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6 部分阅读(1 / 2)

就连一向眼高于顶关牧原,也不禁感叹,孟星辉身边女人都太出色了,他本来以为华夏国不会再有比沈兰君再出色美女,但是来到这里他现自己错了,这四个美女随便拉出来一个,都不比沈兰君差。

这小子,事业先不说怎么样,这泡妞功夫已经秒杀他了啊,他跟在沈兰君身边这么多年,还没有搞定这个女人呢,但是这小子居然能同时让四个级美女心甘情愿地跟在他身边,这份功夫哪是他所能仰望?

沈兰君端着一杯酒,靠近了正在悠然品酒看风景孟秋荻身边,和她一起欣赏那棵圣诞树。

孟秋荻觉身边有人,回头看了一眼,沈兰君也适时回头,向她举了举杯,微笑道:“孟市长,没打扰你吧?”

孟秋荻举起酒杯,抿了一口,看着沈兰君也跟着抿了一口,然后说道:“无所谓打扰不打扰,我在这儿本来就没做什么事。”

停顿了一下,说道:“君石集团未来掌舵人,沈兰君?”

沈兰君微笑道:“孟市长日理万机,居然还能0u空留意我这种小女子,真是受宠若惊啊。”

孟秋荻嘴角浮现了一抹笑意,淡淡说道:“第一,我还不是国家领导人,谈不上日理万机,第二,你可不是什么小女子,你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经管系高材生,对于商业具有天生敏锐嗅觉,君石集团最近几个大手笔,背后都有你影子吧?如果没有你,我不认为你们君石集团可以压得住大兴集团。”

沈兰君不置可否地一笑,说道:“商场如战场,充斥勾心斗角你死我活厮杀,本来就不是特别适合我们女人,其实我对于商场并不是特别感兴趣,奈何父亲希望我接替,为了避免他老人家失望,我也只能勉力为之。”

孟秋荻深深地看了沈兰君一眼,对于她烦恼,似乎心有戚戚,叹了一口气说道:“勾心斗角你死我活,官场又何尝不是如此,我又何尝想趟这趟浑水呢?只是,长辈养育恩重啊,他们殷切希望着,而你恰好又具备这方面天分,又怎么能狠心不顾亲情,完全只顺着自己兴趣呢?那样岂不是太过自i。”

沈兰君凝视着她略微有些惆怅表情,叹息道:“别人都只看得到我们风光,谁能想得到,我们其实并不快乐。”

孟秋荻点了点头,说道:“尽管这么说有点矫情,但我确不是很快乐。无论是谁,让你一生从事你不喜欢工作,都很难真正快乐起来吧。”

沈兰君附议道:“最头大是,我们从事自己不喜欢工作也就罢了,还要和一帮大男人勾心斗角,惨烈厮杀,这就更加让人i0ng闷了。”

孟秋荻回眸看了她半晌,然后两个人同时“噗嗤”一笑,这两个美貌和智慧并重女郎,一个是商场上不世出天才,一个是官场上冉冉升起政*治新星,她们都在各自领域拥有无与伦比天分,但又非常不喜欢自己从事这份职业,只是不忍心违背长辈殷切希望,勉强为之,为此还放弃了自己兴趣和理想,她们到现在才现,终于找到了一个和自己境遇相同,可以完全理解自己知己。

短短时间,两个人就迅熟络起来,不再有开始拘谨,沈兰君拂了拂额前一捋秀,说道:“孟市长,我能冒昧问你一句,你本来兴趣是什么吗?”

孟秋荻说道:“在这样场合,别叫我孟市长了,叫我秋荻吧,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无需客气。”

沈兰君犹豫了一下,马上很洒脱地说道:“恭敬不如从命,我就不客气了。秋荻。”

孟秋荻微笑道:“这才对嘛。其实说出来你一定不相信,我本来理想就是做一名像司汤达那样作家,写出《红与黑》那样不朽名著。我这么说,你不会笑我吧?”

沈兰君愣愣地看着她,说道:“秋荻,你怎么连理想也跟我很接近,我本来最喜欢是雕塑,理想是做罗丹那样雕塑大师。咱们骨子里都是漫主义人啊。但现实是一个要在商场厮杀,满身铜臭,一个要在官场拼刺,一身血腥,看来人家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话一点儿也没错。”

孟秋荻点了点头,说道:“人生不如意事十常**,这也是没办法事,和大多数还在为生存奔b0老百姓相比,我们要幸福多,毕竟我们衣食无忧,生活富裕,偶尔还能在这样场合谈谈理想,忧郁惆怅一番,但是他们估计连谈理想心情都欠奉,因为在肚子没吃饱以前,所有理想兴趣之类一切都是浮云,还没有一袋大米来得实惠。”

沈兰君叹息道:“都说孟市长为官清廉,心系民生,看来一点儿都没有夸张,虽然说我们今生都错过了自己理想,但是我们如果通过自己努力,可以让更多人有实现理想机会,也不失为一个曲线救国好方法,那样我们牺牲和付出也会觉得值了。”

孟秋荻再度凝视了她半晌,然后说道:“兰君,虽然这是你我第一次见,但却一见如故,你很多话都说到我心里,以前我说这句话时候,多半都是在敷衍客套,但是今天我衷心地说一句,认识你我很开心。”

沈兰君眼眸亮,说道:“请允许我跟你说一句同样话,认识你我很高兴。”

孟秋荻说道:“跟你说了这么多,已经违反了我一向以来原则,那就是不跟下辖企业高层i下接触,不信你回头看看那些所谓企业家,他们估计现在都在盯着我们看,心里面不知道该怎么猜测了,他们估计在后悔,自己没有一个像沈兰君一样优秀女儿,可以靠近孟市长。”

沈兰君微笑道:“秋荻,我敢誓,这次接近你非关公事,没有带着任务过来,我父亲确是跟我说过,让我找机会跟你成为好朋友,但是今天,我是看着你背影,觉得这背影很美,也很孤单,有一种同病相怜感觉,所以就过来陪你说说话。没有别意思,而且我也能保证,以后跟你jia往不谈公事,我们只是用两个女人身份jia往,跟君石集团无关,你知道,像你我这样人,很难jia得到真正朋友,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知音,千万别因为莫须有原因搞砸了。”

孟秋荻抿嘴笑道:“我只是这么一说,根本就不怕这些人背后怎么说我,放心,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不会因为任何事请改变。不过,我刚才错误估计了形式,他们并没有往我们这个方向看,而是在关注另一拨人,你看看。”

沈兰君顺着孟秋荻努嘴方向看去,只见孟星辉带着四个美丽至极女孩子坐在场中一张桌子边,周旋其间谈笑风生,女孩子们不时被他逗得格格娇笑。

沈兰君点头说道:“俊男美女,确是容易吸引眼球,那四个女孩子确确实实是人间绝难怪那些男人们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孟星辉这小家伙,眼光倒不错,这些女孩子个个都是仙女级别,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认识。”

孟秋荻微笑道。

“嗯,这些女孩子都很优秀,而且看得出来都对他有点意思福不浅啊他……咦,又有一个女孩子过来呢。”

沈兰君说道。

在场地另一边,张薇鼓起勇气,昂地走到了孟星辉他们一拨人桌子旁边,微笑着说道:“我可以跟你们坐一起吗?”

四个女孩包括孟星辉都同时抬头望着他,齐齐一愣。

孟星辉何等精明,一见张薇眼神中冒出战斗小火焰,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这个一向有些自卑害羞姑娘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终于第一次走上台前,跟身边这些出色对手正式宣战了。

“坐吧坐吧,在一起热闹。”

既然来了,总不能将她赶回去,孟星辉率先开声邀请她坐下。

“张薇姐姐,你今天好漂亮。”

靳羽绯微笑着由衷赞美,确,穿着橙色礼服张薇娇如ua,和庄瑾在一起久了,身上拥有一种难描难叙小妩媚,这姑娘出落地越来越有味道了张薇笑道:“在你们面前,就别说我长相了,丢不起那人啊。”

洛冰笑道:“哪里哪里,你也很漂亮。”

“这位是我同班同学,现在是我们星空娱乐法务部总监助理,还是我兼职秘书,张薇。”

孟星辉将她介绍给了在座诸位。

秘书,这个字眼一出,几个女孩子目光同时聚集在了张薇身上,脑海里浮现了几句话:老板和秘书不得不说故事,风流老板俏秘书,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

第221章暧昧满桌

张薇皮肤细腻白皙,头在头顶扎了个两个弯髻,眼睛大而灵动,橙色这样鲜颜色一般女孩子穿着会很怪异,但是她穿起来却非常养眼,真就跟刚剥了表皮橙子一样,鲜嫩而充满汁液,让人很想一口咬下去,这么娇俏女孩,整天在孟星辉眼前晃来晃去,能保证他跟柳下惠一样坐怀不吗?

在座女孩个个冰雪聪明,一看张薇看孟星辉眼神,就知道她也是对这个家伙芳心暗许了,而且她目光中充斥小火焰,很明显是过来战斗,不然她为什么不在自己桌子上坐,非要过来凑热闹呢?这边明明已经很拥挤了啊,表面上虽然谈笑风生,但是暗地里硝烟弥漫,女孩子们已经悄悄较上了劲,但凡有点眼力价姑娘,如果不是也想加入战团,绝对不会凑过来碍眼。

可张薇无论怎么看都是一股聪颖劲儿,绝不是不知进退傻丫头。

关键问题是,这边女孩子个个都是人间绝一般姑娘没几分姿色和信心,也绝不会凑上来自找没趣,但是以张薇姿色却绝对不至于坐在她们中间被淹没,即便这四位都是极品名种ua,争奇斗妍光四而张薇是路边蒲公英,但她依然倔强地散出属于自己美丽。

戴紫嫣是经常看武侠小说,她自然看过鹿鼎记,当张薇坐下时候,她甚至在张薇身上感受到了双儿影子,双儿虽然不是韦爵爷身边七个老婆最美一个,但却是跟他相处时间最长一个,同时也是最得他宠爱和信任一个。

所以这个小姑娘绝对不可小觑,她身上有一股小家碧yù式亲切感和小清新,是她们这些出身高贵女孩所不具有。

洛冰和靳羽绯一左一右,坐在孟星辉身边,见张薇也坐了过来,一人伸出一只小手,不约而同地掐住了孟星辉腰间那块嫩孟大官人脊背马上直了起来,勉强维持面部表情,强忍着没有呲牙咧嘴。

“张薇妹子,作为你顶头上司,他有没有为难你啊?如果有什么办公室扰这样行为,你完全可以跟姐姐我说,姐姐肯定为你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