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 部分阅读(1 / 2)

正一筹莫展间,搁置在案头固定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我是星空娱乐黄艺韵,请问你哪位?”

黄艺韵接通了电话。

“艺韵啊,我是杜仲鸣。”

电话另一端传来杜仲鸣声音,听起来心情还不错,不像是还在生气样子。

黄艺韵后背立刻ing了起来,笑道:“原来是杜大哥啊,下午事情我觉得很不好意思,我们孟总呢他比较年轻,年轻人嘛难免比较冲动,您看……”

“下午事情是我不对在先,不能全怪你们孟总,”

杜仲鸣声音听起来很爽朗:“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想问一下,你看咱们什么时候开始工作呢?”

黄艺韵一下子愣住了,以前她又不是没跟杜仲鸣合作过,对他实在是太了解了,想听到他在别人面前承认自己错误,那简直比登天还难,这一次他是哪根弦不对了?是不是真呀?

“杜大哥,您意思是……您不生我们孟总气了?”

“嗨,我都四十多岁人了,跟一个小伙子生什么气,既然我们签了合约,杜某就有义务将分内工作做好,至于i人之间闹点小别扭,不影响大局。”

黄艺韵这才有了点真实感,她心里跟明镜一样,肯定正如孟总所料,他回去听了那两张cd,一个真正敬业艺术家,是不会拒绝优秀作品。

但她不知道孟星辉那边是什么意见,所以就笑着跟杜仲鸣说我跟孟总汇报一下,您先别挂,然后将话筒捂住,用手机拨了孟星辉号码。

孟星辉正在和祝和平等几个人在聊电影事情,看到黄艺韵来电就按了接听键。

“喂黄总,找我有什么事?是不是杜仲鸣跟你说要回来工作啊?”孟星辉笑眯眯地问道。

“哎呀孟总,我现在怀疑你是不是什么大罗金仙转世之类啊,这也算太准了吧?”

黄艺韵惊异地说道。

孟星辉笑道:“这有什么难猜,目前你手头最重要工作就是拍摄v,而这项工作最大阻力就是杜仲鸣,你这个时间打电话给我,多半就是为了这件事喽。”

“我算是真服了你了,”

黄艺韵笑道:“好消息,杜先生确实向我表达了要回来工作意愿,并且亲口跟我承认前面冲突是他不对在先,我跟他共事了那么多次,这还是第一次见他跟人服软哪,看来是遇到克星了。”

“他不是跟我服软,他只是跟音乐服软而已,”

孟星辉点了点头,微笑道:“他肯定是听了那两张专辑了,看来这人还没怎么变,对于艺术还是有追求,我早就说过,一个真正艺术家,绝对不会拒绝优秀作品。”

“是是是,孟总您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一切尽在掌握,”

黄艺韵笑道:“小女子佩服地五体投地。那您怎么说,要不要马上开工?”

“他现在还在不在线,在线话你把电话接到我办公室来,我跟他说。”

孟星辉笑道。

“他还在线,我帮您接进来,”

黄艺韵不放心地说道:“孟总,以工作为重啊,就当是给艺韵一个面子。”

孟星辉笑道:“你放心,我不是无理取闹人,不给谁面子也得给你面子不是?”

黄艺韵感激地说声谢谢,然后挂了手机,将杜仲鸣电话转接到孟星辉办公室,电话响了两声之后,孟星辉就接通了。

“喂,是孟总吧?”

杜仲鸣笑地说道:“刚我跟艺韵说了,前面事情呢就一笔勾销,大家都是男人嘛,你看,咱们什么时候开工啊?”

孟星辉捂住话筒,笑眯眯地跟祝和平他们说道:“说曹曹到,杜仲鸣杜大师给我打电话了。”

三大才子和小师妹听说杜大师主动给孟星辉打电话,顿时精神一震,虽然孟星辉保证说杜仲鸣会答应指导他们事情,但是每个人心里都清楚,杜仲鸣那个人是多么难搞,如果他那么好说话,业界也不会留下难伺候名声了,即便是他跟那些天王天后合作,也没听说给过谁多少面子,孟星辉就是再厉害,又能比那些歌坛大鳄们厉害多少呢?

所以就睁大眼睛,竖起耳朵等着欣赏孟星辉是怎么跟难搞杜大师斗法。

“嗨,杜先生,前面事情我早就忘记了,我这人从来不记仇,无论和谁都是吵过就算,大家工作理念不同世界观不同,有分歧是正常,有了分歧就难免争执,如果每一次和人争执都要生气那咱们岂不是要气死,”

孟星辉笑道:“可现在有个情况啊,因为杜先生你当时说准备回香港,不和我们合作了,我就信以为真了啊,您知道,像我们这种小公司,拖不起时间,拖一天就会损失不少钱,说不定就会把我们拖垮了,所以您塌准备毁约,我这边马上启动了b计划,签了几名业界年轻导演,我们正商讨具体事宜,准备开工呢。对了,杜先生,前面黄总给您送过去作品和v剧本,待会我派人去取啊,既然咱们要终止合作关系,事关商业机密,请杜先生原谅星辉失礼啊。”

“什么……这个……”

杜仲鸣一下子傻了,他没想到孟星辉居然动作这么快,他这边稍稍犹豫了一下,没有及时打电话过去,人家居然就找好备胎了,他很后悔昨天为什么不早些听到这两张专辑,如果早些听到,他就不会轻视孟星辉,也不会饲些没经过大脑思考账话得人家下不来台,现在好了,他耍大牌不要紧,人家直接把他一脚踢开,不准备跟他合作了。

这可是他从业二十年从来没有遇到过新鲜事儿,要说以前,如果他摆架子甩手走人,哪家公司老总不赔着笑脸装孙子将他给哄回去,谁知道这回就遇到这么个狠角宁可鱼死网破也不跟他低头,管你是什么业界大拿还是行业至尊,大爷就是不伺候你,你不干我找别人,难道华夏国会拍微电影就是你一个人啊?

见杜仲鸣脸色铁青地捂着话筒不吭声,艾米也觉得不对劲了,好奇地问道:“老板,生什么事了?那边孟总还是不肯息事宁人啊?不对啊,我看他不是心i0ng那么狭隘人。”

杜仲鸣苦笑道:“他倒没有因为那件事生气,可是情况更加糟糕,我前面不是说了准备毁约话了嘛,他信以为真了,所以就启动了b计划,请来了别导演合作,现在已经在商讨具体事宜了。都知道我说是气话啊,我杜仲鸣是说甩手就甩手人嘛。”

艾米嘴里嘟囔了几句,心道您老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哪一次稍微不顺心就说要跟人解约,只不过别人都低声下气求你回去,而这位孟总硬是不搭理您这茬而已,哼哼,这下遇到刺头了吧,后悔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摆架子耍大牌。

艾米知道要是依杜仲鸣脾气,人家话说道这份上,他早就扬长而去了,一家小公司居然敢当面拒绝他杜仲鸣,这口气他哪里忍得下?只是人家公司虽小,作品实在硬气啊,艾米知道老板是被孟星辉这两张专辑给彻底征服了,如果他这辈子要是不能拍摄这两张专辑v,绝对会后悔。

“老板,这件事情应该还有转圜余地吧,毕竟您只是说说气话,还没有解约不是吗?既然没有解约,那么合同法律效力还在,您可以问问那边具体情况,问问新来导演有没有签约,如果没有签约,咱们还是有优先权。”

艾米劝说道。

杜仲鸣眼睛一亮,心道是啊,我只是说说气话,又没真正解约,反正不管他怎么说,我就是一口咬定我那是气话,没有解约意思,我还就跟你赖上了,非拍这组v不行。fa。

第245章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孟总啊,你还是在生仲鸣气啊,难道真要仲鸣负荆请罪,你才能把这一张纸揭过去吗?”

杜仲鸣苦笑说道:“如果我没记错话,我们还没正式解约吧,既然还没正式解约,合同法律效力就还是在,孟总这么做,似乎有点霸道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