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0 部分阅读(1 / 2)

张德奎认识这位美女,华夏国不认识她人倒也真不多,几乎在看到第一眼,他就能肯定这就是那个被称为“神仙妹妹”大明星靳羽绯。本来像靳羽绯这个级别当红偶像,他这种芝麻绿豆大小吏是没什么机会遇见,但偏偏这一次,居然还就遇上了。

那个男他也认识,貌似也是最近比较火偶像明星,张德奎冷笑不已,心想这些个明星啊,大概是被那些不懂事花痴小屁孩之类追着捧着,估计都忘记了自己是谁了,连处级干部都敢打,吃了雄心豹子胆这句话已经不能形容他了,套用网络上比较流行话,那就是极品脑残**人员。

张德奎觉得,一个天大好机会已经落在他面前,既可以帮助老伙计王贤德出口恶气,又能一亲大美人芳泽,简直一举两得啊。

“老马,把他们交给我们刑警队负责吧,“张德奎一脸严肃地说道:“对于这种恶性刑事案件,理应由我们来办,你们辛苦了。”

对于这位张队长作风,全警局人都知道,马脸警察自然清楚,估计又看上人家姑娘生美,动了什么歪心思了,而且据说他和旅游局王局长关系不错,估计他也想帮朋友出口气。

马脸警察和张德奎素来不怎么对付,不属于一股势力人,虽然他还不知道孟星辉除了大明星之外还有没有什么更厉害身份,但以他政治智慧已经猜到,即便不是什么权贵之后,背后也一定有强硬靠山,反正肯定是自己惹不起存在,所以他一直就觉得自己遇到这件案子是很倒霉事情,就跟烫手山芋一般正愁着怎么扔出去,恰好这个傻*张德奎就送上门来,正中他下怀。

“这样不太好吧?明明是我经手案子,就这样交给你,被局长知道话我还不背处分啊。”

马脸警察自然要装模作样一番,仿佛多么不情愿似。

“局长那里我跟他说,他要问起来你就说是我跟你主动要求,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一起刑事案件,我们刑警队有权管辖,不是吗?”

张德奎满脸堆笑,说道:“大家都是一个局里同事,用得着分那么清楚吗?”

马脸警察皱了皱眉头,思索了半晌,做戏做足了之后,才重重点了点头,说道:“张队,既然你这么说,那这两个人就交给你了,正好我待会还有别案子要处理,你这真是帮了我大忙了。”

张德奎笑道:“哪里话哪里话,都是自己兄弟,不要这么客气。”

看着几个刑警队警察将那两个年轻人带走,马脸警察长吁了一口气,望着张德奎背影,暗骂了一声“傻*”这次是你自己找倒霉,死道友不死贫道,别怪我没提醒你。

张德奎吩咐手下将孟星辉关进了审讯室,而靳羽绯则被他带到了自己办公室。

“靳小姐,请坐。”

张德奎示意两名手下退出去,笑吟吟地请靳羽绯落座。

“你认识我?”

靳羽绯淡淡说道。

张德奎见靳羽绯坐姿端庄典雅,姿态如仙,自问一生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女子,一颗心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心脏跳动地厉害,闻言急忙说道:“靳小姐长得这么美,又是大明星,德奎早就仰慕已久,仰慕已久啊。”

靳羽绯蹙了蹙眉,她是个冰雪聪明女孩儿,这些年来也见过不少形形色色追求者,这个小警察心里在打什么主意,她一清二楚,无非想趁这个机会,逼迫她就范罢了。

“我要打个电话。”

靳羽绯淡淡说道。

“对不起,你不能打,在一切水落石出之前,你不能跟外界联系。”

张德奎说道:“这是程序。”

“打人并不是我,我并不是你们犯人,你们没权限制我自由,”

靳羽绯提高了声音,说道:“我要打个电话。”

“打人虽然不是你,但你却跟凶手是一伙,有谁能证明,那个人不是你指使呢?如果我让你打电话,你跟外面同伙串供那怎么办呢?”

张德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靳小姐,我不想为难你,但你也不能为难我。”

靳羽绯说道:“我只是给我家人打个电话,跟他们说明一下情况。”

张德奎摇了摇头,说道:“靳小姐,这件事很难办,不过……”

“不过什么?”

张德奎咳嗽了几声,说道:“你们大明星都爱惜声誉,毕竟你们都是靠这个吃饭,是吧,耍大牌打人事情一旦被媒体曝光,对于你们名声伤害很大,以后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风光就很难说了,所以,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靳羽绯沉默不语,因为她知道,张德奎肯定还有下文。

“德奎不才,在这间警局还有点权力,如果说把你们放了,也没有人会阻拦这件事,正好我跟被打王局长也是不错朋友,我如果跟他说说,不要对你们提起诉讼,私下里赔点钱私了,他肯定不会驳我这个面子,如此一来,你们以后还做你们大明星,这件事情对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影响,这样不好吗?”

靳羽绯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很好啊,那就这么办吧。”

张德奎讪笑了一下,说道:“靳小姐,都是出来混,你就不要跟我装糊涂了吧?”

靳羽绯眨了眨眼睛,故作不解地说道:“我没装糊涂啊,不是你说这样可以吗?”

张德奎脸一沉,说道:“靳小姐,我只是说这样解决对你们都好,可大家萍水相逢,第一次见面,我凭什么要帮你们做这种事呢?总要给我个理由。”

靳羽绯说道:“你们是人民警察,自然要为人民办事,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张德奎冷笑一声,说道:“靳小姐,大家叫你一声‘神仙妹妹”那是抬举你,难不成你真当自己是神仙了?不食人间烟火,不懂人情世故?人民警察?为人民办事?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笑话。”

靳羽绯冷笑一声,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不是人民警察,而是人民币警察,你们这些人口号不应该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人民币服务’,你是想要钱是吧?行,你开个价吧,钱不是问题。”

张德奎见猎物已经慢慢上钩,心里有些痒痒,但是表面上依然板着脸,说道:“你错了,虽然钱是好东西,但套用一句俗语,我不差钱,所以这个对我来说诱惑力不大。”

“哦?”

靳羽绯挑了挑眉毛,说道:“那你意思是……”

“我刚刚说了,我很仰慕靳小姐,”

张德奎笑很暧昧,说道:“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

靳羽绯盯了他半晌,突然笑了,说道:“你知道吗?你会因为这个决定,付出惨重代价。”

“你在吓唬我?”

张德奎笑道:“我张德奎十六岁就出来混,从一个地痞流氓混成联防队员,然后一步一步混到这个位子上,经历过生死,也见过大风大浪,我不是被吓大,而是自己一拳一拳拼出来。所以你这种话吓不到我。”

“你说完了吗?”

靳羽绯淡淡说道。

“说完了。”

“出去”靳羽绯突然厉声说道。

“什么?”

“滚出去”靳羽绯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差点把张德奎耳膜给刺破,这个端庄娴雅美女起飙来,居然有一种说不出来气场,刚刚还说自己不是吓大张大队长,顿时觉得一阵心虚,乖乖地站了起来,走出办公室,还不忘将门给关上。

关上门之后,张德奎突然回过神来,自言自语道:“咦,这是我办公室啊,我怎么出来了。”

第357章太乙护体神功

张德奎也没打算再进去,反正他笃定这个什么大明星是他囊中之物,先把她关在这里也好,现在当务之急是去给那个行凶小子上点眼药,到了大同这一亩三分地上,一个外地人居然这么嚣张,简直该死。

等他收拾完那小子,再让这位神仙妹妹去看看他惨状,然后再威胁威胁,估计就会屈服了,有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让他看看警察叔叔手段,她估计还以为这里真是为人民服务地方呢。

张德奎进了审讯室,见孟星辉正将两条腿翘在审讯桌上,优哉游哉地对着天花板乐呵呢。

“坐好搞什么飞机,当这里是按摩房呢”张德奎厉喝一声,把跟在身后两个刑警也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