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4 部分阅读(1 / 2)

第367章假冒伪劣青梅竹马

对于林淡烟来说,这只不过是校园生活中最平常一天,早晨起来站在阳台上练习了一套姿势非常古怪体操,按照戴紫嫣说法,这套体操瑜伽不像瑜伽,健身操不像健身操,偶尔还有几个动作很像太极,这一套体操是孟星辉传给她,据说经常做不仅可以强身健体,还能够让身体协调性柔韧性变得更好,而且还能保持身材,对于女孩子来说,这套体操远比瑜伽要强得多了。

要知道这套体操那可是未来世界健美操,孟星辉是从级娱乐技能学习空间学到,糅合了瑜伽,健身操和华夏古武一些精华,在现在这个时代是见不到,林淡烟本来并不是运动系女孩,不太怎么爱运动,但自从孟星辉教会了她这套体操之后,每天早晨都坚持在阳台上打上二十分钟,你还别说,几个月下来,她果然感觉自己精神更健旺了,以前她移到换季时候总要感一次冒,今年开春之后气温变化剧烈那阵子,很多同学都感冒了,唯独林淡烟依然保持健康,况且,她似乎能感觉得到,自己腰更细了,胸更挺了……

戴紫嫣有时候也会跟着她打上一会儿,自然也体会到了这套体操神奇之处,不过今天这个小妮子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一大早就离开了,所以只有林淡烟一个人在练习。

这个时候,林淡烟听到了楼下有一阵喧嚣声,并且还有人在喊她名字,于是伸头往下面看去,只见楼前空地上停着一辆银色宝马跑车,车子边上围了不少同学,对着斜插口袋,倚在车门前青年指指点点,悄声议论。

那青年二十七八岁年纪,穿着一身剪裁极为合体银灰色西装,戴着一副宽边金丝眼镜,身材颀长,看上去有一点玉树临风味道,他斜倚在车身上,手上无意识地把玩着钥匙链,上流社会那种漫不经心贵气尽显无疑。

“这是谁啊,一看就是高富帅,你说我怎么就碰不到这种男人呢”“肯定是来追咱们席校花吧,我看着像。”

“追林大校花人多了去了,这个看起来最靠谱……”

“哎,这年头,美女就是为高富帅准备,咱们这些人啊,看着流流口水就好……”

“……”

这个年轻人一脸闲适,完全不理会周遭这些学生们议论,见阳台上林淡烟探出了半边脸,笑容立刻爬上了他俊俏容颜,挥了挥手,叫道:“烟儿,是我,你荣平哥哥啊。”

林淡烟蹙了蹙眉,心里有点厌烦,这个荣平哥哥已经不是第一天到学校来找她了,母亲在电话里跟她说有这么个人,刚从英国留学回来,才28岁已经在剑桥大学完成了博士论文,并且家世非常好,郭家和林家也有很好交情,而且据母亲说,在林淡烟很小时候,他们两家还做过邻居,郭荣平还经常带着林淡烟玩,那个时候她就称呼他“荣平哥哥”坦白说,林淡烟对这个什么“荣平哥哥”一点印象也没有,那个时候她还那么小,两岁左右光景,怎么会记得这个哥哥那个弟弟?母亲告诉他这个什么荣平哥哥现在就在申海工作,好像在一个政*府组织研究所里做什么高精尖技术研究,听说她在中大读书,所以想和她见一见。

母亲大人命令只有遵从,所以林淡烟就奉命和郭荣平见了一面,在茶馆里喝了一次茶,林淡烟是什么人?见过各色各样追求者,虽然从来没谈过恋爱,但是对于男人目光中蕴含意思她是再了解不过,那个郭荣平本来还等得有点不耐烦,但是看到林淡烟第一眼,下巴差一点就掉地上去了,目光变得炽热无比,整个人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亢奋,话也特别多,除了夸赞她女大十八变,变得这么美之外,就是提起他小时候和林淡烟是多么熟,两个人之间生过多少富有童趣乐事,而且数次用到“青梅竹马”这个令林淡烟非常反感词。

什么青梅竹马,谁跟你青梅竹马,我都不记得你,谁知道你说是不是真。林淡烟心里很不舒服,但是碍于母亲面子,又不好当场拂袖而去,所以只好默默地听这个人在她面前高谈阔论,听他吹嘘自己研究成果对于华夏国是多么有意义,吹嘘自己在剑桥大学是多么有名声。

其实一个男性在遇到心仪女性之后,大多数选择就是将自己身上最闪光部分摊到她面前,以期引起她注意,这个是很自然现象,只不过在女孩眼里要分情况,如果这个男孩是她喜欢,那么无论他说多离谱多没逻辑,她也会觉得很有趣,愿意听下去,并且会适时地表示崇拜之情,如果这个男孩是她不喜欢甚至厌恶,那你惨了,哪怕你说确实是实话,哪怕你真非常优秀,在她眼里,这就是浅薄无知爱显摆,看着让人讨厌。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郭荣平都是男人圈子里最精品那一小搓,风度翩翩,俊美潇洒,既有学识家世还好,而且由于接受是英国最上层教育,所以举手投足都有一种很绅士感觉,但奈何人家林大校花不喜欢,你有什么办法?

所以强忍着和这个什么郭世兄见过一次之后,林淡烟就将这事抛诸脑后了,以后也不打算跟他再见面。

但林大校花这么想,不代表郭丈夫也这么想,其实一开始他也是奉母亲命令来见一见这个“林世妹”郭荣平和林淡烟母亲是大学同学,关系非常好,两家在刚开始时候也在燕京四合院做过邻居,后来因为工作调动原因才分开了,这些年来也没断了联系。

其实郭荣平对于母亲用意非常了解,他这个年纪,在国外可能还不觉得扎眼,但是在国内,都快三十人了还没成家,会让父母背负着巨大压力,所以母亲没少张罗着给他相亲,但是他对于这种急功近利方式相当反感,以他这样条件,还需要靠相亲去找老婆吗?再说他在国外待久了,对于华夏一些特色民俗已经很难接受了,比如说相亲这种风俗,本来是在农村比较盛行,但是随着社会展,社会价值观变化,大家不再相信爱情,于是相亲这种风俗从农村蔓延到城市,甚至是申海这样国际大都市,相亲都非常流行,让郭荣平很不适应,觉得这种事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急功近利味道,还有一股土腥味。

至于林淡烟这个什么世妹,他依稀有点印象,小时候是在一起玩过几次,但印象中这个小丫头很恬淡,基本不怎么说话,即使跟他一起玩,也是远远站着看着他和其他小伙伴,说真一点乐趣也没有,所以他连这个小丫头长什么样子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再说了,他剑桥大学博士文凭,长得玉树临风一表人才,来到申海之后身边压根就不缺女人,单位里几名女助手,凡是有点姿色,哪个不往主动往他怀里扑?在单位生活xing福无比不说,哪一天想追求刺激了,到衡山路比较高档酒吧里喝喝酒,很快就能够引到姿色不俗女伴,开个房玩玩“一夜*”这么多彩多姿生活,为什么一定要找个女人管住自己呢?

所以他来见林淡烟之前,也是打算应付一下,给母亲一个面子,然后妞照泡舞照跳,该干啥干啥,以后也不需要再见面,母亲问起来就说双方性情不合,不想再进一步交往即可。

谁知道见了林淡烟之后,郭荣平一颗心再也平静不下来了,虽然他自诩阅女无数,但哪里又见识过林淡烟这种如同山水画一样有气质,有意蕴古典佳人?可以说,在看到林淡烟第一眼他就被俘虏了,同时他内心又充满喜悦,本来对母亲这样安排还颇有微词,但见到人之后这样念头早就飞到九霄云外,他要感谢母亲,居然认识林淡烟母亲,这样他才有机会认识这样绝世佳人这样女人如果娶到家里,他怎么还会有兴趣到外面沾花惹草呢?外面那些所谓美女和林淡烟相比,简直就像是山里土鸡比之于孔雀凤凰,被甩开几万光年啊自那以后,只要有空,他就开上自己新买进口宝马跑车,把自己打扮地跟要去赴宴贵公子一般,跑到中海大学校园里来约林淡烟,不过就从第一次见面之后,林淡烟再也没答应过他邀约,一开始还找点借口,后来见他依然死缠烂打,索性连借口都不找了,打电话也不接,在下面喊也不搭理,你爱折腾自己折腾去,人家压根就不理你。

不过郭荣平也是花丛老手,哪里会因为几次拒绝就放弃了追求念头,依然保持着旺盛热情,该来时候依然会来,就像今天这样,跑到中海大学来耍帅

第368章捅了马蜂窝了

“烟儿,是我啊,我是你荣平哥哥,下来吧,我有话跟你说”见林淡烟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回过头去,自顾自在阳台上做运动,也不搭理他,郭荣平继续扯着嗓子喊。

林淡烟很想端过来一盆水,然后将这个讨厌男人兜头浇个透心凉,学校里男生们虽然也不少追求者,但多多少少还有点自尊心,哪里像这个郭大博士一样,脸皮用锥子戳也穿不透,自己明明已经跟他暗示明示说了多少次了,甚至挑明了不想跟他见面,怎么就是听不懂人话呢?

这个时候她特别地想念孟星辉,她已经被这个郭世兄缠地有点心烦,如果孟星辉在话,还能找他做挡箭牌,先将狗皮膏药弄走再说,但是孟星辉这段时间将心思全部放在了他第一部大戏《笑傲江湖》上了,又要做导演又要做演员同时也是制片人,还要兼顾着《笑傲江湖》所有音乐作品创作,这么繁重工作量压在他一个人身上,每天忙不亦乐乎,现在这个时候估计又在外地拍戏吧,所以注定远水解不了近渴了。

郭荣平那尖锐声音刺得人耳膜隐隐作痛,林淡烟只好装作没听见,依然在阳台上伸腿扭腰,你不是爱喊吗?那你就在下面喊吧,看看是你嗓子结实还是我耳膜结实。

孟星辉是步行走入中大校园,车子就停在学校门口对面停车场,如无必要话,他还是不想开着豪车到学校里晃来晃去,以前他还是穷矮挫时候,对那些开着豪车在校园里得瑟二世祖其实蛮厌恶,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做人还是低调点好,尤其是在母校或者家乡这样地方,就更得注意。

阔别校园三个月,感觉这里一切特别亲切,他一路走着,观赏着周围风景,沿途来往学弟学妹们大都认识他,每个人都微笑着跟他打招呼,他也微笑着回应,一路走来,心情越来越好,距离8号楼还有一段路时候,他就听到有个男人声音在扯着嗓子呼叫林淡烟名字,这让他心情立刻变得很不好。

按照常理分析,中海大学已经没有人再敢打林淡烟主意了,跟她同级或者是高一级,这些年来碰了无数次壁,应该早就死心了,刚进校门菜鸟还没那个胆子敢泡自己学姐,那么可以判断,这个男人应该不是中海大学内部人,这又是哪尊庙里菩萨,这么不开眼,跑到中海大学来泡妞呢?而且别妞还不泡,居然敢泡中海数万男生心中女神?这不是犯众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