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部分阅读(1 / 2)

“其实吧,我有一个老师,上次那个病毒是我一老师让我去解决,我也就是照葫芦画瓢,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

每当别人需要解释时候,孟星辉就只好搬出这个莫须有老师,其实也不能霜须有,娱乐之神确实算上他老师,只是别人不会知道他老师其实就是一款来自未来智能软件而已。

“你有老师?他是做什么地,我能见见吗?”

戴紫嫣本来有些黯淡眼神一下子又活了起来,她本来以为找到了梦寐以求民间高手,有点兴奋,结果孟星辉这么一说,她其实已经相信了八成,因为孟星辉没有必要在履历上骗她,这个她只要略微一查就查到了。

剩下那二成就是怀疑孟星辉一个计算机小白是怎么做到那一切,听到他说是有一个老师指点,本来已经冷却下来心脏又重新跳动起来。

“很遗憾,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有一次我上网,突然收到一份邮件,邮件里文件就是我那天使用天蝎病毒专杀,奇怪是没有件人地址显示,这封邮件就像是突然出现在我邮箱里一样,那个人还说,现在网络上已经出现了叫天蝎病毒,大多数人还没意识到它危害,让我尽快用这款专杀将其解决掉,这款专杀具有自动追踪功能,只要投放在网上,就会自动追踪锁定天蝎,然后将之消灭,那天我在电脑城看见你们在杀病毒正是天蝎,就出手帮了一把。”

孟星辉说道:“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究竟是干什么,为什么偏偏把邮件到我邮箱,所以你要求我无法满足。”

戴紫嫣用疑问目光盯着他,歪着脑袋说道:“你说是真吗?我怎么觉得这事儿这么玄乎啊。”

孟星辉摊开双手,无奈笑道:“你要是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反正我是真对计算机技术一窍不通。”

戴紫嫣静默了半晌,突然展颜一笑,说道:“没关系,这个人既然找到了你,我相信以后还是会和你联系,像这种具有正义感技术神人,再遇到类似事件,还是会出手,他不想自己出面,一定是有苦衷,我敢肯定,他以后还是会找你,所以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如果他下次再找你话,你能告诉我一声吗?哦,我没有恶意,我就是想跟他拜师学艺。”

孟星辉大方地说道:“这个肯定没问题,如果他真跟我联系,我一定告诉你。或者干脆让他跟你联系也行,毕竟你是这方面行家,交流起来也比较方便不是。”

作出这个承诺他一点压力也没有,哪里有什么神秘高人啊那就是他自己,他说不出现那么这个人就永远不会再出现,答应她又何妨?

“矮油孟星辉同学,你还真是上道挖,”

戴紫嫣闻言开心地拍了拍他肩膀,笑道:“这事就这么定了。”

这个时候两个人已经不知不觉走到学校门口公交站点,这时候一辆公交车停在了他们面前,孟星辉见戴紫嫣还跟着他,不由摸了摸鼻子,说道:“戴老师,我要上车回家了,再见。”

他本来也没想上车,回家那么点距离压根就不需要坐车,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摆脱这个粘人姑娘,谁知道他从前门上车之后,现戴紫嫣也笑嘻嘻地跟着上来,弄得他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心道这个美女咋跟狼狗似一口咬住自己就不放了呢。

“戴老师,你怎么也上来啦?”

孟星辉咧嘴一笑,这个笑容显得很无奈。

戴紫嫣没心没肺地笑道:“我还没跟你说拜拜,你怎么自己就走了呢,这么说吧,虽然上次你是帮别人代劳,但那毕竟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麻烦,所以我还是很感谢你,你待会应该也没课不是吗,所以我决定了,请你吃大餐,作为酬谢。”

孟星辉摸了摸鼻子,苦笑道:“现在还没到饭点呢,吃什么大餐。”

戴紫嫣理直气壮:“我可以陪你玩一会啊,压压马路啊遛遛弯啊到饭点了再去吃饭不就行了?”

孟星辉指了指自己,说道:“你?陪我压马路遛弯?这要是被你学生看到了,还以为我们有啥特殊关县,你不怕别人指着你脊梁骨算搞师生恋之类啊?”

戴紫嫣那双美丽大眼睛迅眨巴了几下,说道:“你这小子,乱说什么呢哈哈,我是你老师唉,比你大这么多,谁会这么以为啊脑子有问题。”

孟星辉没理她,然后转向身边一个看上去很面善大婶,微笑着问道:“阿姨,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你觉得我和她我们俩谁年龄大?”

那阿姨打量了他们一眼,不耐烦地说道:“当然是你大了这还用问。”

孟星辉摊了摊手,对戴紫嫣说道:“你听见了?就你这个脸嫩模样,我跟人家算是我们老师人家相信吗?”

戴紫嫣嘻嘻一笑,说道:“我才不管人家说什么,活在别人眼光里人都是白痴,我就是要和你一起玩,谁爱说说去。”……

第171章给我滚,立刻,马上!

孟星辉翻了翻白眼,心道我咋这倒霉啊,居然被这个妞给缠上了。如果公交车里男人要是知道他想法,非得掐死他不可,被这么一个美得丧尽天良妖孽缠上,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甘之如饴吧,偏偏他还在这装逼,你说气人不气人?

自从孟星辉和戴紫嫣一上车,就吸引了车上绝大多数人目光,即便是在申海这样时尚都市,像这样养眼男女也不多见,男身材高峻挺拔,五官深邃而英俊,女眉目如画,美如秋天里一诗,两个人站在一起,真是一对俊雅登对璧人。

自从精神灵力修炼至第二层,孟星辉精神感应力远比一般人灵敏,别说是这么多道目光肆无忌惮地盯着他,即便是50米开外有人躲在暗处偷窥,都能被他灵敏地捕捉到,当他感觉到这么多人在看他之后,丝毫没有什么心理压力,而是将所有看他人打量了一遍。

虽然这个时间段不是什么上下班高峰,但申海公交车一向拥挤,所以车里依然满座,有一部分人是站着,孟星辉这么一打量,就看到了一个让他很生气情况:中间靠车窗部分,有两个座位颜色是和其他座位不同,其他座位是蓝色,这两个座位是黄丨色,而且就在座位上端公示牌上,明明写着“老弱病残孕专座”但这两个座位上偏偏就坐着俩不懂事大老爷们,其中一个座位旁边,就站着一名身穿墨绿色长裙女郎,从侧面看她正蹙着眉,右手捂住腹部,脸色苍白,似乎正在忍受极大痛苦。而坐在座位上那个男人眼睛看向窗外,对这一切装作没看见。

孟星辉表情一下子森冷下来,这个世界上让人看不过眼事情实在太多,他孟星辉不是救世主不是人也不是蜘蛛侠,拯救地球维护世界和平从来都不是他理想,但是对于生在他眼前操蛋事,只要力所能及,他也从来不会视若无睹。

谁知道他还刚准备话,戴紫嫣已经提前一步冲了过去,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那个戴着眼睛,穿衬衫打领带一副白领模样青年男人喝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啊?第一次坐公交车不懂规矩吗?如果你不认识字那我念给你听,‘老弱病残孕专座’,听明白了没?请问你是老呢还是病呢还是弱呢还是残呢还是怀孕了啊?”

那个青年听到有人训斥他,转过头来不耐烦地说道:“你怎么说话呢,我爱坐哪儿坐哪儿你管得着吗?乡下人真没素质。”

戴紫嫣气急反笑:“嘿嘿,我乡下人没素质?好吧,就算我是乡下人,可我们乡下人知道坐车给老人孩子生病女同胞让座,我如果早知道城里人都像你这样,四肢健全大男人霸占老弱病残专座还好意思骂别人没素质,那我宁愿这辈子没进过城。”

孟星辉暗中竖起大拇指,心道戴老师可以啊,看上去跟紫罗兰小花朵似,没想到起飙来倒像是一颗小辣椒,他又一次感受了什么叫人不可貌相,女人外表最会骗人。

不过他很喜欢女孩子这种性格,只有内心强大女孩子,不把自己看成弱者女孩子,才有信心和胆略去管这种不平事。

“不想进城你就待在乡下啊,跑来我们城里干什么?”

那个极品男居然还在理直气壮地跟戴紫嫣争吵。

那位一直捂着腹部女郎本来并没有参与说什么,见这个白领模样男子实在是有点过分了,忍不住开口说道:“这位同志,申海是国际都市,都开放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有这种城乡差别,地域歧视落后观念呢?俗语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如果我们申海人没有这种海纳天下胸怀,这个城市终归格局有限,始终难以摆脱骨子里小家子气,看你年轻也挺轻,观念别那么陈旧,好吧?”

孟星辉见这女郎声音虽然温婉动听,但说出来话却雍容大气,而且话语中有一种让人难以忽略威严,这种威严绝对不是一般老百姓所能拥有,倒像是久居上位人才能培养出来气度。不由仔细打量了这女郎一眼,虽然只是看到侧面,但也让孟星辉眼前一亮。

墨绿色长裙将她修长身材衬托得袅袅婷婷,虽然裸露出来皮肤很少,但肤质是那么白皙,如牛奶一般嫩滑,在墨绿色衣裙映衬下,如同大块翡翠中镶嵌着羊脂白玉,此时那女郎恰好无意识转过头来,和孟星辉打了个照面,看到她五官之后,孟星辉顿时觉得头脑“嗡”地一声,这女郎实在是太美了,虽然说单论相貌身材,未必就比靳羽绯林淡烟戴紫嫣等人更美,但她身上那种犹若实质淡淡威严,那高贵雍容典雅气质,都是那么地独具一格,让人见之难忘。

这种女人,一定是具有极高社会地位,所以才能养成那种上位者威严大气,征服这样女人,心理上快感应该远远大于生理上快感,但是傻叉也能看明白,这样女人征服起来难度绝对不亚于徒手攀登珠穆朗玛峰。

那个一直理直气壮恶心男人似乎也被这个女郎那种气度给镇住了,没有再大声争辩,只是低声咕哝:“以为自己是申海市长呢,说话上纲上线……”

孟星辉觉得对付这种人,跟他罗嗦个半天毛用没有,和压根就不讲道理极品去讲道理,跟对驴吹笛子有什么区别?他走上前去,居高临下地对那个极品男冷冷说道:“给我滚,立刻,马上”那男刚想说什么,但抬眼看到孟星辉那两道目光仿佛能将人刺穿一般锋利无匹,不由瑟缩了一下,将头转向窗外,低声说道:“懒得跟你们一般见识。”

孟星辉一般揪起他衣领,像老鹰抓小鸡一般将他提溜在半空中,随手往过道上一扔,这家伙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弧线,然后“呱唧”一声摔倒在过道上,这一下摔得不轻,这极品男眼白往上乱翻,差点抽过去。

其实孟星辉控制了力道,不然想将他摔死也是很简单事情,不过这种行为虽然可恶,但罪不至死,孟星辉也只是略施惩戒而已,所以这人调整了几下,很快恢复了正常,想站起来去和孟星辉拼命,但人家刚刚那双大手好像铁钳一般,掐他到现在身体还有点麻,他一百多斤重量,在人家手里跟扔破麻袋似就扔了出来,要是冲上去单挑,估计能被打成猪头,他也很想报警,都说申海警察就是市民老娘舅,有点鸡毛蒜皮小事也报警处理,但他知道今儿这事是他做不地道,估计把警察叫来也得批评他一顿。想起来站着吧,但又害怕车里人嘲笑,丢不起那人,最后干脆躺在地上装死,不起来了,到了下一站站点,“腾”一声从地上弹起来,一溜烟窜了下去。

当前面座位上极品男被孟星辉扔出去之后,坐在后面男子慌忙站了起来,将座位让给旁边一个上了年纪阿姨,车上其他人如果看见身边有老弱病残孕那一范畴,也纷纷将座位让出来,一时间车上一片谦让感谢之声,五讲四美贯彻地特别彻底。

“这位姐姐,你赶紧坐吧,我看你身体挺不舒服。”

戴紫嫣急忙扶着那女郎,让她落座。

“谢谢你们啊,”

女郎微笑着,两颊酒窝仿佛能醉死人一般,深不见底:“没想到我说了半天道理,最终还不如拳头管用,真是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