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部分阅读(1 / 2)

孟秋荻说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戴紫嫣脑袋慢慢转向孟星辉,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会……是你干吧?”

孟星辉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我是不是太凶残了,吓着你了?”

“耶万岁”戴紫嫣举起孟星辉一条胳膊,围着他雀跃地转圈,一边转一边高兴地叫道:“我终于找到飞刀高手了飞刀高手啊哈哈……”

孟星辉眨了眨眼,见孟秋荻正一脸好笑地看着他们,急忙解释道:“我们学校老师都挺正常,她这是蝎子拉屎独一份,这孩纸……今天没吃药就放出来了,真可怜……”

“你才要吃药呢,”

戴紫嫣突然停下来,说道:“上次在后山枫树林,也是你干吧,你别说不是啊,肯定就是你……”

孟星辉迎着她目光勇敢地和她对视,本能地想否认来着,后来一想我干吗要否认咧,以前是害怕她缠着我教她什么劳什子黑客技术才遁走,现在这方面担心没了我干嘛要当做好事不留名雷锋啊,谁爱当谁当去,巴不得这些大美女都欠我一堆人情才好,关键是,这些大美女都不是花瓶啊,本事都大得很,以后指不定就能帮上大忙。

“我没说不是我啊,”

孟星辉摊了摊双手,说道:“你啊以后少到那种地方去,上次要不是我恰好在你麻烦就大了。”

戴紫嫣见他承认了,最后一丝疑虑也消失了,脸红红地似乎能滴出血来,兴奋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孟秋荻目光在他们之间转来转去,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在说什么,我咋一句也没听懂。”

孟星辉说道没事没事,以前我帮过她一点忙,然后就走进电梯,将飞刀从这几个倒霉鬼身上拔了下来,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杀人,虽然杀是十恶不赦恶人,但依然觉得很不舒服,所以他拔下了飞刀之后赶紧退了出去。

他去洗手间将刀身上血迹冲了个干净,又用洗手液消了消毒,才用纸巾擦拭干净,重新装回了皮套中,这些飞刀得来不易,他可不想留给警方,那多浪费。

见他从洗手间里出来,孟秋荻说道:“你那些刀都收起来了?那可是证据啊。”

孟星辉说道:“证什么据啊,这案子又没有什么悬疑,杀人抢劫,死罪一条,我只是替天行道而已,反而替警方省了很多麻烦,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我就是个低调滴银,难不成你真想看着我被人逮到什么研究所**解剖啊?”

孟秋荻抿嘴笑道:“哪有你说那么夸张,武林高手嘛,国家保护还来不及,哪里舍得将你剖了。只是,你这份高明身手,如果为非作歹话,那为祸可就大了去了,希望你好自为之,别偏离了方向。”

孟星辉笑道:“你看看你,一听你说话就知道你代表谁了,你们这些人啊,就不能看老百姓有本事,有点本事了就上纲上线,要么就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把人忽悠过去给你们卖命,要么就是能力大了为祸也大想办法把人控制住,其实要真说为非作歹,还有比贪官污吏更甚吗?出卖国家利益,侵吞国有财产,鱼肉百姓,摧残民族花骨朵……不都是这票人干么?”

孟秋荻皱了皱眉说道:“前面罪行罗列地还有点靠谱,那个摧残民族花骨朵是怎么回事啊?”

孟星辉振振有词地说道:“现在哪个贪官没有几十个情妇啊,一把年纪了搞都是如花似玉小姑娘,不是摧残民族花骨朵是什么?”

孟秋荻和戴紫嫣齐齐啐了他一口:“啊呸,没个正经。”

这时候警笛声音越来越近了,都能听到警车在商厦前面停车时轮子摩擦地面吱嘎声,孟星辉说道:“我可不想去警察局喝茶,你们走不走?你们不走我走了啊。”

“赶紧走赶紧走,留在这儿渗慌。”

戴紫嫣抱着孟星辉胳膊就跑。

孟秋荻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走了,孟星辉说对,这案子又不是什么悬疑案件,不需要他们来提供线索,几名穷凶恶极劫匪死有余辜,直接结案就是了,她也不需要留在这里作证,找个机会打个电话给石国辉说明一下情况就行了,当然,务必要跟他说,没事多关照一下孟星辉,这小伙子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她偶像了,还是救命大恩人哪。

当警察们赶到现场时候,看到电梯里三名劫匪惨状,无不倒抽了一口凉气,领队正是市局刑警队长石国辉,他惊诧地说道:“我ka0,这是玩杂耍啊?不过,如果我没看错话,这三个劫匪就是公安部悬赏了九个月通缉犯,弟兄们,我们达了……”

这么大案子,当然也不会缺了洛冰身影,她一看到劫匪身上那些飞刀伤口,就朝天翻了翻白眼,没有悬念了,肯定是孟星辉那个冤家干,怎么到哪里都有他啊……

第175我就叫你阿荻吧警察们在现场一片忙碌,法医们负责拍照,记录现场情况,洛冰悄悄退到一个角落,给孟星辉打了个电话。

“喂,是洛大警官啊,最近怎么不来找我按摩了?”

孟星辉声音依然是那么欠扁。

“啊呸,我正在上班呢你别不正经啊,”

洛冰啐了一口,说道:“你现在应该还在世纪大厦里边吧?”

“咦,你怎么知道咧,洛大警官啥时候成半仙啦?”

“废话,我就在地下二层案现场,那三具尸体还冒着热气呢,你能走多远?我说孟大侠,你现在都成了申城守护神了哈,哪里有犯罪分子哪里就有你飞刀。”

“我就知道瞒得过谁也瞒不过你,你别给我捅出去啊,这方面风头我一点也不想出,更加不想跟警察打交道,还和上次一样,你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你这是强人所难嘛,我明明知道,怎么装作不知道?上一次只是伤了犯罪嫌疑人手臂,这一次整整三条人命,不查出来是谁干很难向上头交代。我跟你算可别杀人杀得上瘾了啊,我可不想有一天亲手给你戴上手铐。”

“去去去,你以为我想杀人啊,劫匪手里有人质,而且他们在三楼已经杀了两名保安,我如果不出手,人质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我这是见义勇为,不仅无罪反而有功,戴什么手铐啊戴你个大头鬼。”

听着孟星辉吼叫,洛冰将手机撤得离自己耳朵远了一些,攥起小拳头对着手机虚空比划了几下,自言自语道:“讨厌鬼,就会对人家乱吼,人家是关心你嘛。”

“就这样啦,不跟你说了,记得没事多来找我按摩啊。”

孟星辉嘻嘻一笑,挂了电话。

“喂,你跟谁讲电话?”

戴紫嫣在一边好奇地问道。

“哦,跟一位警察姐姐,你应该认识吧?上次你那案子她也去咱们学校了。”

孟星辉微笑道:“我跟她有点交情。”

“啊……你说是那个美得冒泡警察姐姐啊,对对对,我见过她,”

戴紫嫣点头如小鸡啄米,随即疑惑地问道:“可是,找你按摩是怎么回事?”

“吓?”

孟星辉一惊回头,瞪大眼睛说道:“还为人师表咧,干嘛偷听别人讲电话?”

“这怎么能算偷听呢?我就站在你边上声音往我耳朵里钻我能阻止得了吗?”

戴紫嫣无辜地说道。

“也是,”

孟星辉接受了她解释,说道:“按摩嘛……就是我有一门神奇按摩秘法,可以治疗很多疾病,这位警察姐姐最近闪了腰,所以我给她治治。”

“哟,没看出来你还会治病啊?你这会也太多了吧。”

戴紫嫣咋舌道。

“我是习武之人嘛,修习华夏古武高手,多半都算半个中医,对于跌打损伤尤其在行,黄飞鸿你知道吧?他既是武学大宗师也是杏林高手。”

孟星辉随口吹嘘:“我功夫基本出自于黄飞鸿门下。”

“哇,真吗?那你会不会佛山无影脚?”

戴紫嫣兴奋地小脸通红,不过随即一脸疑惑地问道:“可是黄飞鸿不会飞刀啊,飞刀不是小李探花吗?”

孟星辉敲了一下她脑门,说道:“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哪里有什么小李探花,我是说我功夫基本出自黄飞鸿门下,又没说都是出自他门下,飞刀是跟另外人学。”

戴紫嫣抗议道:“你怎么能敲我脑袋,我是你老师唉。”

“是哦,你是我老师,”

孟星辉先是一副内疚表情,随即又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个爆栗,笑道:“我弹就是老师。”

戴紫嫣气鼓鼓地嘟起了小嘴,举起小拳头追着他打,两个人围着孟秋荻追逐打闹不亦乐乎。

孟秋荻好笑地看着这两个顽童一样年轻人,说道:“好啦好啦,你们俩悠着点吧,都多大了还跟小孩子似淘气。”

孟星辉做了个暂停手势,说道:“打住打住,公众场合注意点影响啊,你出来可是代表我们中海大学所有教职员工,别给他们抹黑。”

戴紫嫣对着他挥了挥小拳头,呲牙咧嘴地说道:“哼,看你还敢不敢再惹我,再惹我我揍扁你。”

他们在世纪大厦第七层,逛商场人们并没有受到第三层金铺抢劫案影响,人来人往热闹非常,当他们经过孟星辉三人身边时候,无一例外地都会用诧异眼神看着他们,关键是这一男两女外型气质实在是太养眼了,这么英俊有型帅哥带着两个绝世美女,这样组合即便是在申海也极少看到。甚至有不少人走出去很远还频频回头观看,一个青年男子臂弯里挎着女朋友,眼神就没从孟秋荻和戴紫嫣身上离开过,气得他臂弯里那姑娘狠狠掐了他一把。

“你瞧,这么多人都看着你,你恶形恶状大白于天下,我看你将来怎么嫁得出去。”

孟星辉嘿嘿直笑。

“切,谁稀罕嫁给你们这些不靠谱男人,一个人来得自在逍遥。”

戴紫嫣对嫁人论嗤之以鼻,还不忘拉拢孟秋荻:“你说是吧姐姐。”

孟秋荻微笑不语,她看了看表,说道:“午饭时间到了,我请你们吃大餐吧。这一层都是餐厅,中式西式日本韩国泰国餐厅都有,说说看,你们俩喜欢吃什么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