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2 部分阅读(1 / 2)

这千载难逢好机会,就这么白白溜走了。

他只想很快就进入梦乡,度过这折磨人漫漫长夜,只不过抱着庄瑾这样绝代尤物,想那么快入睡也不是件容易事,心猿意马在所难免了。于是他开始想庄瑾说那个秘密,她都说了,现在丈夫从来没碰过她,甚至连手都没牵过,那么庄老师到现在极有可能还是chu女,这个消息爆出去,估计中海大学牲口可能要疯掉了,自从得知庄瑾结婚消息,不知道有多少人诅咒她老公木有小**,或者本来有小**,练辟邪剑谱给练没了……没想到他们诅咒还真成现实了,庄老师丈夫,有小**跟没有小**也没什么区别。

关于庄小萌来历,依孟星辉猜测应该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萌萌是庄老师收养,另一种可能就是人工受精,至于庄老师红杏出墙,找别男人借种生孩子,这种可能性孟星辉认为基本为零,以庄老师品行和节操,她绝对不会选择这条路。

至于究竟是收养还是人工受精,孟星辉还不能确定,萌萌虽然是个美人胚子,但相貌跟庄老师相似地方不多,也很难肯定她就是庄瑾亲生,但是女儿一般都像爸爸,从这一点也无法确定她们就没有血缘关系,何况现在萌萌还小,都说女大十八变,也许她长大了相貌会变呢?

红颜薄命啊,以庄瑾这种人品学历,婚姻生活竟然如此失败,实在让人唏嘘。

想着想着,酒劲泛了上来,眼皮逐渐沉重,最后总算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晨,当一缕阳光从窗帘缝隙之中射到脸上时候,庄瑾醒了,她睫毛扇了几下,缓缓睁开了眼睛,适应了一下室内光线之后,现这间房子并不是自己份卧室,尽管脑袋还有些晕乎,但她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感觉胸*部有什么火热东西覆盖在上面,急忙低下头看去,只见一双大手从身后探出,伸入到她上衣之中,推开了自己罩罩,紧紧地握住自己双*丨乳丨,偶尔无意识地揉捏两下,揉得她浑身一阵酥软……

什么情况?庄瑾吓得要死,猛然回头看去,只见孟星辉脸就在距离她只有几公分地方,呼吸平稳,嘴角露出暧昧笑容,看情形好像做了什么旖旎*梦,而且貌似在梦中得手了。

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到了他房间,躺在人家怀里?他……他……不会是对我做了什么难以挽回事了吧?

庄瑾大惊失色,急忙伸手往下面一探,顿时松了一口气,心道还好,裤子还在,看来没有生什么可怕事。

一根火热硬挺东西就顶在她臀部,虽然她到现在也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就算是再没有经历人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庄瑾脸上顿时涌上了几多红晕,她忸怩地转了转身体,想从孟星辉怀抱中脱困,没想到孟星辉那双作恶大手抓更紧了,还顺势揉搓了几下,揉得庄瑾心尖都跟着颤抖起来,她咬紧牙关才忍住没呻吟出声……

她从来不知道,这个地方被抚摸感觉竟是这般美妙,她身体素来敏感,有时候自己洗澡时候偶尔摸到都会无法自已,但是自己偶尔抚摸和被一个男人抚摸感觉还是有很大不同,境界天差地远,她此刻很犹豫,很想将孟星辉叫醒,赶紧从这样囧状中脱离,但又有些舍不得这**滋味,犹豫纠结了半晌,她依然没有下一步行动……

脑海中记忆逐渐恢复,她记起了昨晚喝醉酒后生一切,她好像给他倒酒时候摔倒在他怀里,然后就赖在人家身上再也没起来,自己好像还**似地摸了人家那里一下……男人那个地方真奇怪,平时看不出来有啥,怎么兴奋时候那么吓人呢……哎呀,想什么呢,骚了真是,羞人……然后生什么了?嗯,好像趴在他怀里睡了,其实并没有睡得很深,他抱着自己回房,然后她贪恋这怀抱温暖,不肯放开他,于是他没办法,将她抱回了他房间,相拥而眠……

她知道,昨晚他有无数个机会可以占有她身体,如果他真想要,以她昨晚状态,绝对没有力气抗拒,他想要吗?从他身体反应来看,他是极为想要,估计那根到现在还张牙舞爪东西,一夜都没能消停,他那根宝贝,是充满力量,充满侵略性,对她身体充满渴望,她能感觉得到……

但是他没有那么做,他没有趁人之危,他没有强迫着和她生点什么,这让庄瑾心里竟然出现了一丝失望情绪,但失望背后,更多是对孟星辉感激,是对他品行极度肯定……

好吧,虽然他还是占了一点便宜,但庄瑾知道,这肯定是睡着以后习惯性动作,在他睡着之前,什么也没有做,那个时候庄瑾还迷迷糊糊没有睡着,她能感觉得到……

这世上毕竟还是有不仅仅是垂涎于我身体男人,好男人还是存在,身边躺着这个就是,他在这种状况下,依然能抑制住自己欲*望,该是多么了不起事情,要知道,自己这块肥肉就放在他嘴边啊,只要一伸嘴就可以咬得到,但是他硬是没咬,他不是不饿而是饿得要命,他也不是没这个能力而是胃口很好,但是就在这样情况下他都能忍得住,庄瑾觉得欣慰,觉得感动……

这世上,毕竟还是有男人没让她失望。

她笑了,眼中含着泪,她双手摁住了孟星辉大手,在自己那滑腻坚挺**上来回抚摸,她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心态,也许是因为感激,也许是因为感动,也许是因为她自己也很享受这种接触,总之,这么好男人,给他点福利,又有什么关县?

孟星辉如果知道他昨晚上忍耐换来庄瑾全身心敬服,并让她重拾了对男人信心,对幸福憧憬,一定会觉得自己牺牲很值得,他目达到了,只是他此刻并不知道,他只知道又一轮折磨开始了,其实庄瑾醒了没多久他就醒了,醒来之后觉自己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到人家庄老师衣服里面攀登高峰去了,不由得一阵面红耳热,奶奶滴,说了不干坏事,怎么不小心又占了人家便宜?不过没过几分钟,庄老师居然按着他手在她身上抚摸,这让孟大官人鸡冻了,震精了,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昨晚喝醉了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倒是可以理解,可以一夜过后,她应该已经醒酒了啊,在清醒状态下还这么做,不由得让孟星辉感到诧异……

不过,尼玛手感真好啊,和洛冰对比起来,大小差不多,但是洛冰可能因为常年运动关系更加坚挺有弹性,而庄瑾给人感觉就是温腻绵软,软把人心都融化了……

终于,在感受到了极致舒爽后,两个人同时出一声呻吟。

“你醒了啊?”

庄瑾急忙回头,脸上红晕一直延绵到耳根。

“不管了。”

孟星辉嘴唇凑过去就要往庄瑾嘴唇上吻去,谁知道庄瑾如同泥鳅一般,突然从他怀中溜出,捂着嘴巴“格格”一阵娇笑,嗔道:“小猴子,昨晚上还挺老实,早上起来就想使坏啊,这样可不乖了哦,姐姐不喜欢。”

她给了孟星辉风情万种一瞥,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伸手到衣服里面将被推倒颈部小罩罩重新回归原位,嘴里嘟囔:“坏蛋。”

在孟星辉幽怨目光中,庄瑾抿着嘴娇笑着跑了出去。

“那些男人没说错,真是个妖精啊。”

孟星辉用被蒙着脑袋,恨恨地嘟囔了几声。

吃早餐时候,孟星辉和庄瑾目光几次在空中相遇,但都有点不好意思地转向别处,虽然没有生什么难以收拾事情,但是毕竟相拥着睡了一夜,而且明显越过了师生该有界限,两个人心中都有一种暧昧难明情绪,不过这种情绪带来不是彷徨害怕纠结这样感觉,而是愉悦,甜蜜情绪体验,还有一点偷偷摸摸小刺激……

庄小萌目光一直在他们两个人之间逡巡,突然细声细气地说道:“妈妈,你昨天晚上是不是跟哥哥睡?”

“噗嗤”一声,孟星辉和庄瑾口中稀粥同时喷了出来。

“不是不是,妈妈自然是跟萌萌一起睡,你瞎说什么呢。”

庄瑾装作很生气样子,其实心虚不得了,她担心萌萌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是吗?”

萌萌眉头皱了起来,说道:“我早上起来时候,摸了摸身边被窝,现是冷,跟以前不同,以前妈妈起床之后,被窝都还是暖。”

庄瑾和孟星辉对视了一眼,都能对方眼中看到了惊奇,这个小丫头才几岁啊,就这么厉害了,这要长大了还得了?什么柯南什么福尔摩斯统统都是浮云啊。

庄瑾倒是放下心来,只要她没看到什么就不怕,纯粹推测话没什么关系。

“昨晚和你阿辉哥哥喝了点酒,今天早上头有点疼,所以起得早了些,”

庄瑾微笑道:“以后这种话不可以乱说哦,让别人听到了不好。”

“妈妈,我们是一家三口对吧?”

庄小萌喝了一口牛奶,抬头问道。

庄瑾尴尬地看了一眼孟星辉,见他微笑着点了点头,于是说道:“嗯,我们是住在一个家里三口人。”

她故意偷换了一下概念,要知道一家三口是一回事,住在一个家里三口人又是另一回事,只不过庄小萌对这种事还没有辨别能力,闻言很开心地说道:“我们班同学一家三口都是睡在一起,妈妈,以后也让哥哥和我们睡在一起吧,这样等萌萌睡着时候,你就可以搂着哥哥睡了,萌萌怕妈妈孤单。”

庄瑾闻言,先是怔了一下,随即大眼睛里氤氲出了泪花,萌萌真是个懂事孩子,这么小就知道妈妈孤单了,她永远都不会后悔拥有萌萌。

“妈妈,你怎么哭了,是不是萌萌说错话了?”

庄小萌一看妈妈眼泪都流出来了,吓得小嘴一瘪,也要哭起来。

“没事没事,你别哭啊宝贝,妈妈是高兴,这人啊,高兴时候偶尔也会流泪,因为萌萌小宝贝你懂事,所以妈妈开心。”

庄瑾急忙抱住了萌萌。

“这样啊,”

萌萌破涕为笑,说道:“那妈妈就让哥哥和我们一起睡吧。”

“哥哥不能和我们一起睡哦,他不是萌萌爸爸,只有萌萌爸爸才能和我们一起睡。”

庄瑾咽了一口唾液,她也不敢回头去看孟星辉,这种事真是尴尬,如果没有早上事倒也没什么,童言无忌嘛,但偏偏昨夜他们确是在一起睡,而且早上还生了点友谊小旖旎,这事情就值得玩味了。

萌萌这鬼精灵,似乎什么都知道了样子,这个建议时间拿捏地可真是准。

“妈妈骗人,爸爸从来没有和我们一起睡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