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2 部分阅读(1 / 2)

许宁正要反驳,门口就传来一阵爽朗笑声,边笑还边说:“哎呀,许老不愧是华夏古典音乐界泰山北斗啊,这样胸襟气度,真是让我等后生小子敬仰啊”许济昌和许宁同时抬头,见张薇身后跟着那个人身材高大挺拔,面容冷峻棱角分明,脸上洋溢着让人一见便觉温暖笑容。

“啊孟星辉,你是‘华夏之光,国民偶像’孟星辉”许宁率先惊叫起来,她跳了起来,靠近孟星辉,在他身边转来转去,一双妙目眨也不眨地在他身上逡巡,一边猛看还还不忘点评:“酷毙了真人比电视上还要英俊,我找了半天,愣是没现哪个部位长得不好看。”

说到这句话,她眼神恰好盯在了孟星辉那结实有型臀部上。

见这个漂亮女孩这么麻辣,张薇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提醒她不要这么色,心里嘀咕,现在小姑娘怎么都这么大胆,怪不得小三小四都这么猛,抢起男人来一个比一个凶。

“这丫头,怎么说话这是?”

许济昌好气又好笑地说道:“孟总,这丫头父母忙,没时间照顾她,从小跟着我长大,被我这老头子给惯坏了,她说那些疯话你可千万别介意啊。”

孟星辉笑吟吟地伸出手来,说道:“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许宁见孟星辉要跟她握手,先是呆了一呆,随即反应过来,忙不迭地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孟星辉那只大手,乐得眼睛都找不到了,一边笑一边说道:“见到你我更高兴哦耶,我居然和孟星辉握了手,这要是被学校里那帮悍妇知道了,那还不把我这双手给啃成猪蹄啊,这可怎么办,三个月不舍得洗手”张薇站在一旁翻了翻白眼,心里想这丫头也太疯了吧,拍马屁拍成酱紫。

孟星辉觉得这小姑娘挺有趣,不过他还是花了点功夫,才将手从那两只小手包围中解救出来,没想到这妮子看上去瘦瘦,手上力气倒不小。

“许老,实在对不住,家里有点事耽搁了,我刚到公司,听算来了,就第一时间赶过来相见,怠慢之处,请勿见怪。”

孟星辉坐在了许济昌边上,示意张薇再泡两杯茶过来。

张薇领命,又泡了三杯茶端过来,许济昌赞道:“孟总,你们公司出人才啊,这个小姑娘待人接物非常周到,笑容又亲切,泡茶味道一流,我老头子真是宾至如归啊,有这样优秀助手,孟总可高枕无忧。”

面对许济昌称赞,张薇微微欠身,谦虚了几句,许济昌指了指许宁,说道:“你看这位姐姐,人家跟你差不多年纪,是多么谦逊懂事,再看看你,一点女孩子家正形也没有,唉,都怪我老头子溺爱,把你给宠坏了。”

许宁嘟起小嘴,埋怨道:“爷爷,哪有这样,要说教也不要在人家偶像面前说教好不好,人家多难为情。”

孟星辉笑道:“没事没事,许同学这是开朗直率,这样性格也很招人喜欢,和我们张薇一样,到哪里都很吸引眼球。”

他这句话,既称赞了许宁,也没冷落张薇,两个小姑娘都感到心花怒放,许济昌看在眼里,暗叹一声,这个小家伙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姑娘哟。

闲谈了一番过后,许济昌言归正传,说道:“孟总,常言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老头子今天来,是有事相求。”

孟星辉笑道:“许老,如果你不介意话,就叫我一声星辉吧,孟总什么,听着生分,毕竟在你面前我只是晚辈,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好了,只要星辉力所能及,一定全力以赴。”

许济昌点了点头,说道:“你应该听说过维也纳国际音乐节吧?这个全球性音乐盛会今年改变了形式,像电影节那样设立了‘金音符奖’,来自世界各国顶尖音乐人和表演团体,都可以出节目去参选,被选中节目不仅可以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奏,还有可能获得这座代表音乐最高成就大奖,类似于电影节戛纳金棕榈奖,你知道,这样奖项和国内那些什么音乐风云榜大奖之类东西压根就是天壤之别,只要拿了这个大奖,那就证明你站在了音乐界世界之巅,那是艺术最高殿堂,回国之后,那就是国宝级人物啊。我们准备选送两个节目过去,其中一个就是世界级钢琴演奏家郎一平丈夫钢琴独奏,我们音乐协会内部有人推荐了国内一个有名交响乐团,但我没同意,我觉得,华夏毕竟拥有自己悠久历史文化,我们已经派出了一个钢琴独奏,如果再继续派西洋乐团,那似乎是在告诉全世界,我们华夏没有高雅音乐,没有能上得了台面东西,我们把西洋东西玩再好,却对我们弘扬民族文化没有任何益处,但我找了很久,却很悲哀地现,竟然没有可以代表我们出征音乐作品,直到那天在宁宁电脑上听到了你那《笑傲江湖之曲》……”

第392章带种男人最帅

张薇坐在一旁,安静娴雅,看似对他们交谈内容并不关心,但耳朵却竖得老高,听到许济昌说到这里,她心里一突,喜悦之情怎么也抑制不住,听许济昌意思,是准备送《笑傲江湖之曲》去参加维也纳国际音乐节评选了,对于这个全球顶尖音乐人盛典,张薇是知道,如果能在这样盛会上拿奖,那么辉哥一定会扬名世界,那就不单纯是个娱乐明星那么简单,那就是顶尖音乐艺术家,国宝级人物既能进入艺术殿堂,成为大师,又能娱乐人民大众,这样人,华夏古往今来能有几个?

孟星辉也略微有些意外,但他没张薇这么激动,拥有“娱乐之神”这样逆天神器,他随便哪一项技能拿出来,都是世界级,威异域,名震世界,这个是迟早事情,不过笑傲江湖之曲能得到主流音乐大师欣赏,他还是感到欣慰,毕竟这技能是学自娱乐空间,但作品却是他倾注了心血和灵魂创作出来,就像是自己孩子,能够得到最高程度肯定,还是让他很开心。

“许老,您意思是……”

孟星辉问道。

“我此后将这曲子录下来,拿给协会内部老家伙们听,他们中绝大多数人认为,这曲子代表古典民乐最高水平,完全可以去和外国音乐家们掰掰手腕,所以,我代表华夏音乐协会正式拜托你,希望你能出席维也纳国际音乐节,将这曲子演奏给全世界顶尖音乐人听,让他们感受一下我们华夏古典音乐绝世魅力……”

许济昌说这句话时候,脸上泛起了红光,一个老艺术家爱国情怀表露无遗,让人身受感染。

孟星辉正要答话,贵宾室门口突然进来两个高大人影,为是个三十多岁中年人,此刻脸上怒气盎然,看着室内交谈正欢几个人,目光像是要喷出火来。

张薇急忙站起身来,说道:“威廉姆斯丈夫,我们孟总正在接待贵客,您这么闯进来,是很失礼事情。”

“失礼?”

威廉姆斯怒道:“你们华夏有一句古语,叫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们从太平洋彼岸来到贵国,是有要事和贵公司总裁商量,但是你们却让我们等这么长时间,而且你们孟总明明已经来了,却宁愿坐在这里和人说废话,也不和我们见面,你们华夏国号称礼仪之邦,就是这么对待远方客人?我对你们实在是太失望了”这个老外中文居然说很溜,甚至比很多华夏人还要地道,而且言谈之间对于华夏一些文化和传统很了解,看来是个华夏通。

“丈夫们,既然来了,请坐吧,”

孟星辉示意他们两个坐下来说话,威廉姆斯和他住手气呼呼地坐在了沙上,在这一点上米国人和华夏人就是不同,华夏人即使内心有气,也不会表现地这么明显,表面上依然可以笑得很灿烂,至于内心里盘算怎么背后下刀子,那是另外一回事,但米国人就不一样了,他们生气了就是生气了,就是要表现在脸上给你看到,但你千万不要以为米国人很傻很天真,有时候,直率也是一种很好策略,尤其是他们背后有那么强硬国家撑腰,他们几乎不需要作伪,想飙就飙,你奈他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