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1 / 2)

也难怪《武破天惊》会在网络上这么火,孟秋荻作为资深“梦工厂”粉丝,一直追看到现在,只觉得这部小说情节如煮开水,越煮越沸,虽然每天更新两万字但字字珠玑,绝不掺水,无论是宏观布局还是细节都处理地异常精彩,每个人物也都跃然纸上,栩栩如生。

她愈惊异于作者孟星辉那浩瀚如海大才,脑海中对他形象进行过无数次勾勒描绘,她虽然知道自己下属石国辉见过孟星辉,但她并没有去询问孟星辉长相,如果她这么问了,石国辉一定会非常奇怪。

她有想过孟星辉像金庸那样一派斯文,宗师气度,也有想过他像古龙那样头大如斗,奇形怪状,但惟独没想过他有一张堪比约翰尼.德普那样妖孽俊脸。

以前有看网文姑娘说过,看到偶像那优美到让人心碎文字,以为他不说帅过金城武,最起码也堪比刘德华,哪想到视频之后,屏幕上却出现一张吴孟达脸。

珍惜生命,远离视频,几乎所有看过网文作者美眉们都这么说。

都说理想要远远高于现实,但对于孟秋荻来说,情况却恰恰相反。

现实中孟星辉远比她想象更加耀眼……

第177章新戏筹拍

更让她意料不到是,孟星辉不仅是金庸之后新武侠宗师,还是网络流行音乐之神,并且还是神秘华夏古武高手,最神奇是,居然一不小心成了她救命恩人。

武侠宗师,武林高手,音乐之神,级帅哥,当这几个词汇聚集在同一个人身上之后,产生效果是极为惊人。

就连孟秋荻这种久居上位,阅人无数人精,都没见过任何一个年轻男子比孟星辉更妖孽。

他不知道在现代社会这种教育环境下,是什么样家庭才能培养出孟星辉这种鬼才?

不管怎么说,对于和孟星辉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会面,得知对方是这样一名优秀青年,她内心是欣喜,是雀跃,但作为一个高明政客,她非常善于在人前掩饰自己情绪,所以从外表上看,她波澜不惊,她淡然处之,然而事实上,她每一根汗毛孔里都往外喷喜意。

如果在网络上,她肯定像时下很多小姑娘一样和孟星辉神侃,会表达对他仰慕崇敬之情,甚至依然可以说得出“我是胸*大*屁*股*翘美女市长”这种麻辣话,但在人前,她却是另外一个孟秋荻。

如果孟星辉要是知道网络上那个说话麻辣无比“执戈者”就是面前这个雍容大气美丽女郎,眼珠子估计能掉出来。

戴紫嫣为人虽然单纯,但心思转得却不慢,见身边两个人同时陷入了沉默,偶尔视线相对,又装作若无其事地转开去,她目光在孟星辉和孟秋荻之间转来转去,想现点蛛丝马迹,但最终什么也没现。

她本能地觉得这两个人之间有些不对劲,但是问她哪里不对劲,她又说不上来,要说对付网络病毒她绝对是世界一流,若说对付男女关系,她也就幼儿园小班水准,她只是凭借女性天生第六感,敏锐地感觉孟星辉和孟秋荻之间气氛有点异样,但她还无法像一些目光如炬人精一样,看得出真正问题所在。

其实她心里也有自己问题,本来她觉得孟星辉既然是林淡烟看上男人,她作为姐姐,根本没打算有什么想法,谁知道这家伙居然就是那天晚上救她飞刀高手,这个问题可严重了。

她永远能够记得,当时她是多么绝望,都准备碰石自尽了,但是一道如同彩虹般绚烂刀光闪过,然后她就得救了,她心情一下子从地狱升到天堂,那个男人背影带给她强烈安全感,她很难描述地清这种感觉,但她知道,自己迫切地想找到那个人,想看看他脸,想倾尽自己所有来感谢人家。

她有时候甚至在想,如果那个男人提出让她嫁给他,她估计也会同意,没有他,连小命都没了,还有什么是比命更重要?也许戴紫嫣很单纯,所以她人生哲学也很单纯,受人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大恩?

虽然她也显得很淡定,但她心中早就乐开了花,因为她终于找到了飞刀高手,原来那个人真像校内网上同学猜测那样,就生活在中海大学校园内,只不过不是大家猜测园丁,看门大叔,食堂厨子,而是和他们一样是名学生。

这个秘密她当然不准备告诉别人,只要她自己知道就好了,跟别人有什么关县?而且她现在都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林淡烟这个消息了。

因为她以前在林淡烟面前明确说过,如果找到飞刀高手,她做他女朋友都愿意,但是在她不知道孟星辉这个身份以前,孟星辉却先和林淡烟有了一点苗头。

虽然林淡烟是她最好朋友,最好闺蜜,如果孟星辉不是她救命恩人,她一定会想办法撮合他们两个。

但是在这一刻,她却犹豫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对孟星辉是怎样感觉,只知道,她无法再坦荡地劝说孟星辉去追求林淡烟了。

三个人都在想着自己心事,气氛出现了短暂沉默,在这个时候,孟星辉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是绯绯啊,”

孟星辉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见是靳羽绯,急忙摁了接通键,说道:“怎么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出什么事了吗?”

“辉哥,现在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一个?”

靳羽绯声音无喜无悲,听不出是好事还是坏事。

“先听坏消息吧,”

孟星辉笑了笑,说道:“我习惯先抑后扬。”

“坏消息是你写那部电视剧投资没谈成,”

靳羽绯言语中不无遗憾,说道:“好消息是赵保刚导演来申海,想见你一面。”

听到是这样消息,孟星辉不仅没失望,反而有点兴奋感觉,太好了,投资没谈成最好,你们不投资我自己投资啊,正好作为我们星空娱乐进军电视界第一部戏,不赚个盘满钵满,就对不住这套阵容。

“赵导来申海了啊?那你们现在人在哪儿?我们见个面吧,我正在人民广场和朋友吃饭呢。”

“啊?你在人民广场哪?我刚和梅姐去给赵导接了机,现在我们车子距离人民广场不远,你在什么地方?我们去找你。”

“世纪大厦七楼‘江枫渔火’餐厅,我去大门口接你们吧,嗯,就这样。”

孟星辉挂了电话,跟孟秋荻和戴紫嫣说道:“有几个朋友正好过来,大家一起吃个饭不介意吧?”

“不介意啊,一起来吧。”

孟秋荻微笑说道。

“没关系,人多热闹嘛。”

戴紫嫣也抬头给了他一个笑容。

孟星辉点了点头,说道:“不介意那我就去接他们上来,相信你们应该会认识他们。”

他顺着楼梯下到了一楼,在门口等了约莫有七八分钟,才看见梅若华那辆白色沃尔沃,开车人是梅若华,副驾驶上坐是戴着墨镜靳羽绯,看见孟星辉还跟对着他挥了挥手,孟星辉跟她微笑了一下。

自从那晚在校园激丨情一吻后,两个人关系基本上就算确定下来了,不过他们谁也没有将话挑明,靳羽绯不说自然是因为女孩子矜持,孟星辉不说是因为他是个行动主义者,事情说出来往往没有做出来更具效果,况且他还和洛冰保持着“按摩”关系,所以不知道该怎么跟靳羽绯说。

梅若华将车子停在门前,三个人从车上下来,后面车门下来中年男子斯文儒雅,不是赵保刚是谁?

泊车小弟将车子开走,孟星辉迎上一步,笑着伸出了手,说道:“赵导,别来无恙啊。”

赵保刚脸上略有倦容,但精神还算不错,笑吟吟地和孟星辉握了握手,说道:“星辉,见到你很惭愧啊,这么长时间都没搞定新剧投资。”

孟星辉笑道:“赵导哪里话,走,咱们上去再谈吧,这儿也不是个谈话地方。你们应该没吃饭吧?我们一起吃吧,给赵导接风洗尘。”

“那敢情好啊,正好大家都没吃。”

梅若华说道。

孟星辉和赵保刚在前,靳羽绯和梅若华两女在后,四个人一边闲话家常一边乘着电梯上了七楼,进了那间名为“陶然居”包间。

靳羽绯看见座位上坐着两名美女,先是愣了一下,当视线停在孟秋荻脸上,她一下子摘掉了墨镜,不能置信地说道:“秋荻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孟秋荻看见靳羽绯,也吃了一惊,随即站了起来,说道:“羽绯,是你啊,你怎么也到申海来了?”

孟星辉诧异地打量了一下她们两个,说道:“你们俩认识啊?”

靳羽绯看起来是真很开心,她赶紧坐到孟秋荻身边,很亲热地抱着后者胳膊,回头跟孟星辉说道:“我们当然认识啊,爷爷跟孟爷爷是老战友,两家经常来往,秋荻姐姐我打小就认识,她对我可好了。”

孟秋荻跟梅若华和赵保刚也打了声招呼,虽然她认识赵保刚,但并没有表现地太过关注,毕竟以她身份地位,已经不需要对人表现得太热情了。

戴紫嫣在国外待年多,刚回国不久,对于国内娱乐圈还真是不怎么熟悉,靳羽绯和赵保刚尽管都是娱乐圈大牌,但她一个都不认识,所以也并没有表现得太意外,只是礼貌地招呼了一声。

几个人分宾主坐定之后,孟星辉又叫来服务生,重新更换了菜单,加了不少菜,顺便叫了两瓶红酒。

“羽绯,你来申海怎么不跟姐姐我说一声,我都不知道呢,知道了也好招待招待你啊。”

孟秋荻略微有些责怪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