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8 部分阅读(1 / 2)

“怎么了,副部级高官也是人,也要有娱乐方式,有人喜欢捞钞票,有人喜欢收藏古董,有人喜欢包*nai,有人喜欢去天上人间,我喜欢看玄幻小说,有什么奇怪?而且无论怎么看,我这种喜好还算是健康向上吧?”

孟秋荻淡淡笑道:“再说我也不是什么书都看,要有点水准才行,太小白我不看,就像你《武破天惊》这样书,要文笔有文笔,要情节有情节,人物刻画和心理描写都非常细腻,尤其是对于爱情描写,不亚于金庸那支生ua妙笔,这是你这部书最大亮点。”

“你这么说话,有点执戈者感觉了,麻辣,犀利,一针见血,”

孟星辉眨了眨眼睛,说道:“我还记得第一次聊天,你就跟我算是个‘i0ng大屁股翘’美女市长,当时我真以为你是个神经病。”

“咳咳……”

孟秋荻咳嗽了几声,美丽脸庞上浮现了两朵红晕,她刚开始在网上之所以肆无忌惮地跟孟星辉瞎扯,就是因为她从来没想过要和这个人见面,如果她早知道会和孟星辉有jia集,绝对不会那么肆无忌惮地讲话,也许是久居高位,习惯了在人前矜持,所以当孟星辉提起她另一面时候,让她略微感觉到尴尬。

孟星辉当然很清楚地看出了她这种尴尬,事实上他是故意,因为孟秋荻实在是太沉静了,太莫测高深了,她越是这样,孟星辉越是想看到她手足无措模样,即便是这种尴尬只是昙ua一现,很快又被她掩饰了下去,但能短暂地看到美丽淡定副市长大人害羞,也是一件很享受事情。

看见他眼神里促狭之意,孟秋荻给了他一个卫生眼,说道:“小坏蛋,你是故意吧,看见我出糗很好玩是吧?”

“哪有,”

孟星辉立刻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个厚道人。”

“你厚道?”

孟秋荻挑了挑眉说道:“你刚刚之所以邀请我跳第一支舞,是拿我来当挡箭牌吧,在那张桌子上女孩,无论你请谁跳第一支舞,都会造成不好结果,所以你聪明地选择了我,并且是打着为了公司应酬招牌,是吧,放着一帮如ua似yù美女不陪,非得来陪我这个老太婆,真是委屈你了啊。”

孟星辉暗中叹息一声,即便是背后有深厚背景,但如果自己政治素质不过硬话,孟秋荻也做不到现在高位,能在这样年纪做到这么高位置,确是有一套。

她只是轻轻扫一眼,就把他心思看了个通透,这么厉害女人,确是孟星辉生平仅见。

“你怎么能说自己是老太婆呢,如果老太婆都像你这么美,那敬老院还不被挤爆啊。”

孟星辉鼻中闻着孟秋荻身上淡淡幽香,似兰似麝,这应该不是什么香水味道,而是她身上天然体香,这股香气让孟星辉想起来书剑恩仇录中那个神仙一般香香公主。

“哟,怪不得这么多优秀女孩子都围着你,瞧这甜言蜜语说,水平不低啊,不过呢,你这一套也就只能哄哄那些未经世事小姑娘,我才不会上你当呢。”

孟秋荻嘴里说不上当,但是孟星辉赞美还是让她眼神中出现一丝欣喜。

孟星辉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个诚实滴银,高尚滴银,脱离了低级趣味滴银,怎么可能说什么甜言蜜语,我以你人格誓,我说每一句话,都是真实有效,绝不掺水。”

孟秋荻不解道:“为什么要用我人格誓?你不会让你自己人格誓啊。我怎么就觉得你说这话有些阴谋味道呢。”

“你是在官场上勾心斗角久了吧,所以在你眼里处处都是阴谋,其实没这么复杂,我之所以用你人格誓,是因为我觉得你人格很高尚,用这么高尚人格誓,才更有效嘛。”

孟星辉笑道:“我能问一下嘛,你身上涂是什么香水,也太好闻了吧?法国货?”

“我从来不用香水,”

孟秋荻嘴角出现了一丝不屑,说道:“尤其是不用法国货,奢侈品在某种程度上只能代表虚荣,不能代表品位。”

“没用香水你身上怎么这么香啊,你不会是香香公主转世吧。”

孟星辉趁机靠近了她,鼻子在距离她脖子很近地方仔细嗅着,孟秋荻整个身躯几乎都靠近他怀里。

“你干什么呀,这么多人看着呢。”

孟秋荻一只手撑在孟星辉i0ng前,仰起那张美丽至极脸,睁大眼睛瞪着他。

“你看看周围。”

孟星辉弩了弩嘴,孟秋荻顺着他努嘴方向往旁边看去,只见十几对男女已经在身边翩翩起舞了,一对一对沉浸在暧昧旋律之中,跳不亦乐乎。

“不是算跳第一支舞嘛,怎么有这么多人下来跳?”

孟秋荻诧异地问道。

“难道你没现音乐已经换了吗?这已经是咱俩跳第三支舞了。”

孟星辉微笑说道。

孟秋荻头装作转向一边,真是囧得要死,她居然没注意周围情况,也没注意自己已经和孟星辉跳了三支舞,她也不知是怎么了,为何会如此魂不守舍,看样子有人说对,快乐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她感觉只是短短一瞬间,没想到已经三支舞曲过去了。

快乐时光?难道她和这个年轻男孩子在一起,很快乐?

快乐吗?不快乐吗?她自己也不能确定,她唯一确定是,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现在这么放松过了。

“那我们回去吧,都跳了三支舞了。”

孟秋荻说道。

“等一会啊,等这支舞曲结束,如果我们这么中途离开,别人还以为我们俩生什么矛盾了,或者以为我对你耍流氓了。”

孟星辉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孟秋荻被他呵在耳边热气得心里,将脑袋往旁边让了让,嘴上不动声色地说道:“你一个小伙子对一老太婆耍流氓?谁信啊。”

以她英明,自然是知道孟星辉已经在有意无意地撩拨她,如果是其他男人,她恐怕已经毫不犹豫地当场飙了,但是孟星辉这么做,她却并没有觉得反感,除了略微有点慌和害羞之外,没有其他不良反应。

这是她来到世上三十多年来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她觉得新奇,也觉得刺激,所以尽管她清楚地知道孟星辉身躯靠她已经很近了,类似于贴面舞,但是她并没有表现地很抗拒,或者摆出生气表情。

没关系吧,别人不会看到,旁边这么多人挡住呢。孟秋荻心里面这么安慰自己。

但是,孟星辉和她这么亲密姿势,大多数人确实看不到,因为舞池里跳舞男女实在太多了,只是对于一直关注着孟星辉人来说,依然是逃不过她们目光。

沈兰君自从孟星辉和孟秋荻携手进舞池之后,目光就一直在他们身上打转,当然看到了两个人姿势亲密,她心里一沉:不会吧,难道孟市长跟孟星辉也有i情?不太可能吧,两个人年龄相差很大啊。

如果说没有,那么两个人现在姿势算是怎么回事?她对这位廉政清明常务副市长还是有过一番研究,知道这颗官场上冉冉升起政治新星并没结婚,而且i生活洁身自好,尽管女官员在官场上总是有这样那样绯闻传出,但是她却没有任何绯闻,据内部消息说这位美女市长从来没和任何男单独相处过,以她美丽和地位,垂涎她人一定不少,但是她从来没有给过任何人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