。

他认为,华夏网友之所以看好孟星辉,完全是因为盲目民族情绪,就因为孟星辉用是民族乐器,所以华夏人希望他们能拿冠军,那样就代表我们华夏古典音乐同样可以被世界最高艺术殿堂接受,同样可以征服全世界,这是每个有脊梁华夏同胞喜闻乐见。

郎一平也是个华夏人,如果华夏民族音乐真能征服世界,他也会感到与有荣焉,只是他在国外这么多年,对于这些西方音乐人太了解了,他们眼睛长在头顶上,几乎很难接受完全不同体系音乐,更别说是来自华夏民族音乐,这些自以为是西方人,对于华夏这个国家根本就不了解,也不想去了解,因为不了解,所以就不会给你们应有尊重。

郎一平内心深处,根本就没将孟星辉视作音乐路上对手,目前为止,只把他看做是爱情路上对手,仅此而已,他心目中对手,是小野雄二和朴太圭。

东亚三杰?孟星辉嘴角微微一撇,东亚三傻还差不多,他们三个人一个狼,一个大狗熊,还有一只小乌龟,p个东亚三杰,孟星辉看他们聚在一起互相吹捧又互相提防德行,就倒足了胃口,看来都把自己当成丨人物了,煞有介事。

“郎桑,刚刚你在和谁说话?那张桌子上三个人是你们华夏代表团选手吗?”

小野雄二坐在面对孟星辉方向,所以时不时能感受到孟星辉飘过来目光,小野雄二本能地感觉到这两道目光不善。

“没错,他们是我们华夏代表团选手,”

郎一平立刻放低了声音,“你们知道吗,音乐协会那帮老家伙也不知道怎么想,然派什么民族乐器组前来参赛,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感到很意外,我本以为会让小提琴演奏家马学友,或者是让申海东方明珠交响乐团和我一起来,没想到音乐协会老家伙这么食古不化,还抱着老祖宗东西不放呢,小野君,朴兄,你们知道什么是古琴吗?知道什么是洞箫吗?你想一想,维也纳评委会成员都是一帮欧洲人,他们在西方古典音乐熏陶下长大,怎么可能听得懂华夏民乐?他们知道什么是‘宫商角徵羽’吗?真可笑!”

日韩两国人最喜欢看华夏人窝里斗了,见郎一平和自己国家代表团另一组人不和,小野雄二和朴太圭立刻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眼中都能看到戏谑,嘲弄意味,他们不约而同想到一件事:这帮华夏人,只要有两个人,多半都会斗得不可开交,他们永远也不明白团结起来才能一致对外道理,或者说他们明白这个道理,但就是无法做到团结,而是各自为政,谁也不服谁。

“就是啊,朴兄,你知道什么是宫商角徵羽吗?我听都没听过。”

小野雄二附和着郎一平话,其实华夏人内斗,跟他没什么关系,也拿不到什么好处,但他们从小接受教育就是如此,华夏是个强大国家,只有他们自己人斗起来,日本才有机会,所以只要看到华夏人内斗,一定要乐见其成,甚至推波助澜,哪怕损人并不利己,也要去做。

“我也没听说过。”

朴太圭摊了摊手,笑道:“在维也纳音乐节这种世界顶尖舞台,用冷门小众民族乐器参赛,无疑是一种抱残守缺行为,不知道你们音乐协会领导是怎么想,难道这个选手是什么官二代富二代?不然为什么会派他们来?”

朴太圭显然对华夏国情比较了解,还知道富二代官二代这些称谓。

郎一平回头看了孟星辉一眼,见他正凑在林淡烟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而林妹妹因为他一句话立刻红了脸,随即就捂着小嘴吃吃地笑,看来这家伙又说了个什么猥琐笑话,我呸,人渣,然用这种低劣手段泡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