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2 部分阅读(1 / 2)

于是季大官人停下了车,打开了车门,走了出来,摆出了一个自以为可以秒杀世上一切少女,实际看上去很白痴笑容,风度扁扁地靠了过去。

“hi,两位美女,今天阳光这么好,天气这么好,能不能赏脸接受我邀请,一起出去兜风啊?”

照理说,绝大多数女人见到开着限量版法拉利恩佐,长得很俊秀男人向她们开口邀请,都会感觉受宠若惊,要知道能开法拉利,不仅仅是有辆豪车这么简单,背后代表能量肯定不小,限量版恩佐,是随便谁都能搞到吗?山西煤老板有钱,你让他们去买一辆试试?事实上欧洲很多高端品牌为了自己品牌形象,是非常注意客户身份,没有一定积累,肤浅庸俗暴户,你给再多钱他们也不把产品卖给你。

但是季大官人这么殷勤问候,对于这俩女孩来说就像是一阵微风一样,连头丝也没吹起来,她们甚至都没看他一眼。

这令季大官人那强烈自尊心受到了重大创伤,心里道不可能,难道这么绝色两个小姑娘居然是伤残人士?是盲人呢还是聋哑?看来她们这样容貌气质连上天都嫉妒了,让她们有了缺陷,如果不是盲人或者聋哑,不可能对他季大官人视而不见,他不是在女人堆里一向最受欢迎吗?

所以他就仔细回忆了一下以前在电视上偶尔看到手语,拼命在林戴二女面前,一边比划一边嘴里还配合着:“我……想……邀请……你们……出去,玩……我滴意思滴……明白?”

戴紫嫣努力维持面部表情冷漠,但是心里差一点笑喷了,这哪个傻帽,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以为世上所有女人都该高看他一眼,装作看不见他就觉得人家肯定是伤残人士……真特么不知道哪里来自信,开辆破法拉利就觉得自己是情圣啦?我呸你一脸。

林淡烟更是对此无动于衷,对于她来说,只要来不是孟星辉,哪怕阿拉伯石油王子将他门国家所有黄金都托运来摆放在她面前,她依然不会有什么反应。

孟星辉老远就看到季铭轩在林戴二女面前拼命比划,也看到了他停在路边那辆法拉利,知道这肯定是沈兰君给季铭轩补偿了,想到季铭轩这王八蛋居然请杀手想要自己命,孟星辉就气不打一处来,心道正想找你小子呢,没想到你主动送上门来了,虽然现在还不是动你时候,但取点利息还是没问题。

于是他驾着自己帕加尼风之子,吱嘎一声停在了法拉利旁边,车门像飞机机翼一样向上展开,他走了出去,对着林戴二女展露了一迷人微笑,朗声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第305章戏耍衙内

当季铭轩那辆火红色法拉利停在路边时候,围观众人无不感到羡慕嫉妒恨,不过内心深处也觉得,也只有能开得起这样车,才配得起这样两名绝代佳人,看看浪漫爱情电影中,男主角都煞有介事地骑辆自行车载着女主角,但电影毕竟是电影,现实中,自行车是绝对拼不过宝马,更别说法拉利了。

季铭轩从车上下来,那副小白脸造型愈让观众觉得,这就是典型高富帅泡美女桥段了,更有中海大学知情男生慨叹,都说席校花林淡烟对男人从来不假辞色,没想到最后还是抵不住高富帅攻势,未免太让**丝一族绝望。

只是当季铭轩在林戴二女面前指手画脚,但两个女生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时候,围观群众一下子来了精神。

“咦,难道她们不是等这个男人?”

“没理由啊,难道法拉利都晃不晕这俩妞眼珠子?”

“你知道什么啊,人家这俩女孩家庭背景也很强悍,别说法拉利了,你就是开架私人飞机来,估计人家也不感兴趣。”

“我x,有没有这么夸张啊?”

“哥不怕告诉你,还就有这么夸张,在这俩妞手里,不知道倒下了多少高富帅尸体,虽然说大多数女人都会拜倒在高富帅面前,但并不代表所有女人都是这样,总会有例外,这两个美女就是例外。”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是中海人,她们俩是我们中海骄傲。”

说这话男生脸上忍不住浮现了高傲表情,仿佛林戴二女拒绝了高富帅邀约,他们也跟着脸上有光似。

但是,当孟星辉那辆哑光黑钛合金车身,如同科幻电影里概念车一般帕加尼风之子停在法拉利旁边时候,整个人群骚动了,震惊了虽然申海是国际大都市,但像法拉利恩佐和帕加尼风之子这样限量版豪车,也是非常稀有,尤其是这辆最新款帕加尼风之子,全球限量五十台,整个华夏国也就只有这么一辆,车身用是航空材料钛合金,全车都是手工制作,如同艺术品一般珍贵稀有,今天他们居然有幸见到这两辆豪车,实在是眼福不浅。

“哇塞,不会吧,这辆车是最新款帕加尼风之子啊,全球限量五十台,在洛杉矶车展刚刚亮相,国内居然就有这辆车了啊”有识货人顿时惊叫了起来。

“不会吧,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啊,难道这俩女孩太妖孽,居然要引起申海高富帅大血拼了?”

“也许这个人才是那俩女孩要等男人。”

“不可能,帕加尼风之子虽然比这辆法拉利更酷,但我们校花也会不为所动。”

人群指指点点对于孟星辉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了,所以他根本没有往那边看上一眼,帕加尼风之子车门像机翼一般向上缓缓升起,他从车里走了出来,微笑着对着林戴二女迎了上去,眼睛看也不看季铭轩,说道:“不好意思,然你们久等了。”

当那辆酷得掉渣帕加尼停在路边时候,林戴二女目光都被吸引住了,戴紫嫣对汽车比较有研究,低声跟林淡烟说道:“哇,帕加尼风之子耶,还是限量版,你猜这个人会不会是他?”

林淡烟对车没概念,但是女性敏锐第六感让她觉得车里坐极有可能就是孟星辉,算算时间,他也该到了,于是点点头,说道:“我觉得是他。”

所以当孟星辉从车里走出来,微笑着跟她们打招呼时候,两女同时展开了一个如花儿绽放般美丽笑容,迎着他走了过去,戴紫嫣格格笑道:“我们都猜车里人是你,还果然是你啊,听算换车了,原来是这辆啊,酷哦”“你怎么知道我换车了啊?”

孟星辉笑道:“消息很灵通嘛。”

“听张薇说啦,”

戴紫嫣微笑着给了他一个卫生眼,心道我还不是关心你嘛,继续说道:“我和张薇也是好朋友哦。”

孟星辉摸了摸鼻子,苦笑了一声,张薇和戴紫嫣本来是八竿子也打不着关系,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身边这些女人都很神奇地在一起扎了堆,貌似看上去还关系很好样子,比如说靳羽绯和洛冰,自从上次靳羽绯到警局里体验生活,和洛冰有了交集之后,两个人亲密地几乎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了,比如说张薇和戴紫嫣,本来两个人没什么关系,但是有一次他和张薇一起在学校三楼小食堂吃饭碰到戴紫嫣,三个人就坐在一起聊了一会,也就算认识了,两个女孩互相留了联系方式,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无话不谈闺蜜,不禁让孟星辉慨叹女人之间友情实在是神奇地很。

见孟星辉出现之后林戴二女反应热烈,人群中又有人说话了:“你不是说开辆私人飞机来她们也无动于衷吗?你看这俩妞脸上乐,跟盛开喇叭花似,还说无动于衷?”

“这怎么能一样?你不认识这个男生啊?他是我们学校孟星辉学长,人家可不是什么富二代官二代,人家是靠自己才华和努力,白手起家,跟那些背靠大树寄生虫有质不同,什么样女孩子喜欢他都理所当然。”

这男生说起孟星辉,比说起林戴二女时候感觉更自豪。

刚才质疑那男人嘟囔了两局,不吭声了,如果这个叫孟星辉真像这男生所说是白手起家,那还真没什么好挑剔质疑,只能暗恨自己没那么大本事而已。这个人肯定很少关注娱乐新闻,不然他不会不知道孟星辉是谁。

当孟星辉驾着帕加尼风之子出现时候,季铭轩心里就咯噔一下,心道这车怎么这么面熟?难道我看中那辆帕加尼就是被这个家伙截胡?奶奶滴申海居然还有敢跟我季大官人抢宝贝,倒也真稀罕了,必须要看看这个人是何方神圣,居然能让沈兰君那女人宁可冒着开罪我危险也要转让给他?要知道在衙内圈子里,面子是最重要,他此前订了帕加尼之后,已经跟圈子里朋友吹了牛了,说自己弄到一辆全球限量五十台帕加尼风之子,引得众人一阵艳羡,但是到后来帕加尼没弄到,却开回去一辆法拉利恩佐,虽然法拉利恩佐也并不比帕加尼风之子便宜,但那份独一无二感觉和意大利跑车特有贵族范儿却要稍逊一筹,虽然那些朋友见到车之后没说什么,但他们脸上表情已经告诉季铭轩,这次是真丢了脸了。

所以他心里早就将这个中途截了他爱车混球给恨上了,咬牙切齿地誓他日如果狭路相逢,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奈何沈兰君没有告诉他那个人是谁,所以他只能暂时隐忍着,他相信早晚会碰到这个人,因为申海富豪圈子说小不小,说大也不算大,帕加尼风之子那么独特,只要在申海出现他早晚都会知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时候再收拾他也不迟。

没想到这么快两个人就碰面了,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不光是截车这档子事,还有面前这俩美妞,他在这声情并茂比划了半天结果人家眼角都没夹他,但这个男人出现之后俩妞脸上就跟开了花似,**奇耻大辱啊,绝对是奇耻大辱,季铭轩自从懂事开始,都是在男人吹捧,女人谄媚之间长大,从来没受过这样挫折,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季大官人眼珠子都变绿了见孟星辉和林戴二女转身就要离开,季铭轩憋了半天火气一下子爆了,一个箭步窜到三人面前,高声叫道:“怎么着?想走啊?今天不给我个交代,谁都不能走”林淡烟和戴紫嫣两女下意识地往孟星辉身上依靠,倒不是说她们俩怕了季铭轩,只是女人遇到危险时示弱一种本能,不信你可以观察下,如果是单独一个人面对危险,那么女人表现地可能比大老爷们更有韧性也更冷静,所以你看看灾难电影中,最后能够逃出来可能都是女人居多,但是如果有男人在场,尤其是有自己心仪男人在场,她们就会表现地没有主见,小鸟依人,一副楚楚可怜样子,其中奥妙,只可意会,不可言谈。

“给你交代?我需要给你什么交代吗?”

孟星辉挑了挑眉毛,笑容不无讽刺,心道这个混世魔王确实很搞笑。

“你谁啊?这辆帕加尼在哪里买?”

季铭轩显然已经不认识孟星辉了,当初在“名流世家”被孟星辉当中羞辱了一次,尽管他曾经请人要过这个人命,但在一个小妞肚皮上使了一夜劲之后,他早就把这件事这个人忘到九霄云外了,在他概念里,既然他季大公子已经找人干掉这个人了,那这个人就不可能再出现在世界上,所以他也无需再挂心。

只是他实在想不到,这个世上总有些事情是例外。

“喂喂,两个人好像干上了嗨。”

围观人群中又是一阵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