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7 部分阅读(1 / 2)

孟大官人注意力都被围观观众吸引了,因为是最后一场戏,杀青之后要出去吃庆功宴,所以亲友团全来了,张劲松来了,肥罗来了,庄瑾来了,庄小萌来了,洛冰来了,张薇来了,就连戴紫嫣和林淡烟都来了。孟大官人正微笑着和这些人打招呼呢。

“都准备好了吗?要开拍了。“尹厚德手持导筒喊了一声灯光摄像演员什么都是一通忙活,各自站上各自位置。

“《警花与未来大盗》最后一场,预备,开始”场记板清脆击打声传出去之后,最后一场戏开始了。

可能是孟星辉帮助她放松行为真起了作用,杨心彤融入情境度非常快,她持枪站在孟星辉对面,面对这张脸,她迅抓住了理智和情感矛盾纠缠情绪,因为在现实中她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理智告诉她孟总这样男人她爱不起,应该敬而远之,但感情却从不听理智,她正在一点一滴地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所以看到孟星辉入戏之后眼神,立马将她情绪唤起来了……

第262章呼之欲出

杨心彤精准情绪把握让坐在监视器后面赵保刚也很ji动,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屏幕,他知道,这个镜头肯定一遍过了,从男主角孟星辉开始,这些演员一个个都神了啊,个个都很争气,越是到关键时刻越给力,这部戏想不精彩都不行。

杨心彤冰冷眼神在回忆往事过程中越来越温暖,到了最后,她嘴角浮现了一丝大彻大悟般微笑,看向孟星辉目光柔情千斛,但是她依然举起了手中枪……

小庄位置在孟星辉右侧,中间只隔着一名饰演警察演员,当所有人注意力都被杨心彤吸引之后,小庄觉得自己机会来了,就在杨心彤举起手枪刹那,他如同锁定了猎物豹子一样迅猛地扑了过去,刹那间就来到孟星辉面前,藏在袖中匕倏地伸了出来,往他i0ng膛刺去……

“砰”地一声,杨心彤手中枪也响了,虽然孟星辉正沉浸在戏中情境里,小庄突然袭击让他猝不及防,但是他习武已久,面对攻击时肌反应度比大脑还要快,他先是退后了半步,小庄如影随形像附骨之蛆一般紧紧跟上,孟星辉正要作下一步反应,见小庄浑身一震,像是被人点了一样停在原地,脸上表情先是有些疑随即就是震惊,痛苦,然后扑倒在地,孟星辉定睛看去,惊讶地现小庄背后出现了一个弹孔,汩汩地往外冒鲜血,把背部衣服都染得有些暗红……

“啊……”

杨心彤尖叫一声,将手中枪扔在了地上,颤抖着说道:“不可能,不可能,这枪里怎么会有子弹……”

按照剧本,她当时瞄准方向正是孟星辉i0ng膛,很难想象,如果不是这个警察半路杀出,此刻倒在她枪口下应该是孟星辉了,她有些后怕,更多是疑剧本里这把枪安装是空包弹,事实上也是空包弹,真实子弹你也申请不下来,但这把枪里怎么会有真正子弹?

“都不要慌,我来看看,”

洛冰第一时间从从栏杆上越过来,先是戴上白手套,将地上那把枪捡起来,卸下了弹匣,快检查了一下,沉声说道:“这把枪里子弹被人掉了包,现在里面装全是实弹,这明显是有人蓄意谋杀……这把枪是谁送过来?”

尹厚德说道:“是道具师老陈,他在这一行干了十几年了,应该不会吧……”

老陈本来就在现场,事情生时候他也傻眼了,此刻见有人问,急忙站出来,说道:“我……我是……老陈,不是我……不是我干啊……”

洛冰掏出自己证件在他面前一晃,沉声说道:“我是市局刑警总队副队长洛冰,不要紧张,只需回答我问题,事情如果不是你做,我们绝对不会冤枉你。我问你,剧组除了你,还有人接触过这把枪吗?”

老陈使劲揪着自己头,眉头皱成一个川字,想了半晌,这才肯定地说道:“没有,自从这把枪申请下来之后,我就带在身边,一直没敢让人碰。”

洛冰继续问道:“那么你周围有没有见过什么可疑人?比如说,此前没有见过面陌生人。”

老陈还在想,尹厚德a口说道:“洛队,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当时我去跟老陈拿枪时候,瞥见了他身后有个陌生男子,当时虽然觉得他面生,但也没怎么往心里去,因为剧组也不是什么戒备森严地方,每天都会有群众演员进进出出,所以看到一个陌生人也没怎么想,现在看来,那个人最为可疑。”

洛冰急忙说道:“谁有纸和笔,能不能借我用一用?”

这个时候剧组人员都围了过来,赵保刚吩咐一个工作人员去取几张白纸和一只铅笔,递给了洛冰。

“你说说他具体样子,我来描绘。”

洛冰说道,然后尹厚德就努力回忆,描述那个陌生男子五官。

经过一番对比和修改,尹厚德指着白纸上那个头像,说道:“没错,就是长这个样子。”

洛冰点了点头,说道:“这个人相貌太过普通,扔在大街上很快就能隐入人群中,正因为如此,我觉得这张脸可能是易容化妆过,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条线索,我们下阶段要集中精力寻找这个人。”

她找了一个塑料袋将枪和子弹装了起来,说道:“这把枪也是线索之一,我们回去要查一查除了杨心彤指纹,还有没有其他人指纹。”

孟星辉已经打了120,因为洛冰就在现场,所以没有拨110,由她自己跟总部报告这件事,没过多久,一辆救护车呼啸而来,然后下来一批医护人员,将伤势严重小庄抬了上去,快地离开现场。

洛冰捡起了丢落在地上匕,装进了另一只塑料袋中,她左手提枪,右手提刀,在孟星辉眼前晃了几下,有点意味深长地说道:“看来想杀你人不少啊,又是刀又是枪都招呼上了。”

孟星辉摸了摸鼻子,微笑道:“俗语说人红是非多啊,谁让我红呢。”

洛冰气得踢了他一脚,嗔道:“你还笑得出来啊,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这两伙人撞了车,以你身手,可能那个拿匕杀不了你,但是那把枪却足以要了你命,我就不信你快过子弹。”

孟星辉沉不语,有梯云纵轻功和太乙真气护身,他不知道能不能快得过子弹,这种事情没法实验,他可不想没事冒这种险,不管怎么说,刚才那一幕无疑是非常凶险,如果不是那个潜伏群众演员冒出来帮他挡了这一枪,还真不知道最后结果会怎样。

“能跟我说算猜测吗?有没有线索可以提供?”

洛冰说道:“你应该清楚谁最有杀你动机。”

孟星辉沉默了半晌,和他有过节人当中,王牌组织老三,洛勇,季铭轩,甚至余则成,都有潜在可能只不过从作案手法看,更换了枪内子弹显然更专业,不是一般人所为,极有可能是专业杀手做,而那个持匕男子,更像是街头拼命额度其选择时机和最后额度出手,都是一副玩命样子,一股子江湖流氓匪气,根本不专业。

答案已经呼之yù出了,这两伙人,换子弹人肯定是高明职业杀手,而持匕那个是亡命之徒,前者九成是王牌组织人,后者多半是老三人。

但他不想跟洛冰说他猜测,以她个如果他说了出来,她可能会直接带人把老三父子抓了,然后满世界去查王牌组织,这样子会造成两种后果,一是容易打草惊蛇,二是有可能给她带来危险。

“暂时想不到什么,等我想到了会告诉你。”

孟星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