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7 部分阅读(1 / 2)

“你输了,同花顺在我这里。”

孟星辉不动声色地将手上五张牌摊开,赫然就是黑桃十,黑桃j,黑桃q,黑桃k,黑桃a……

第328章我就是你未来岳父

“不可能,不可能,我明明已经抓到了……”

梅花j颓然地坐回椅子,冷汗唰地一下流得满脸都是。

“你一定感到很奇怪,为什么自己明明抓住了这五张好牌,到最后却觉牌面变了,”

孟星辉嘴角浮现一抹莫测高深微笑,淡淡说道:“为了让你输个明白,我可以解释给你听,既然你能在荷官抛出牌刹那,能够现那五张天牌位置,我自然也可以现,接下来要做事情,就是看谁能够抢先拿到这五张牌了,当你去抓这五张牌时候,我就去抓这五张牌边上那张牌,然后将这张牌塞到你手里,最后再去抓那几张好牌,所以,你以为抓到同花顺,到了我手里,而你手里抓牌,是我塞给你。”

梅花j脸色如同石灰墙上白垩一般,惨白惨白,失魂落魄地说道:“你意思是说,在那一瞬间,你已经完成了抓牌,然后将牌塞到我手里,最后再去抓你想要牌动作,而且我一点儿也没察觉?”

孟星辉耸了耸肩,淡淡道:“那你察觉了吗?”

梅花j愣了半晌,刚才生一切像电影慢镜头一样在他脑海中过了一遍,依然没有觉有任何不妥,但他知道,这个年轻人说是真,快,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足以欺骗人类视觉程度,孟星辉手法如同鬼魅一般,让梅花j从脚底升起一股刺骨寒意。如果这不是白天,他就要怀疑对面坐着年轻人是不是鬼神之类异物了。

“欧迈高这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奇迹”荷官杰拉德从来没有看见过这儿精彩赌术对决,这个年轻人技术匪夷所思,一点人间烟火气也没有,让这个见多识广老外目瞪口呆。

“我输了……”

梅花j低下了他高傲头颅,面如死灰,他早就知道对面这个年轻人是个高手,但他坚信凭借自己经验,还是要比对方高一点点,尤其是当对方提出在空中抓牌赌法之后,他甚至坚信自己一定会取得胜利,因为他对自己眼力和手极为自信,一个可以用飞刀射落飞虫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容易暗器高手,抓几张飘落纸牌还不是毛毛细雨吗?可是他到现在才现,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看起来年轻地有些过分男子,居然在他最引以为豪强项上彻底击溃了他,让他输干净利落,连不服心气也被摧毁地一干二净!他相信,即便是再赌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他都没有任何机会。

“赢了,这就赢了啊……”

乔冠林有些神经质地念叨着,孟星辉用一万块钱筹码,短短半天时间赢回了三亿,这样神迹让他觉得太梦幻,太不真实,他甚至还死命掐了一下自己大腿,疼得差一点跳了起来,这才相信这样事情就生在自己眼前。

当孟星辉和乔冠林出门时候,梅花j和杰拉德依然石化着,没有任何要苏醒迹象。

当乔冠林很嚣张地将三亿筹码跟倒粮食一样倒在兑换台上时候,负责兑换两个女孩脸都绿了,她们开始还不相信,怀疑是不是自己眼睛花了,看错了筹码颜色,计算错了,所以两个人瞪大眼睛数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才确信这是真,这两个人真赢了三亿我滴妈呀,她们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三亿美金是什么概念啊,换算成rb话要有二十亿了,估计把整个金鼎卖了,也不值这么多钱吧,据说金鼎一年盈利,也就是一亿美金左右,这中间还要去掉各种成本,还有打点那些贪官污吏钱,最后能剩下来,有三成就不错了,一下子被人赢走了三亿美金,等于是金鼎自从开业起白做了,这么多钱,差不多已经是毛三爷全部身家了。

“那个……先生,这么多钱我们这里没法兑换……您稍等,我给您联系经理……”

其中一个女孩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感觉自己腿都软了。

“不用联系我了,我来了。”

毛杰带着一帮手下满面春风地走了过来,还亲切地和孟星辉握了握手,笑道:“孟先生真是高手啊,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孟星辉轻轻和他握了一下,便将手收了回来,淡淡说道:“说来听听。”

毛杰说道:“孟先生知道,开赌场嘛,难免会遭人妒忌,时不时会碰到一些别有用心高手,或者圈钱,或者踢馆,想必孟先生也知道我们毛三爷是哪条道上人,本来对方前来找茬,直接派人把他装到麻袋里拴块石头沉到黄浦江底喂王八就是了,但现在时代不同了,打打杀杀事情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想去做,河蟹社会嘛,大家都讲文明将法制,所以我们金鼎也需要真正高手来镇场子,今天见了孟先生技术,实在是大开眼界,所以兄弟我就有了个想法,想聘请孟先生作为我们金鼎镇场高手,价钱不是问题,随你开,你看怎么样呢?”

应该说,毛杰这家伙跟他那个有勇无谋堂弟毛战相比还是很有一套,这番话说得软硬兼施,如果孟星辉不知道这个赌场真正老板是谁,那么毛杰这番话也算是个提醒了,只要是在申海捞偏门,谁不知道毛三爷就是申海黑*道总瓢把子?你赢他这么多钱,有那么大胃口吞得掉吗?如果是眉眼挑通做人上路,可能就当作这事没生,灰溜溜走人了,三亿?回家打**吧,也许射得出三亿。

嘴上说着什么河蟹社会,讲文明法制,实际上意思就是把我们惹急了,把人装麻袋沉黄浦江事情也不是做不出来。

毛杰本来以为这番话说出来,孟星辉好歹也会有点反应,谁知道他只是轻轻摆了摆手,说道:“我今天只是心血来潮过来玩玩,赌只是我兴趣之一,并不打算作为职业,什么镇场高手之类活儿,我没半点兴趣。你们金鼎这么大场面,我想这么点钱应该不会赖账吧,请帮我兑换筹码,待会我还有事,谢谢。”

这……这么点钱?三亿美金啊,居然说这么点钱?毛杰被噎得差点一头栽倒在地,真想抱支来复枪出来,一枪将这个嚣张家伙脑袋轰成碎西瓜!“小子,你混哪里,是不是活腻了?”

“想让哥几个给你松松筋骨是吧?”

“还知不知道这是谁地盘了?”

“你别拉我,让我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小赤佬……”

“……”

毛杰手下几个小弟忍不住破口大骂,甚至卷卷胳膊撸撸腿就要上来干架。

乔冠林忍不住往后面退了几步,他是吃过这些人亏,因此有点胆怯。

孟星辉连眼皮都没眨,好整以暇地往柜台上一靠,一抹讽刺笑意挂在嘴角,淡淡说道:“怎么着?输不起啊?输不起就不要学人开赌场,既然开了,那就要愿赌服输,输了钱之后就耍流氓,这样赌场以后谁还敢来?”

这个时候旁边围了一些兑换筹码赌客,见生了这样事情都站在一旁关注着,有人赢了三亿消息跟长了翅膀一样飞到赌场四面八方,不一会儿,这里就被围得水泄不通,中间还夹杂了不少外国赌客。

见这里人越围越多,毛杰本来垮下来马脸再度挂上了笑容,手一挥制止了手下小弟们聒噪,说道:“孟先生,我们金鼎一向信誉良好,绝对没有欠人赌债不还,赖账耍流氓这一说法。不过呢,您今天赢得有点多,这么多现金我们是没有,不知道支票可不可以?”

孟星辉淡淡说道:“可以,但要现金支票,定期支票我不要。”

毛杰说道:“可以,没问题。不过您要稍等一下,支票不在我身上,我要去取。”

孟星辉示意他请自便,毛杰便匆匆赶到经理室,给三叔挂了电话,但依然打不通,狠了狠心,打开了那个储藏现金和大额支票保险柜,取了几张支票出来,填上了数额。

本来这么多钱只有毛三爷可以有权处置,他是没这个权力,可如今毛三爷电话打不通,外面那么多赌客看着,如果他抵赖拖延,势必影响金鼎声誉,赢钱就皆大欢喜,输钱就抵赖不还,这个可是赌场大忌,万一传扬出去,赌客们就不会再上门了,金鼎关门日期也就不远了。毛杰是个有见识人,即便是流氓,他也是个有知识有见地流氓,今天无论如何,要先把场面上这一关过去,不能寒了其余赌客心,所以他就一狠心,替三叔做了这个主了。

他之所以敢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根本就没想让孟星辉活着带着这些支票离开,在赌场里不能耍赖,但如果出了金鼎门,那可就概不负责了,带这么多钱四处走,被人抢了,怪谁呢?跟金鼎有个屁关系?难道输了钱给你还得保你安全到家啊?

他再一次打电话确定外面兄弟们伏击地点,又仔细嘱咐一番,这才放心地带着支票回到柜台,他坚信自己布置,连只鸟也飞不出去,别说是两个大活人了。

“孟先生,这些是三亿现金支票,您查验一下。”

毛杰将手中一小叠支票递到孟星辉手中,依然维持着很有风度笑容。

孟星辉粗略地检查了下,又让乔冠林打个电话到开户行询问了一下,确认这些支票在开户行有足够存款储备,到银行就能取到钱,这才作罢。

人群中顿时一片哗然之声,居然有人能在金鼎赢走三亿啊,而且金鼎这么有魄力,居然当众兑现,实在是让赌客兴奋不已,只是人群中有些理智赌客,还是忍不住叹息,他们在为这个年轻人命运担心,一下子赢走了赌场这么多钱,有没有命花还很难说啊。

孟星辉很潇洒地说了声“再见”便带着乔冠林,分开人群扬长而去,毛杰盯着他们俩背影,面无表情。

出了金鼎大门,天色已经黑了,申城正是华灯初上好时候,整个城市因为绚烂灯光变得鲜活起来。但是灯光毕竟照射不到每一个角落,黑暗当中究竟隐藏着多少肮脏和罪恶,估计谁也说不清楚。

乔冠林兴奋地说道:“小孟啊,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厉害啊,我看称你一声赌神一点都不为过,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去澳门,去拉斯维加斯,很快我们就会成为世界上排名靠前富豪。”

孟星辉看了他一眼,冷冷说道:“你知道我是怎么赢吗?”

乔冠林眨了眨眼,说道:“你技术好,运气好啊。”

“狗屁运气,”

孟星辉说道:“你好歹也是名校毕业,智商按理说也不低,怎么就破不开这样局呢?什么技术?赌桌上所谓技术,就是欺骗,我每次都赢,绝对不是什么运气,而是因为我几乎每次都换牌,无论他们派给我什么牌,我都能换成我需要牌,用一句专业话说,我在出老千啊”“啊?你真出老千?”

乔冠林似乎意识到自己这句话叫得太大声了,缩着脖子往四周看了看,低声说道:“为什么我没有现你在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