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8 部分阅读(1 / 2)

当孟星辉抽肖健仁嘴巴子时候,庄瑾愣在了当场,看着自己名义上丈夫被人当街抽耳光,她居然没有丝毫难过感觉,更多是痛快淋漓爽快感,活该,抽得好,这张臭嘴就应该获得这样待遇,让你还满口喷粪……刚刚肖健仁那段话真深深伤害了她,这一切又激起了她记忆中那些伤痛回忆,就因为她这副媚骨天生相貌,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个不正经女人,当别人欲求得不到回应时,就会转过来骂她是骚狐狸,**,装正经,她感到憋屈,她感到纠结苦痛,当初正因为肖健仁不是这么对她,才会让她心生好感,最终决定下嫁,没想到,他今天也这么说了,他说她是**,他说她偷汉子……原来他和那些男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她被骗了这么多年。

一直以来,就因为对那段岁月感恩,最起码肖健仁出现让她相信了这个世上还有看重她本质才华更甚于外貌男人,她曾经为此恢复了对生活信心,所以她很感恩,也正因为如此,无论肖健仁如何无理取闹,她依然没有提出分手,但是这一次,她心冷了,她无法再继续下去了……

只是,她可以看着肖健仁被打,却不可以看着他在自己面前被杀,尤其是死在盛怒孟星辉手里,星辉还有大好前程,不值得为这件事将一切都断送掉,所以当肖健仁向她传来求救信号时,庄瑾立刻惊醒过来,她急忙冲上去,用力地拍打孟星辉手臂,吓得眼泪顺着脸庞直往下流,嘴里哭道:“星辉,不要冲动啊,真真,求求你了,不能杀人啊……不值得……赶紧放开,庄老师求你了……我给你跪下了……”

庄小萌站在一边,虽然感到面前一切很可怕,但是她并没有嚎啕大哭,她只是静静地走到孟星辉身边,轻轻地扯了扯孟星辉衣服下摆,孟星辉一低头,便看到了萌萌那双如宝石般美丽大眼睛,小妮子居然冲着孟星辉展露了一个动人至极微笑,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但是孟星辉读懂了她意思,她是在说,爸爸,不可以那样哦,放了他吧。

坦白说,虽然是在盛怒之中,但孟星辉依然保持着冷静和清醒,他才不会为了这个死变态闹出什么人命官司,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做做样子,吓唬吓唬这个人渣而已,即便真要杀了他,也会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哪里会冲动到当街杀人程度?混到他这个份上人精,谁会这么傻?

所以当庄瑾娘儿俩都来劝他时候,他也就适时地收了手,肖健仁顺着墙壁滑了下来,踉跄了几下才站稳,张开嘴巴大口大口地喘息。

路边经过行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但都是淡淡地瞄上几眼,又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继续他们行程,申海人就是这样,很少出现围观这种国人喜好景象,每个人都脚步匆匆,对于眼前一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家庭纠纷,谁也不想上来凑这个热闹,即便是别人打破脑袋,又跟他们有什么关县?

不过,还是有人过来凑热闹,就是刚刚肖健仁从上面下来那辆银色b跑车,这个时候车门打开了,从上面走下来一个衣着考究,风度翩翩男人,他满面微笑,即便是走路姿势,看上去也仿佛经过千万遍训练一般,那么规范和一丝不苟。

孟星辉和这个男人四目相对,都出了一声惊“咦”声。

“孟总,原来是你啊,”

这个男人嘴角笑意更深了,“我朋友说看到了自己家人,所以当街下了车,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呢?是不是这中间有什么误会?”

“关总,你也在这里啊,幸会幸会。”

孟星辉一脸笑容,仿佛刚刚不快没有生一般,眼角瞥了一下正在呼吸新鲜空气肖健仁,心里疑惑,这个肖健仁看来跟大兴集团掌舵人关系匪浅啊,这下可热闹了。

这个风度翩翩男人赫然就是申海大兴集团新任总裁关牧原。

“孟总,我能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吗?”

关牧原脸上笑容不变,说道:“刚刚健仁说下来和家人说几句话,所以我在车里等他,但转眼之间,他脸颊就肿成了三倍有余,两颗牙齿也不翼而飞,我这个做朋友,如果不闻不问话,未免也太没有情义了,所以,谁来告诉我刚刚生了什么?”

孟星辉正要说什么,庄瑾肃容说道:“我来告诉你生了什么,肖健仁是我法律上丈夫,但我们分居已久,孟星辉是我学生,同时也是我老板,我房东,今天是我女儿萌萌生日,所以我们就陪她来大洋海底世界玩,出来时候,撞见了肖健仁,至于他脸为什么会肿,他牙齿为什么会飞,这个你应该问他自己,我想,如果没有原因话,别人也不会对他脸他牙齿感兴趣。”

关牧原深深地看了庄瑾一眼,虽然这个女人长得很媚很风流,但关牧原从她眼神中看到了一股圣洁之气,那堂皇气象不是装出来,孟星辉虽然少年得志,但并不是仗势欺人那种人,他霸气但不嚣张,绝不会无缘无故就出手把人打上一顿,如果不是肖健仁说了什么欠扁话,或者做了什么欠抽得事,孟星辉绝不至于当着他妻女面将他揍成这副熊样。

唉,这个肖健仁,什么都好,就是心胸狭隘这一点很糟糕,估计是看到老婆‘》孩子和别男人在一起像亲亲热热地一家人,又刺激到哪根神经,口不择言乱咬人了。

第281章掌掴贱人

“健仁,上车吧,先去医院把伤口处理一下,解决问题也不急在一时,总要先把伤看好,”

关牧原面上不动声色,淡淡说道。

肖健仁本来英俊脸肿成了包子,孟星辉出手之狠,动作之迅,着实出乎他意料,他并不是没想着闪躲,但是对方动作像闪电一般,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十几个耳光就已经挨到身上了。

现在他完全相信,以孟星辉身手,像他这样小体格再来十个八个也不够人家一只手招呼,内心暗惊,不知道庄瑾从哪里找来这样高手做靠山,真要动起手来吃亏肯定是他,不过,匹夫之勇从来不是他强项,反正跟这个小子梁子是结下了,以后慢慢报复他就是。

他恨恨地瞪了孟星辉一眼,从地上捡起了被打掉两颗牙,悻悻地往车子方向走去,路过庄瑾身边时候,咬牙切齿地留下一句话:“你一定会后悔”庄瑾紧紧地将庄小萌抱在怀里,寒着脸不理会他。

“孟总,有机会咱们再聊,我得先送健仁去医院了。”

关牧原在这种情况下依然维持着风度,如果按照正常人思维觉得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软蛋了,朋友被人当街打成猪头,居然连句重话都没说,但孟星辉却一点都没有看轻他意思,只是觉得这个家伙城府之深,实在到了一定境界了,这种人若想对付你,绝不会让你这么容易看出来,而且不动则以,一动就像毒蛇一般,一击致命。

“好,让关总费心了,请慢走。”

孟星辉面上也挂着淡淡笑容,表现地就像是刚刚事情没生一般,对于他来说,对付不同人是有不同策略,对付肖健仁这种人,他完全可以果断地出手教训,但是对付关牧原这种人,就跟他玩太极推手,你不是喜欢淡定地微笑嘛,那哥们就跟你玩笑容,看谁笑得更淡定,笑得更有型。

在这种情况下,双方谁也没提伤人责任问题,混到他们这个份上,绝不会再像普通人那样,打个110报报警,然后弄个轻伤鉴定报告,要求打人一方赔垫医药费,附带赔垫精神损失,对于他们这个层面人来说,做这种事情太过幼稚。

动用自己所有能动用力量,将对方往死里整,这才是他们这些人要玩游戏。

关牧原和孟星辉笑眯眯地告辞之后,上了车,脸色顿时就阴暗下来。

“牧原,枉我还当你是好兄弟,看见我被人打成这样,你居然连句公道话都不说”肖健仁显然是对关牧原表现不太满意,捂着腮帮子怒吼:“难道你堂堂大兴集团掌舵人,申海市委书记妻侄,还怕这个丨乳丨臭未干小子?”

关牧原冷冷说道:“丨乳丨臭未干小子?你知道他是谁吗?”

肖健仁没好气地说道:“我管他是谁,反正我跟他没完,王八蛋敢给我戴绿帽子,还敢当街把我打成这样,我不把他浑身骨头拆成一根一根喂狗,我就不是人特么这年头真是邪了门了,奸夫比正牌老公‘》还嚣张,你能相信世界上有这种事吗?老婆‘》和奸夫逛街被丈夫现了,奸夫居然冲上来把丈夫揍一顿?”

“肖健仁,麻烦你不要疯好吗?用你正常思维来看这个问题,依照我观察,孟星辉和你妻子不是那种关系,你之所以挨打,多半就是因为你被脑子里龌龊臆想冲昏了头脑,所以说了一些难听话,我没说错吧?少字虽然我不了解你老婆‘》,也没见过她,你也从来不跟我讲你家庭婚姻状况所以我也不太了解,但是今天见了她一面,是,虽然她长得事蛮像那种会来事妖精,但我可以断定,她骨子里是个贤良淑德好女人,现在她也许还没和别人生什么,但如果你再继续无理取闹,那么事情就不好说了,像这种事情,旁观者总是看得清楚一些,我个人认为,你正在一步一步把她推向别人怀抱”关牧原一字一顿,语气很淡然但又很冷酷,似乎想用最激烈言辞将这个朋友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