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6 部分阅读(1 / 2)

他耗尽了体内所有精气神,发出了这夜空中最绚烂一击!

将济未济,击其中流!

不得不说,孟星辉是个天生武士,在今晚战斗之前,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极限在哪里,不知道他居然拥有超乎常人战斗本能,自从武功练成以来,他并没有碰到真正高手,所以也没经历过严酷考验,但是在和king对决中,他仿佛瞬间悟到了此前那么久时间也没有悟到东西,虽然两个人交手时间很短,但是时时刻刻都处于生死关头,他每一次反击都妙到毫巅,都是置之死地而后生险招,在这种时候,大脑是没有时间思考,一切全凭经验和本能,孟星辉没有任何战斗经验,但他却拥有远超大多数人战斗本能,这种本能,也许是天生,也许是基因优化带来附加值,就是这样宝贵本能,让孟星辉在实力处于劣势情况下能够和“暗黑之王”拼到两败俱伤,不,阿king胸膛中刀,必死无疑,而他还活着,这已经是胜利了!

也正是这种本能,让他感觉到井上彦烈在踏出五步之后,是浑身精气神将济未济关键节点,在这种时候击其中流,断其锐气,是绝佳出手时机!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出手了!

孟星辉小腹上挨了阿king一记重拳,受了严重内伤,浑身真气也被打得散乱不堪,躺在地上这段时间,他强忍那种深入骨髓痛,运行“太乙炼神决”勉强将那些散乱真气凝聚在丹田,然后将它们灌注在飞刀之中,释放了出去!

“八嘎!”

井上彦烈见这个华夏人选择时机这么毒辣,偏偏在他精气神凝聚紧要关头进行阻击,气哇哇乱叫,这就像一个绝世舞者,调整好了脚步,马上就要将他曼妙舞姿展示给世人看,却突然有个人冲出来,打乱了他舞步,如此煞风景行为,怎么能不让人抓狂?

井上彦烈怒喝一声,将长刀如同风车一般抡起来,在身前形成一道严密刀网,以前在他道场修炼时候,只要舞出这样刀网,即便是同门师兄弟用水泼过来,也休想沾湿他衣襟!

这是“柳生一刀流”最强悍防御大招!

他长刀舞越来越快,越来越急,身周气流都被刀锋带得开始旋转,在小范围内形成一个一个“气旋”这些气旋就如同宇宙中“黑洞”一般,可以吞噬一切飞过来物体!

孟星辉拼尽全力发出飞刀,虽然快捷无伦,但是由于他本身真气已经消耗地七七八八,已经没有能力再用气机锁定井上彦烈,所以这一刀作用已非杀伤对手,只能起到延阻作用了!

当飞刀撞上井上彦烈精心编织刀网之后,势成强弩之末,迅速被那些刀风形成气旋吞噬,在刀网中被绞成碎片!

就是延阻了这么一下,丁武丁海和张劲松已经先后跑到了孟星辉身前,俯身察看他伤势。

“老板,你怎么样……”

“老三,你没事吧……”

孟星辉看着三张殷切而焦急脸,嘴角稍微扯了扯,现在他连笑力气都没有了,脸色灰败,嘴角血迹斑斑,看上去确很狼狈,但亲眼看见他还活着,三个人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只要人还活着,就有希望。

“你们……不是他对手……想办法……逃……”

这是孟星辉唯一能交代给他们话了,黑袍人展现出来杀气毁灭性极强,他长刀看起来更像是死神镰刀,孟星辉感觉,这个人实力不在阿king之下,即便是自己在健康时候,也不一定能打赢他,何况还是在现在这样不利局面下,丁武和丁海是国术高手没错,但和这种顶尖剑道宗师相比,还是有一定距离,即便冲上去也就是两尊炮灰,顷刻间就会被黑袍人长刀绞成肉片!

这是孟星辉在得到“娱乐之神”之后面临最凶险境况,稍微不慎,可能就要把小命留在这里了。

他第一次感觉,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他甚至后悔为什么将太多精力放在事业上,也许在得到娱乐之神之后,他不应该这么忙着利用,而是先躲起来修炼太乙炼神决,一直修炼到最高境界,天下无敌之后,再出来大展宏图,他崛起速度太快,难保会有人眼红,起了对付他心思,在这种情况下,首先要有自保能力。

连小命都没有保障,还谈什么未来世界之王?

所以他暗暗发誓,如果这次可以逃出生天,回国之后一定将修炼武功当成头号大事,必须在最短时间内突破到下一境界!

交代完这句话之后,孟星辉便陷入了昏迷当中。

井上彦烈绞碎了孟星辉飞刀之后,浑身上下就像是个即将点燃火『『yà0』』桶一样,随时都能爆炸,无论是谁,像七步烈焰斩那么得意杀招被破坏都会感到极度不爽,在这种时候,无论是谁想阻拦他击杀孟星辉,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将其送进地狱!

“杀!杀!杀!”

井上彦烈发出了愤怒呐喊,挥舞长刀向丁武他们直冲过来!

“松哥,你背着老板走,这个小鬼子交给我们!”

丁武挥了挥手,示意张劲松带着孟星辉先走。

在这种时候,任何拖泥带水行为都是极为白痴,他们三个心意相通,唯一目就是保护孟星辉安全,即便是牺牲了自己性命也在所不惜,所以张劲松一句话都没有说,快速将孟星辉往自己身上一背,撒丫子就跑!如果您喜欢金古煌写《娱乐高手之纵意花丛》

第450章追风十字斩!

“想跑?哪有这么容易。”

张劲松背着孟星辉就往马路方向狂奔,但是那群黑衣人却适时围了上来,他们折损了十几名成员,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手。

为首那名黑衣人看见张劲松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了一顶和他们一模一样帽子,联想到刚刚在外围发现他们有五个兄弟脑袋被人开了瓢,很快就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了。

“该死黄皮猴子,居然『『hun』』在我们人当中偷袭,兄弟们,逮住这个家伙,『『cà0』』*烂他p眼!”

为首黑衣人暴怒。

他手下黑衣人顿时唿哨一声,跟蝗虫一样黑压压扑了上来!

“老子跟你们拼了!”

张劲松手上那半截板砖还没扔呢,眼看着四面八方都被包围,很难脱身,他咬着牙挥舞着板砖,迎上了面前几名黑衣人,俗话说横怕愣,愣怕不要命,张劲松拿出了不要命劲头,将手里板砖耍地风生水起,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两个首当其冲黑衣大汉居然被他一通乱挥给撂倒在地,跟拍黄瓜似地拍得满脸开花!

井上彦烈并没有把这两名华夏保镖放在眼里,直觉告诉他,这两个人虽然也是练家子,但跟他不是一个层次上人,他只用一刀,就可以割下这两个人头颅,所以张劲松背着孟星辉逃走他并没有阻拦,收拾完这两个拦路小角色再去追也不迟。

丁武和丁海兄弟明知道和这样高手对垒凶多吉少,但他们内心并无丝毫惧意,兄弟二人心意相通,他们只求能拖延这个小鬼子一段时间,为张劲松逃离争取机会,如果他们死亡能换来老板生命,那么这一切都是值得。

丁虎哥说过,他们现在一切都是老板给,丁家爷们要懂得知恩图报,做好随时为孟兄弟拼命准备,为了保护他安全,牺牲个人性命也在所不惜。

这不是愚忠,这是职责所在,情义所指。

他们哥俩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目光中感受到一种坦然,他们也很珍惜生命,也不想死,但是如果是这样死法,他们欣然接受,因为他们死有价值,他们相信孟星辉活下去,会给更多人带来益处,他活着,比他们活着更有价值,这就是这群热血单纯汉子淳朴想法。~~不过,即便是死,也要从这个小鬼子身上咬上一块肉来!

兄弟俩摆了一个八极拳起手式,成犄角之势和井上彦烈三足鼎立!

“哇呀呀呀!”

井上彦烈怪叫一声,挥舞着长刀就要冲上来。

“慢着!”

丁武突然大叫一声。

“干什么?”

井上彦烈愕然地停了下来,不知道这个华夏人搞什么鬼。

“你这人讲不讲道理,你手里拿着刀,我们兄弟俩赤手空拳,这么不公平比斗,就算是你赢了,那也胜之不武。”

丁武双手叉腰,一副很不服气表情。

不得不说,日本人脑袋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也很一根筋,尤其是当别人质疑他们引以为傲“武士道”『『jio』』了他家老婆『『ru』』*房一样暴跳如雷。

“那你要怎么样?难道还让我买把刀给你?没种支*那人!”

井上彦烈对这个华夏人怯懦很是鄙夷,真正武士,即便赤手空拳,也敢于和持刀对手硬拼,即使牺牲了,也死光荣,死得其所,因为他们是为“武道”而死!

“你才支*那,你们全家都支*那!”

丁海也叉起了腰,跟泼『『fu』』骂街似地飙出了一坨唾沫星子。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丁武和丁海作为孟星辉贴身保镖,跟在老板身边久了,多多少少受了他一点影响,本来略显古板性格变得机灵了很多,脸皮也厚了不少,他们之所以和这个小鬼子扯皮,目就是为了拖延时间,为张劲松逃跑创造机会。

“两个孬种,如果你们还是武者,就举起手中刀,勇敢地和我打一场,即使死在我剑下,我也会敬重你们,但你们这样表现,是在丢华夏武者脸!”

井上彦烈很看不上这两个人怯懦。

“我们手里没有刀哇。”

丁武摊了摊手,很无辜地耸了耸肩。

“纠正你一下,你手里那把不是剑,剑是两面开刃,你那个叫刀,难道你师傅没教过你吗?你们日本人,就是从我们华夏手里学了点皮毛,就妄称什么‘道”真正道是什么,你明白不?”

丁海嘴里一副教训孙子口『『wěn』』,脑袋还摇来晃去跟『『si』』塾老先生一样。

井上彦烈手上功夫厉害,但嘴皮子不利索,否则他也不会在被家族和师门质问之下说不出所以然来,最后落得逃亡结果,面对丁武和丁海双口相声一样胡搅蛮缠,他明显有些招架不住,怒道“你们要打就打,哪有这么多废话?”

“我们也想打啊,但是我觉得不公平,所以必须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