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6 部分阅读(1 / 2)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林淡烟美是独一无二,天下只此一家,不可复制。

孟星辉知道,这辈子无论他会有多少女人,如果错过了林淡烟,绝对是不可弥补遗憾,虽然说他内心清楚有靳羽绯存在,林淡烟不太可能像张薇一样,和别人共享爱情,但他依然保持着最后一丝幻想,最起码不到最后关头,他不能主动放弃林淡烟。

吃完早餐之后,孟星辉载着林淡烟来到了星空娱乐总部。

“孟总好,林小姐好。”

“孟总早,林小姐早。”

当孟星辉和林淡烟并肩走进公司时候,沿途见到员工们纷纷向他们问好,林淡烟虽然不是公司领导,但员工们都认识她,星空娱乐开业大典时候她在现场呢,要知道在办公室里,别事情传不快,就是绯闻传快,孟总身边红颜知己多,这是每个员工都清楚事,并且对每个红颜知己都如数家珍,中海席校花,古典美人林淡烟,自然是其中比较重要一个了。

优秀男人可以拥有很多女人,并且不会受道德舆论过多谴责,这好像已经成了社会统一主流意识了,一夫一妻制似乎只是约束普通老百姓规则了,事实上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即便你不约束他,他也没办法破这个规则,以现在物价房价,娶一个老婆都要倾家荡产,养一个女人都累得吐血,你让他养小三那可能吗?

像孟星辉这种,少年英俊,才华横溢,坐拥价值百亿美元资产,又富有独特人格魅力男人,走到哪里都掩不住他绝代风骚,身边也容易吸引女神级别优质美女,别人倾尽全力苦求不得女人,似乎都在他身边聚集,大家对此既无奈,又心服口服,这个社会,依然是以实力决定一切,如果你比孟星辉更有才华,更富有,更有人格魅力,那你自然可以比他牛*逼,也能吸引到更多美女。

可是绝大多数人没有,所以就只能接受这现实。

不过不少员工表面上装作云淡风轻,内心深处依然有点嘀咕,既然孟总在媒体面前宣布了靳羽绯正室地位,却又光明正大地带着小三来到公司闲逛,这不是公然挑战正室权威吗?如果被靳羽绯知道,会不会醋海兴波呢?

不过孟星辉看上去一点也不担心这种事情,因为他带林淡烟来公司,确不是炫耀,而是为了工作。

《笑傲江湖》杀青之后,已经启动了紧锣密鼓后期制作程序,在拍摄期间,孟星辉已经抽空完成了这部戏所有音乐作品创作,包括主题曲,片尾曲,插曲共七,还有那难度最大琴箫合奏曲《笑傲江湖》那七曲子已经录制完毕,孟星辉,靳羽绯和童话末年组合都有参与演唱,孟星辉今天之所以会去请林淡烟来,就是要和她合奏那《笑傲江湖》录制成曲,然后在后期合成中进行配乐。

这《笑傲江湖》曲谱耗费了孟星辉巨大心力,嵇康版《广陵散》本就繁芜复杂,而且要根据《笑傲江湖》一书已经改编成琴箫合奏曲谱,这无疑是难度极大工作,即便是孟星辉这种基因优化猛人,也浪费了不少脑细胞,历时三个月,终于全部完成,他急于想将这曲子演奏出来,听听效果,奈何只有一人,无法完成琴箫合奏,所以他第一时间杀到中海大学,为就是请林淡烟过来,与她合奏这曲子,以这曲子难度,一般琴师根本无法演奏,但林淡烟琴艺凡,孟星辉相信她一定有这个能力。

“辉哥,你带我来公司,究竟有什么事啊?”

进了孟星辉总裁办公室,林淡烟长吁了一口气,刚才一路走来员工们目光让她透不过气来,这些人一定在猜测她和孟星辉是什么关系吧?

孟星辉指了指放在办工桌上一个琴盒,说道:“看看那是什么?”

林淡烟眼睛一亮,说道:“古琴?”

孟星辉点了点头,说道:“是啊,送给你礼物,打开看看。”

“真吗?送给我?”

林淡烟袅袅婷婷地走了过去,琴盒逞紫红色,似乎是上等紫檀木所制,单看这盒子,便知盒内东西乃价值非凡物品,林淡烟小心翼翼地打开琴盒,只见一把色泽略微黯淡,看上去古色古香古琴,安静地躺在琴盒之中。

林淡烟自幼浸yin其中,自然是识货之人,一看这琴,立刻惊呼道:“这把琴至少具有三百年历史了……价值连城啊……”

孟星辉微笑道:“你试一下音。”

林淡烟用纤纤玉手在琴弦上一拨,一股厚重饱满音色瞬间充斥耳鼓,琴弦震动让林淡烟皓腕略微麻,饶是她一向恬淡,此刻也终于流露出雀跃喜悦之色,赞道:“辉哥,这架琴真是宝物,礼物是不是太贵重了些?”

“我送这么好礼物,自然是有求与你,”

孟星辉笑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笑傲江湖》琴箫合奏曲已经大成,我所求,就是要你和我完成合奏,然后录制成曲,可以吗?”

第373章当正室遭遇“小三”

“真吗?《笑傲江湖》一曲已经写好了?实在太好了”林淡烟欣喜地睁大了她那双美眸。

孟星辉点了点头,微笑着将手中曲谱交到她手中,林淡烟急忙接过,翻开曲谱,并且试着在七弦琴上按捺挑拨,及至后来琴音越来越高,以林淡烟功力,居然也弹破了几个音,啧啧说道:“果然是千古绝唱,技法如此纷繁复杂,而且变角变徵,虽然借鉴了不少广陵散音调,但绝大部分已经脱了这曲子,属于原创了,辉哥,你真乃音律大才也,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

孟星辉笑道:“以前跟一个云游四方高人学,他教了我功夫,也教了我一些才艺,音律就是其中之一。”

他身上会东西太多,给人感觉才深若海,无所不能,无论是谁,都会怀疑他这些才能到底是怎么来,毕竟在去年暑假之前,他这方面本事半分也没表现出来,其后却如同火山喷似,一不可收拾。每当别人有此疑问,孟星辉就会将那个莫须有“高人”拿出来当挡箭牌,信不信由你,如果你非要让我去找,不好意思,我都说了他云游天下,神龙见不见尾,要是想找就能找到,那还叫高人吗?

其实他也没有说谎,“娱乐之神”可不就是“高人”吗?

林淡烟自然不会怀疑他话,而且除了这个解释,确也没有更好理由了。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辉哥遇到良师,是你幸运,但如果你没有天赋,也不努力,一定写不出这样曲子,所以归根结底还是你自己厉害,”

林淡烟眉梢眼角尽是赞誉,继续说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录制这曲子?”

对于林淡烟赞誉,孟星辉也没怎么谦虚,确,尽管级娱乐技能学习空间老师们个个都是精英中精英,但如果他本人资质太差,那也不可能达到现在境界,要知道作曲一事,师父也只能教授一些基本规则,具体操作还是要靠自己完成,这曲《笑傲江湖》几乎耗尽了他所有才华,绝对可以成为传世经典。

“如果你没问题,越快越好,最好现在就开始录制。”

孟星辉微笑道。

“稍等一下,刚刚试弹时候,我觉得还有几处转音不太顺畅,我先熟练熟练,如果可以话,我们今天就开始录制。”

林淡烟微笑道:“有不明白地方,辉哥你还得指点我一下。”

孟星辉耸了耸肩膀,笑道:“客气什么,一起练习吧。”

林淡烟羞涩一笑,然后就将曲谱放在架子上,坐在琴凳旁,宁心静气,开始弹奏这曲谱中琴曲,孟星辉取出洞箫,跟着她应和,对于他来说,这曲子启承转接甚至每一个音节都已了然于胸,但林淡烟却是初次接触,加之这曲子难度之高,即便是林淡烟这种浸yin琴艺十余年高手也颇感棘手,所以弹奏期间每每出现破音,或者错奏情况,这个时候孟星辉便停下来,和她讨论弹奏指法该如何矫正才能奏出最佳效果,林淡烟没想到孟星辉不仅会作曲,连七弦琴弹奏这种高难度技术活儿居然也玩得出神入化,意外连连,感觉孟星辉这个人本身就是个巨大宝藏,每次你以为已经挖尽了他最后一点存货,但他会在一个意想不到节骨眼上再度给你惊喜。

两个人一边练习,一边讨论,完全沉浸在音律美妙之中,时间就这样悄悄溜走,他们也浑然不觉。

用了整整一个上午时间,林淡烟才算是彻底掌握了整曲子弹奏技法,并且对起承转合之间节奏也基本熟悉,孟星辉将自己在级娱乐技能学习空间内所学七弦琴演奏技能倾囊相授,短短一个上午,林淡烟就觉得自己水平似乎突破了某个瓶颈,上了另一个台阶,从此之后,她已经蜕变成了宗师级古琴演奏大师了。

吃过中饭之后,略事休息,孟星辉便带着林淡烟来到了公司录音棚。

孟总和林小姐要合奏《笑傲江湖》曲谱消息早已经传遍公司了,员工们都围在录音棚里等着听,连靳羽绯也闻讯赶来了。

她在剧中饰演任盈盈和孟星辉饰演令狐冲有琴箫合奏场面,但那都是虚张声势,她对于古琴演奏没有涉猎,拍戏时候是孟星辉告诉她手法和姿势,即便是假弹,也要做到以假乱真,如果指法手势都不对,内行人一看就知道是假,幸好孟星辉是此道高手,教她摆几个姿势还是完全没问题。

靳羽绯知道,尽管在剧中她是和孟星辉合奏任盈盈,但在现实中,林淡烟才是真正任盈盈,对于她能够和孟星辉琴箫合奏,靳羽绯内心非常地羡慕,但苦于自己没有古琴弹奏基础,只能眼睁睁看着林淡烟占据了她位子。

其实早上孟星辉和林淡烟联袂进公司时候,就有相熟员工打电话给她,告知她这个消息,目显然是为她鸣不平,既然孟星辉已经在公众面前宣告了恋情,那么靳羽绯就是名副其实正室,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有权干涉,但靳羽绯却并没有像一般现老公出轨正室一样气势汹汹杀上门来捉奸,而是选择了若无其事。

一是因为这件事孟星辉已经提前向她报备,说林淡烟古琴演奏技巧很高明,有能力和他合奏《笑傲江湖》他要找她帮忙,其二就是靳羽绯知道,孟星辉身边红颜知己不少,不仅仅是中海大学校花,像他特助张薇,戴紫嫣,甚至是洛冰那个小辣椒,哪一个又是省油灯了?如果她要为此事吃醋,那还不天天把自己酸死?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站在世界巅峰男人们,注定不会为一个女人打转,就像自己父亲靳开山,在外面又何尝没有一众红颜知己?妈妈也知道,但又能怎样呢?选择一个强大男人依附,就不要奢望他会对你专一,至少孟星辉在和她在一起时候,眼里就只有她一个,这已经不错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