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9 部分阅读(1 / 2)

现在庄瑾已经完全接受了萌萌叫孟星辉“爸爸”这个称呼,反正小孩子叫着玩,也没什么大影响,双方都心照不宣,只是彼此心里面是不是都有点异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才三岁小孩子,你给她定那么多规矩干嘛?只要不是太过分,她想干什么就让她干什么,这样才不至于扼杀她创造力和想象力,大家约定俗成一些教育小孩子习惯,告诉她这个不可以做那个也不可以做,未必就是正确,听话孩子长大以后没有战斗力。”

孟星辉振振有词地说道。

“是哦是哦,爸爸说有道理。”

萌萌在一旁拍着小手附和。

庄瑾抿嘴一笑,瞥了这一大一小一眼,嗔道:“好好好,你们两个小屁孩联合起来对抗我这个老太婆,我总是说不过你们。”

孟星辉皱着脸说道:“拜托,我可不是小屁孩,你就算是老太婆,大概也是世上最漂亮老太婆。”

萌萌再度拍手附和:“妈妈最漂亮了,到什么时候都漂亮。”

庄瑾忍不住好笑地摸了摸萌萌小脑袋,说道:“你这张小嘴,越来越像你孟叔叔了,就知道甜言蜜语说好听。”

三个人笑闹不停,说话间来到了公园附近必胜客欢乐餐厅,便走了进去,在服务员引领下找了一张靠窗桌子坐下,然后点了一份家庭套餐。

萌萌看来是真饿了,东西上来之后,吃得津津有味,看见她吃相孟星辉也被她勾起了食欲,爷儿俩居然比赛起谁吃相更凶残了。

庄瑾笑意盈盈地看着面前这一大一小风卷残云吃得西里呼噜,完全不管西餐厅里所谓进餐礼仪,有个服务生过来提醒,但孟星辉给理由是,既然你们叫欢乐餐厅,那么就是让人吃着高兴,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什么吃饭不得出声音啦,说话要小声啦,这么多劳什子规矩捆绑着,那谁还快乐得起来呢?虽然说西餐厅要讲究礼仪,讲究形象,但那是在外国,既然来到华夏国就得按照华夏国规矩,华夏人吃饭就是喜欢吆五喝六,豪爽又热闹,这才有气氛嘛。一番话把那个服务生说脑门直挂黑线,只好摇了摇头,无语地败走了。

至于这个服务生会不会说他没素质,土包子,孟星辉才不去管,事实上,他在娱乐技能学习空间里学会礼仪远比这世上大多数人知道都要多,但他却不愿意卖弄这种东西,既然庄小萌吃得这么开心,那么就索性让她更开心,至于礼仪素质之类,会比一个孩子心情更重要吗?

庄瑾显然明白了孟星辉用意,所以她第一次没有反对孟星辉做法,以前如果孟星辉纵容庄小萌,她是会站出来反对,但是今天,她完全体会到了孟星辉对庄小萌一番心意。

她吃得很少,并不是没有胃口,而是内心里被幸福和感动灌得满满,以至于连美食都无处容身了。

庄小萌吃饱之后,和邻桌两个双胞胎小男孩去儿童游乐区玩耍了,孟星辉和庄瑾相对而坐,庄瑾在孟星辉探究目光逼视下,脑袋低垂了下来,半晌之后,似乎是下了决心一般,抬头迎着孟星辉凝视,说道:“我知道你想弄明白关于我和肖健仁全部一切,以及萌萌来历,今天我就满足你。”

说完“今天我就满足你”这句话之后,庄瑾感觉到了自己语病,同时很不合时宜地想到了上次被眼前这个男人强行圈圈叉叉场面,脸上顿时一红,急忙甩了甩头,将这些少儿禁止画面以及念头甩掉。

“如果你不想说,我不强迫你,”

孟星辉眼神之中自有一股磊落气象,坚定地说道:“但既然萌萌叫了我一声爸爸,尽管不是真,但我依然对你们有了一份沉甸甸责任感,我希望你们过得好,不希望你们生活中会有什么痛苦经历,如果你们有了麻烦,我希望可以为你们解决。即便不是为了萌萌,庄老师,就为了你是我最敬爱老师,我也希望能帮到你。”

私下时候,孟星辉在庄瑾面前,大部分时间是抽诨打科,笑笑闹闹形象,很少像这样一本正经地讲话,此刻他这么动情一番话,就像一阵温暖春风,渗进庄瑾内心深处最柔软地方,她感觉鼻子一酸,眼泪都有点不争气地直往外氤氲。

她不得不学习某作家某作品中某主角做法,45度角仰望天空,这样眼泪才不至于流下来。

“今天我告诉你这一切,不是想让你为我们出头解决什么,星辉,你为我们娘儿俩做得已经够多了,没有你,我可能还是学校里一个被压制被欺负边缘教师,也不知道居住在哪栋杂乱公寓里,和萌萌相依为命,不像现在住着豪华公寓坐着豪华跑车上下班.jpg‘》,年收入达到六位数,过着富足而安定生活,而萌萌,也绝不会像今天这么开朗乐观健康,现在萌萌和遇到你之前比,简直就是完全不同两个人,那时候她敏感,沉默,忧郁,充满了不安全感,虽然看上去很懂事但我知道她心理是有阴影,再看看现在她,虽然淘气了许多但是她开朗了乐观了活泼了,她每一天都很快乐就连做梦时候都是嘴角上翘,这一切不是因为别,而是因为她有了你这个爸爸,星辉,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反对萌萌叫你爸爸原因,你为她做,远比一个真正父亲还要多,她在心里早就已经将你当成爸爸,我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资格反对她这么称呼你,以前我之所以反对,也不是因为别什么原因,而是因为怕影响到你,我们娘儿俩已经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如果再影响你声誉,那我真是无地自容了。”

“庄老师,我为你们做这一切真不算什么,我只是自内心地想为你们做点什么,不是想得到你感恩之类,如果再因此给你带来什么心理负担,那就更不必要了,事实上,你们也让我生活充满了乐趣,以前我一个人住那么大房子,大多数时候回家都很晚,因为早回家和晚回家都没什么区别,反正家里也就我一个人,但自从你和萌萌搬进来之后,只要没什么事情,每一次下班.jpg‘》或者下课我都是准时回家,我留零们给我带来家温暖,我想第一时间回到家看到萌萌小脸,喜欢看着你穿着围裙为我们做饭样子,喜欢和你们并排坐在沙上为一个不好笑动画片笑得前仰后合……我觉得,这才是生活,这才是家,如果说我为你们带来了一点温暖,你们很珍惜,那么你们给我带来是同样东西,我也很珍惜,所以,庄老师,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你有些低估了你和萌萌带给我幸福感。”

说到这里,孟星辉眨了眨眼睛,突然笑道:“庄老师,我们这是在开表功会吗?怎么有点互相吹捧味道?”

庄瑾愣了一下,随即捂着小嘴格格笑了,嗔道:“人家刚刚还被你说很感动,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就你会破坏气氛,你就不能让我多感动一会子吗?”

孟星辉笑道:“得了,待会你感动地泪流满面,这可是在公众场合,说不定别人以为我怎么欺负你了呢,万一有人正义感泛滥,把我当流氓打那就坏了,还是笑一笑比较好。”

看着孟星辉促狭表情,庄瑾就忍不住笑,见庄瑾一直笑个不停,孟星辉就说不会吧,我长得不喜庆啊,你咋笑成这样了?于是庄瑾就笑得更厉害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但就是忍俊不禁。

过了好一会儿,庄瑾才止住笑意,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和肖健仁之间事情,大部分你已经知道了,我们认识其实挺偶然,他是我同学,就因为他对我和别男孩子不一样,所以我觉得他好,后来他追得挺殷勤,我就和他在一起了,毕业之后就结了婚,我们问题,就是从结婚之后开始,其实在学校里时候,虽然名义上是情侣,但我们在一起时间也不是很多,因为我要准备考研究生,他对功课也很上心,我们大多数时间都在学习,所以对彼此并不是特别了解,直到结婚之后,我才知道,他原来那方面有问题,那时候我对这个也不是很在乎,不行就不行,对过日子没什么影响,只是他这个人自尊心强,或者说他过度自卑,所以这件事情除了我谁也不知道,连他父母也不知道,以至于结婚两年之后我还没有孩子,她妈妈居然有事没事找上门来,话里夹枪带棒,影射我是不能下蛋母鸡,他父亲也没事总在我面前说什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后来我受不了了,让他跟家里人说明真相,别再没事唠叨我了,但他不仅不同意,还对我了很大火,说了不少难听话。”

庄瑾虽然没饲些难听话是什么,但孟星辉可以想象得到,因为今天他已经领教了肖健仁那张臭嘴可恶之处,那压根就不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男人应该说出来话,简直跟泼妇下流胚子没什么区别,他暗暗搓了搓自己手,心道今天那顿耳光真是没白抽,这人压根就欠抽。

“自从那次开始,他以前一直在极力压制本性慢慢显露出来,我才现,原来他根本就不是他大学里表现那样彬彬有礼,胸怀宽广,他敏感,多疑,小心眼,坏脾气,还爱吃醋,有一次他看到我和一个男同事讲话,回到家就对我大雷霆,说我对人家抛媚眼,对人家浪笑什么,我气得简直要爆炸了,和他大吵了一架,但是这件事情弄得我直到现在和男人讲话心里还有阴影。我们之间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冷战,差一点就分手。”

孟星辉忍不住插嘴道:“都闹成这样了,你都没想到要和他分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