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 部分阅读(1 / 2)

孟星辉假装没听懂,顾左右而言他,他知道洛冰想让他承认她正牌女友地位,但是那边还有个靳羽绯杵着呢,他如果给了洛冰承诺,那靳羽绯怎么办?好吧,他喜欢洛冰,但他也喜欢靳羽绯,都说女人如花,他为什么在喜欢玫瑰同时,就不能再喜欢水仙了呢?没有道理嘛。

洛冰是他女人,这一点早已经成既定事实,孟星辉骨子里是有点霸道,一旦他认定了洛冰是他女人,那么这辈子她就得做他女人,什么当你找到喜欢人我就放你走全都是p话,要霸占就霸占到底,谁也别想跑。

但他现在真无法给出承诺,因为他是个重承诺人,所以有些话,大家心照不宣,还是不要说出来好。

洛冰叹息了一声,说道:“算了,我也不逼你,早知道像你这样男人,不可能没女人惦记,但我也不是轻易服输人,别指望我会安心做情妇之类不光彩角色,门都没有,凭啥啊,本姑娘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凭什么要给你这个大色狼做情妇?”

孟星辉笑道:“什么叫情妇啊,你说才难听,女人就是女人,跟情妇有很大区别……我说,咱们**,久别重逢,俗话说小别胜新婚,能不能别说这些扫兴话题,咱们温习温习功课好不?”

洛冰鼻子皱得像苦瓜,抗议道:“你能不能别这么流氓啊……啊嗯……”

冷不防孟星辉大手已经从她衣衫下摆伸了进去,准确而快捷地攀上了高峰,这个突然袭击让洛大警官淬不及防,出一声娇吟。

片刻过后,在洛大警官半推半就,欲拒还迎抗议声中,孟星辉将她剥成了一只小白羊,然后俯身压了上去,室内立刻响起了洛冰那略带哭腔呻吟低泣和孟星辉粗重喘息声……

第192章齐人之福不好享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孟星辉怒吼声和洛冰连绵尖叫声中,一切都归于沉寂,空气中散着浓密荷尔蒙味道,回荡着两个人粗重喘息……

洛冰像一滩烂泥般仰躺在沙上,浑身都是汗水,皮肤呈现不正常艳红之色,她一边喘息,一边娇嗔:“你今天也太禽兽了吧,想把人家折腾死啊?”

孟星辉点上了一根烟,吐出一连串漂亮烟圈,然后吹出一根烟箭,准确地穿进了这些烟圈当中,完成这高难度技术活之后,他嘴角浮现了一抹笑意,说道:“谁让你这个么长时间不来找我,憋滴。”

洛冰轻轻捶了他一下,说道:“我不来找你,你不会去找我呀,还是不是个男人,非得让人家主动,你不知道女孩子都是矜持嘛。”

“女孩子是矜持啊,”

孟星辉慢条斯理地:“你又不是女孩子。”

“我k,竟然说我不是女孩子,是哪个色魔刚刚在人家肚皮上爬上爬下五六次啊,要了又要欲求不满,吃干抹净转脸就说人家不像女孩子,”

洛冰气呼呼地说道:“典型忘恩负义,好了疮疤忘了疼。”

“你现在当然不是女孩子,你是**,还能称呼你女孩子啊?”

孟星辉斜睨了她一眼,撇了撇嘴说道:“你将我变成了真正男人,我也将你变成了真正女人,所以你已经不再是女孩子,而是女人。”

洛冰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眨巴了几下,难掩内心喜意,低声说道:“我……真是你第一个女人啊?”

孟星辉叹了一口气,说道:“在这个年代,22岁老处男已经很丢人了,我没必要往自己脸上抹黑。”

洛冰轻轻拍了他一下,喜滋滋地说道:“这还差不多,你也不吃亏啊,人家还不是第一次,而且你第一次就遇到个条儿这么顺,盘儿这么亮女人,你就满足吧……”

孟星辉笑道:“自打你从少女变成**之后,别本事没见长,这脸皮倒是越来越厚了。”

洛冰脑袋一把抱住了他,格格笑道:“我脸皮就是厚了,你怎么着吧,我告诉你姐姐可是个专一人,你也得对我负责,如果敢始乱终弃话看我不拿把剪刀把你给剪了。”

“哟呵,还敢威胁我是吧?”

孟星辉将烟蒂扔在烟灰缸里,一翻身将洛冰娇躯压在身下,邪邪笑道:“大爷生平最痛恨别人威胁我,不给你点惩罚,你不知道孟王爷长几条腿。”

洛冰被她翻转着趴伏在沙上,急忙求饶:“孟爷,大哥哥,求求你饶了小女子吧,真不行了啊,再折腾下去非没命不可……啊……”

又一轮狂风暴雨袭来,除了喘气和呻吟,洛冰已经无法说出完整字节……

良久,云收雨歇,洛冰如同一滩春水般瘫坐在孟星辉怀中,有气无力地说道:“你身边这么多女人……真能憋住啊?”

孟星辉一本正经地:“你把我孟星辉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见着美女就要扑上去色狼吗?”

洛冰马上回答:“你就是,不然为什么一见到我就扑上来?”

孟星辉给了她脑门上一记爆栗,说道:“你当然不同,咱们关系好嘛,一切水到渠成。”

“切,谁跟你关系好。”

洛冰给了他一个卫生眼,虽然言辞在反驳,但内心喜意却怎么掩藏也掩藏不住。

是啊,他身边是有很多女人,但能够上得了他孟星辉大床,不就是我洛冰吗?如果将这个消息爆出去,全国乃至全亚洲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要心碎,要知道孟星辉现在歌迷数量可是非常庞大,尤以女性歌迷居多。

这个男人虽然和其他男人一样这么色,但好就好在他并不是个用下半身思考俗物,他内心深处有自己原则,不会随便乱来,光是这一点就令洛大小姐很满意,也很喜欢。

当警察工作这么忙,而且又没什么规律性,因为犯罪分子不会一天只工作八小时,节假日一样休息,所以她们当警察,尤其是刑警,就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一个命令叫出去,面对腥风血雨,她不能够时时刻刻陪在孟星辉身边,甚至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可以陪着他,所以内心深处时常会有一种不安感,担心孟星辉会被别女人抢走,虽然表面上她很坚强,很干练,但其实她感情世界是很脆弱,长这么大,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男人,如果这个男人移情别恋,抛弃了她,她都无法想象自己还能不能支撑下去。

两个人拥抱着坐了一会,洛冰感觉到孟星辉“某方面”又有要抬头迹象,急忙跳了起来,抓起衣服就往洗手间跑,孟星辉强壮和凶悍让她难以招架,刚刚那一通挞伐已经折腾掉了她半条小命,如果再来一次,她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看见明天太阳,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鬼子太凶残,姐姐先躲了再说。

孟星辉见她赤1u0着身子逃跑背影很狼狈也很搞笑,哈哈大笑了几声,从昨晚到今早,被庄瑾这个尤物撩拨起来欲*火终于有了很好宣泄,积攒了这么长时间子弹几乎全部打光,但这不仅没有让他感到疲惫,反而感到神清气爽,精神健旺地很。

不得不说,他对洛冰是极为满意,这么极品身材和皮肤,用起来简直yu仙yu死,死完再死,而且又因为常年运动,所以体质也很好,跟他肉搏了七八个回合才败下阵来,这已经是很了不起成就了,要知道他可是经过基因优化过完美人类,说人也不为过,又有精湛内功护体,上了床之后简直就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战神,如果不是洛冰,换成靳羽绯或者林淡烟庄瑾这种弱质女流,估计一两个回合过后就要丢盔弃甲娇声讨饶了。

而且洛冰这妞很聪明,知道进退,从来没有逼他确认什么,或者给个名分之类,偶尔扯到这方面,也不是很坚决,孟星辉稍微耍点花枪,就绕过去了,如果是以前,他能得到洛冰这样女人,估计就会感觉到祖坟冒青烟了,肯定会供奉在家里当女神捧着,但是现在他已经达到了另外一个高度,身边美女个个都是女神级,若要他为了其中一个而放弃整片森林,那他肯定是不同意。

虽然说很多女同胞听了要不高兴,但是目前人类社会依然是父系社会,男性为尊,只要是有本事男人,身边都绝不会只有一个女人,比如说现在很多官老爷们,哪一个不是情人满地走,小三多如狗啊,孟大官人将来要站在世界之巅,女人少了岂不是很不拉风?

他身心都得到了满足,回味着洛冰那狂野而性感娇躯带来**滋味,抽着事后烟,时不时嘿嘿地笑几声,正得意间,突然听到门响声音,他急忙套上了背心和沙滩裤,不然被别人看见他赤身**样子,无疑是很失礼事情。

靳羽绯进了客厅之后,看见孟星辉正睁大眼睛看着他,莞尔一笑,说道:“怎么了,我事先没有打招呼就过来找你,是不是有点意外?”

突然皱了皱眉,用一只小手在鼻翼下扇了扇,说道:“这什么味道,怎么怪怪。”

孟星辉苦笑着摸了摸鼻子,心道真是太意外了,怎么会不意外,幸亏你晚来了一会儿,如果早来个十分钟,那可热闹了,估计要被捉奸在床,那还不知道是怎么混乱一种情形。

看来如何在安全状态下左右逢源,应该是孟大官人以后要重点研究课题啊,这些姑娘哪个都不是省油灯,如果醋海生了波澜可够他喝一壶。

齐人之福,不是那么好享。

“你说味道啊?”

孟星辉举起了手中剩下半截烟,说道:“我这不在抽烟吗?估计是烟味。”

“不是烟味,”

靳羽绯吸了吸鼻子,说道:“我鼻子很灵,这个味道很奇怪,以前从来没闻到过,但可以肯定绝不是烟味。”

孟星辉暗中汗了一下,也幸亏靳羽绯这丫头没有性经历,有经验女人一闻肯定就分辨得出,明明就是**贴身肉搏之后散荷尔蒙气息嘛。

“是吗?我也不知道,太久没打开窗子了,空气不新鲜,”

孟星辉走了过去,装模作样地将窗子打开,然后走回来,微笑道:“喝什么饮料?我给你倒一杯。”

“谢啦,我不渴,”

靳羽绯先是展颜一笑,随即走过来,将他夹在嘴边半支烟取下来,嗔道:“不要抽太多烟,对身体不好,我记得你以前不抽烟啊。”

孟星辉笑道:“我只是偶尔想耍帅时候抽一抽,你不觉得我抽烟样子特忧郁,特颓废,特有气质吗?”

靳羽绯白了他一眼,随即捂着小嘴咯咯笑道:“孟星辉同志,你越来越自恋了哦。”

孟星辉正要和她调笑两句,浴室门突然开了,洛冰穿着一件浴袍走了出来,边捋着湿湿秀边说道:“喂,我洗好了,你也洗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