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部分阅读(1 / 2)

电话另一端,洛勇正艰难地练习走路,听了手下报告之后脸色顿时变得特别难看,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撤吧。”

收线之后,他脸色铁青,最近大家都在说自己妹妹和他死对头孟星辉走得很近,他还不怎么相信,但是这一次他信了。

妹妹啊妹妹,你算和谁走得近不好,非要和这个家伙?我该怎么办呢?

第226章未雨绸缪

也不知道是因为星空娱乐强硬态度还是什么原因,申海导报了那条新闻之后,面对质疑,并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回应,这种事情估计他们自己也清楚,一旦真折腾下去,对谁都不会有好处。

而且,他们手里到底有没有那几个爆料选手还是个未知数,即便是真有人爆料,那么她们是出于什么目,又有谁能说得清呢?这年头很多人为了出名连脸都不要了,更别说昧着良心说假话了。

申海导报沉默,让坊间和网络上支持星空娱乐声音更加理直气壮了,绝大多数人都已经相信了赵天悦记者观点,那就是星空娱乐确是被人泼了脏水,因为他们这段时间实在太红了。

经过了这一闹剧之后,星空娱乐获得了更多人同情和关注,本来没有关注这档真人秀节目观众也开始关注了,4日晚节目顺利播出后,收视率再度暴增,比前一天上升了一倍有余,那些等着看星空娱乐笑话人压根就没想到,这家公司就像是打不死小强,越是打压迸力量越大,那些负面消息倒像是故意为他们系列计划制造话题一般,让他们越来越红。

星空娱乐员工们对于他们老总孟星辉更加敬佩,要知道他才只是个20岁出头学生,遇到这么大挫折居然丝毫不乱,颇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大将风范,并且迅地布置了一系列应对措施,出手之快之狠,效果之显著,就连一些在业界纵横十几年老江湖都叹为观止,不得不说,星空娱乐打了一个漂亮翻身仗,这是一次足以让不少娱乐公司老总作为教科书一般研究危机公关,自这一战之后,再也无人敢小瞧这家名不见经传小公司,甚至有不少人隐隐觉得,中谊被这家公司挖了墙角,并不是没有道理。

那条新闻负面影响基本上已经消弭于无形,虽然还是有一些质疑声音但已经无伤大雅了,只是对于孟星辉来说,到此为止远远不能让他满足。

他原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让他变成死人,申海导报先是派记者张岩在新闻布会上捣乱,一计不成接着就造谣中伤,虽然说并未造成实质伤害,但那是因为星空娱乐应对迅,如果不是有警方好友帮忙,如果不是赵天悦鼎力相助,事态指不定向什么方向展呢,洛勇这个混球其心可诛,自从上次和孟星辉正面冲突吃了大亏之后,改变了策略,老是躲在背后放冷箭,倒真是挺让人头疼。

只要洛红兵屹立不倒,孟星辉就不能拿洛勇怎么样,这也是没办法事情,但是孟星辉知道,洛家父子迟早得完蛋,因为孟秋荻正在盯着他们,有了这个强大对手,洛红兵这头老狐狸也没几天蹦跶了,孟星辉决定,他一定要助孟秋荻一臂之力,让这两头恶狼加毁灭。最好是自己亲手送他们下地狱,这样才能消心头恶气,只是这样做有些对不住洛冰,但是在大事面前,也不能顾虑那么多了。

只是,在扳倒洛勇之前,先拔掉他几根毒牙,孟星辉还是没有任何犹豫,所以在危机公关尘埃落定,一切恢复正常轨道之后,他将丁虎叫到自己办公室,进行了一次长谈。

在家里有小孩子捣乱,在外面又担心隔墙有耳,所以孟星辉选择了他办公室,丁虎当过中南海保镖族弟丁武对这间办公室进行了全面布置,任何窃听设备摄像设备都不可能有生存空间,所以在这套房间内进行任何活动,都不用担心被外人监听或者监控。

“兄弟,你神神秘秘把我叫来,是不是又有什么坏水要冒啦?唉,这一次不知道哪个混蛋小子要倒霉了。”

丁虎跟孟星辉是生死弟兄,在人前对他保持足够尊重,但是在单独两个人相处时候还和以往一样随便。

孟星辉脸色一肃,说道:“虎哥,你和你几个兄弟,已经不适合呆在星空娱乐了。”

丁虎怔了一怔,本以为孟星辉是在开玩笑,但仔细一看,他不像是开玩笑样子,而且他也没必要开这种玩笑,顿时脸色一变,沉声说道:“兄弟,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如果是我丁家人做了对不起兄弟你事,大哥我一定不会轻饶他。”

孟星辉哈哈大笑,说道:“虎哥,瞧你吓脸色都变了,不是你想那样,对于你几个兄弟,我是打心眼里喜欢,有他们相助何愁大事不成,坦白说,有你们几个在身边就算是面对一支军队我都没有害怕感觉,他们个个重义轻生,全都是好汉子,怎么会做对不起我事情呢。只是你们几个待在星空娱乐太过大材小用,以你们能力,每次都被我当做临时保安用,我这心里过意不去啊。”

丁虎皱眉说道:“兄弟,能够保护你安全,我们哥几个全都甘之如饴,名分啥计较那些干啥。”

孟星辉摇了摇头,微笑道:“虎哥,你心意我明白,但是,让你们过来不是给我孟星辉当护院家丁,我是想和你们共同创业,说明白点,你们必定要闯出属于自己天下,这样我才能安心,还有另外一点,那就是,你们对于我来说,应该是一副别人看不透底牌才行,如果事事都让你们冲锋陷阵,让别人知道我手里有这一支力量,那么到了关键时刻,如果你们被有心人牵制住,那我还能依靠谁?真正王牌都是潜伏在黑暗中,然后在关键时刻在敌人意想不到时间和地点出现,一举打垮他们。你明白我意思吧?”

丁虎说道:“意思是明白了,就是我们不能待在星空娱乐,但你不会真让我们潜伏起来吧?”

孟星辉摇了摇头,笑道:“当然不是,这也就是打个比方,我对你们已经有了安排,我意思是,我出资,给你们开个正规安保公司,由你们来招收培养保安,不仅仅要培养一般场合需要保安,这家公司主要培养方向,应该是最顶尖保镖,要知道现在有钱人越来越多了,而我们这个国家社会矛盾目前比较尖锐,仇富现象也比较严重,所以聘请私人保镖已经成了富人们时髦行为,只是目前我们国家在这一块上人才培养还属于空白,他们大多数聘请也就是一些退伍军人,或者会功夫打手之类,真正专业保镖比较稀缺,如果咱们能将这一块人才空白给补上了,相信赚钱就不是什么问题了,你想想,有中南海保镖亲自指导,什么样保镖培养不出来?最关键是,我们有了这批人之后,不仅仅可以盈利,还可以拥有属于自己一股势力,想做什么事,那不是简单很多吗?”

丁虎眼睛一亮,满面感激之色,叹息一声说道:“兄弟,我就知道我没有白认识你,无论你用什么理由说服我,哥哥又何尝不知道,你这是真心给哥哥找一条出路啊,这样我也可以给跟我一起出来族人一个交代。兄弟你放心,我有信心将这个公司做起来,而且在培养他们时候就跟他们说清楚,他们真正老板就是你,一定要对你效忠将来无论星空娱乐生什么事,我们一定会冲在最前面”孟星辉摆手笑道:“虎哥,咱们自己弟兄,客气话不要多说了,钱我马上拨给你,由你来牵头成立这家安保公司,记住,普通保安我们也是要培养,将来申海酒店啊,夜总会啊,酒吧啊,迪厅啊,各大娱乐场所以及一些正规场所,都是需要这方面人才。”

丁虎怔了怔,说道:“据我所知,这些场合保安多半都是道上人啊,或者说是毛三爷人。”

孟星辉嘴角往下一撇,说道:“现在是在这样,将来可就不好说了。”

丁虎闻弦歌而知雅意,他人长得粗犷但心眼可不笨,听孟星辉这么一说,顿时眼睛一亮,说道:“兄弟,难道你准备动毛三爷?”

孟星辉微笑道:“毛三爷手底有不少人命案,不仅仅是我要动他,警方人也要动他,甚至孟副市长也早就想动他,要知道毛三爷可是洛红兵手下第一打手,如果把他连根拔起,打断骨头连着筋,洛红兵那老小子可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混黑*道人,最好是闷声大财,别想着浮出水面,毛老三最近行事太高调,大概是隐忍得久了,自觉羽翼也丰满了,所以谁都不放在眼里了,他不知道是,以前那些栽倒黑*道巨擎,就是栽在这个‘名”字上,这些人啊,毕竟是没读过多少书,格局太小,得了利之后就想要名声,幕后做久了就想走到台前,殊不知以目前华夏体制,能容忍一个黑*恶分子走到台前吗?毛老三团伙覆灭只是迟早事,当他们被连根拔起之后,申海地*下势力肯定要重新洗牌,那个时候,我们训练出这些保安就派上用场了,有警方支持,我们人要迅地控制这些地盘,把本来属于黑*道蛋糕,吞到我们自己肚子里。说我们是黑也不全对,说我们是白也有些出入,总之,我们就游走于黑白之间,用合法手段做我们事情,我们是保安,不是黑*道流氓,就这么回事。”

丁虎打了个响指,笑道:“兄弟,哥哥我这次是真服了你了,要说动手,哥哥我还能跟你拼个三百回合,要说这动脑子事情,我跟你比简直就是幼稚园小班水平,你这未雨绸缪,料敌机先本事,哥哥我恐怕这辈子是学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