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部分阅读(1 / 2)

这是多么让人感到幸福事啊。

和靳羽绯一样,孟星辉完全满足学弟学妹们要求,并且一边签名一边和他们说笑:“我就在你们身边,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一点神秘感也没有,还签什么名啊……”

许意涵喜滋滋地收起了签名,听到他这么说跟着凑趣道:“你再想像以前那样隐藏在人群中绝对不可能了,我估计天天有人跟在你后边骚扰你,以后想找到这样机会恐怕不多了。”

金戈也笑道:“三哥,你以后在洗手间坐马桶时候都要提防针孔摄像机哦……”

孟星辉瑟缩了一下,笑骂道:“我ka0,你要不要这么吓唬人啊?”

许意涵捂着小嘴格格笑了一阵,走过来跟孟星辉说道:“学长,王耀扬临走时候跟我说了,他说愿赌服输,东西留给你们了,以后走着瞧什么。”

孟星辉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谢谢你许学妹,麻烦你做仲裁了,那个分贝器呢?情况怎么样?”

许意涵笑道:“你一定想不到……爆了好像过极限值里面某些元件就会自爆,我最后看到是140分贝。”

孟星辉笑道:“哇,140分贝,咱们学校学生嗓门真大。”

许意涵笑道:“那是你演出精彩,把大家内力逼出来了。”

孟星辉笑着指了指她鼻子,说道:“小丫头,你这拍马屁功力不错,我看好你哦。”

许意涵很无辜地睁大双眼,说道:“学长讨厌啦,人家是实话实说,哪里有拍马屁。”

孟星辉笑了笑,没再和她扯下去,一招手叫来了金戈,说道:“告诉兄弟们,王耀扬那票家伙全套乐器都是咱们沸点了。”

“耶终于鸟枪换炮了”金戈高兴地跳起来老高,随即抱住孟星辉胳膊,嘟着嘴道:“三哥你帮了这么大忙,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孟星辉照着他屁股踹了一脚,笑骂道:“滚蛋,我就烦大老爷们跟我撒娇,以后见一次踹一次。”

金戈捂着屁股蛋子咧嘴直笑,然后跟阿草他们吆喝一声:“弟兄们,准备搬东西,王耀扬他们那套乐器是咱们了”沸点乐队几个成员顿时跟炸了锅似,兴奋地手舞足蹈,这可是全套进口乐器啊,有钱也买不到,那效果绝对刚刚,放在王耀扬那帮人手里,真有点屈才了,因为他们水平实在是不咋地,三流演奏水准却拥有一流乐器,真是有够操蛋。

乐器在他们沸点人手里才能挥出最大效用嘛。

王耀扬这家伙估计以后再见到沸点人也得绕着墙根走了,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勇气再上台演出,反正基本上是被孟星辉给揍趴下了。

孟星辉和靳羽绯从后门出来时候,门口有不少同学正在和看门俩校警扯皮,估计是从礼堂内转移过来地观众,他们目标肯定是靳羽绯和孟星辉,好在那两个校警还算尽责,无论是那些牲口怎么厚脸皮,甚至公然贿赂,都没有放他们进去。

趁着众人不注意,孟星辉牵着靳羽绯手,从花丛后一条小道隐入校园夜幕中。

待在孟星辉身边,靳羽绯感到特别安全,甚至比在燕京时候,被老爸派上几名警卫保护时候还要安全,这是一种难以解释感觉,而女人往往最信任就是这种感觉。

孟星辉当然有能力保护靳羽绯安全,别说是这几百名学生,就是在千军万马之中,他也有信心将靳羽绯安全带出危险之地,不过面对粉丝毕竟和面对敌人是不同,你总不能对他们出手不是吗?

“辉哥,你带我在校园里散散步吧,我很喜欢在校园里散步感觉。”

靳羽绯眼眸在黑暗之中看起来,璀璨如星辰。

“好啊,其实我也很喜欢在校园里散步,马上就要毕业了,以后日子可能没有现在这么闲适,能享受就好好享受,偷得浮生半日闲嘛。”

孟星辉不着痕迹地握住了靳羽绯小手,而靳羽绯也没有任何反抗意思,任由他握着,只是眼神中略微浮现了一抹羞涩,她很快将这一抹羞涩掩饰了,装作若无其事样子。

他们不是第一次牵手,但是在这样夜晚,空气中氤氲着暧昧难明气氛,两个年轻人相携走在校园林荫道上,心脏都忍不住“砰砰”跳得欢腾,体内涌动着一种叫做情愫东西,它调动人们荷尔蒙,让人心头如小鹿乱撞,让人羞涩,让人甜蜜,让人莫名其妙地兴奋。

“辉哥,我真羡慕你,拥有完整大学生涯,而我一直为这事遗憾着,如果我不是提早走上了演艺道路,说不定现在也和你一样,在读大学,其实我很憧憬上大学生活呢。”

靳羽绯语气中有一种难言遗憾。

“你不是在电影学院进修过吗?”

孟星辉问道。

“是,但因为我通告多啦,时间安排地紧,所以绝大多数时间我都在上表演课,上完课就匆匆离开,根本没有时间感受一下大学生活。”

靳羽绯皱了皱眉,有点委屈样子。

“那你跟我一样,我前面三年,除了上课就是打工,也没有时间感受大学生活,也就是这段时间才开始有机会感受。”

靳羽绯盯着孟星辉脸看了半晌,说道:“辉哥,其抒一直是你,只不过以前你才华没有被掘出来,所以才活得比较窘迫,是金子就一定会光,现在你,已经有点耀眼了,连我都要仰视了呢。”

孟星辉看着靳羽绯那如诗如画容颜,听着她软语温柔赞美,一时间情难自已,轻轻地将靳仙子圈在自己臂弯里,她身体很轻很软,像羽毛一般,他头颅慢慢压迫过去,往她嘴唇上吻去……

第162章那一吻风情

靳羽绯背靠一株桂花树,被孟星辉紧紧抱在怀里,感受到他强壮身躯,鼻中萦绕着强烈男性气息,不由得一阵意乱神迷,今晚一切都太美好,孟星辉情歌让人刻骨铭心,荡气回肠,他们俩在舞台上擦出火花依然在熊熊燃烧,校园里环境太美好,月凉如水,树影婆娑,就连空气中桂花清香,都那么让人陶醉……

在这样氛围中,孟星辉吻是那么自然,仿佛一切都水到渠成,没有给靳羽绯带来任何突兀感觉,她没有回避,没有躲闪,只是略带紧张和好奇,迎接她生命中神圣初吻……

靳羽绯嘴唇是那么柔软,柔软地让孟星辉感觉,自己只要稍微用力,便可以将之融化一般,所以他动作很轻柔,这跟和洛冰接吻是完全不一样地感受,和洛冰一起时候,他吻是迅猛而狂暴,那个尤物就是有那样魅力,可以将男人体内雄性激素瞬间激开来,让人忍不住想揉碎她,侵略她,但是靳羽绯却不同,她浑身上下洋溢着圣洁气息,仿佛稍微暴虐一点,都是对她亵渎。

孟星辉那携带巨大热力嘴唇贴上来之后,靳羽绯浑身颤抖了一下,她大脑轰地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爆炸开来,眼前出现了很多颜色,有白色有蓝色有紫色有绿色有橙色,这些颜色混合在一起变幻无穷,融合成诸多美丽画面,靳羽绯只觉得自己如在梦中,浑身软绵绵,各种美好感觉纷至沓来……

这就是初吻滋味吗?她以前看过不少小说描写初吻,虽然作者们描写地很细致,但是她依然无法体会那是怎样一种感觉,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亲身体验了,如果让她用语言形容,她也可以写出一大堆,但让她具体说是什么感觉,她依然觉得,还是说不清……

孟星辉已经不满足单纯只是唇与唇之间摩擦,他伸出舌头向靳仙子檀口中探去,奈何神仙妹妹没有丝毫经验,不知道他意图,牙齿咬得紧紧地撬都未必撬地开,所以孟星辉使了个小花招,大手在她柔软娇臀上拍了一记,靳羽绯猝不及防,张嘴出“呀”地一声惊呼,孟星辉舌头趁机长驱直入,攻城掠地……

被孟星辉攻占了领地之后,靳羽绯不敢再咬牙,害怕将孟星辉舌头咬伤,她如棉絮一般轻柔身子温柔似水,缠绕在孟星辉怀里,檀口打开,接受着孟星辉侵略和**……

孟星辉轻易地捉到了靳羽绯香舌,**似地在她舌尖上轻咬了一下,然后长舌和她丁香搅在了一起,靳羽绯喘气细细,被她撩拨地连心尖都跟着颤抖起来……

见神仙妹妹躺在自己怀里软瘫如泥,城池大开任由自己予取予求,心理上快感远远大于生理上快感,这个高洁若雪,飘逸入仙女子,她终于是我了,这一吻是定情,也是烙印,将孟星辉三个字牢牢刻在她心中……

一番长吻过后,孟星辉缓缓离开靳羽绯唇,神仙妹妹慢慢睁开眼睛,见孟星辉那灼灼目光正盯着她看,她“嘤咛”一声将脑袋埋在他怀中,害羞地不肯敢跟孟星辉对视……

这般小女儿风情让孟大官人再度食指打动,想扭过她身子再来一次深吻,电话铃声忽然响了,在静夜中特别响亮,特别刺耳……

孟星辉现在哪有什么心情接电话,一下子将电话挂断,继续扳靳羽绯娇躯,结果刚刚把她脑袋给转过来,还没来得及将嘴唇往上凑呢,电话铃声又响了,靳羽绯“噗嗤”一声娇笑,用脑袋顶一下他胸脯,柔声说道:“你先接电话呗,我就在这里,难道还能飞了不成?”

孟星辉恨恨地咕哝了几声,接通了电话,没好气地说道:“你哪坨啊,半夜三更打什么电话?有本早奏,无本卷帘退朝。”

估计所有欲求不满男人对于打扰人好事家伙都没什么好态度。

“哟呵,怎么了老三?你不会是刚刚正准备办事吧?这么大火气?”

耳边传来是罗胖子声音。

“咳咳……”

孟星辉猛烈地咳嗽了几声,暗道尼玛这死胖子也太神棍了吧,这都能猜得到?不过哥只是打个kiss而已,没他想得那么龌龊。

“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事啊?”

见是自己兄弟,孟星辉放缓了语气。

“你小子是不是欠揍啊,居然隐瞒了我们这么久?我现在和张老大金小四他们在一起,准备对你兴师问罪呢,我告你今晚不交代清楚你丫别想睡觉,即便你正和哪个美女在一起肉搏我也要把你从被窝里提溜出来……”

罗胖子越说越愤怒唾沫星子飙出去老远。

“你这么大怨气干啥跟个怨妇似,就你那张破嘴大喇叭我要是跟你说了你还不得满世界嚷嚷去啊,那我低调闲适校园生活不全都被你破坏了……再说了,我跟你说了你会相信吗?肯定又跟我打赌说如果你是谁谁谁哥就跟齐思涛一样穿…式裸奔之类……”

孟星辉跟罗胖子对吼。

“也是哦……”

罗胖子想一想也确实是这样,上次孟星辉说自己就是《武破天惊》作者,他不还赌咒誓地不信了吗?等等,难道《武破天惊》作者真是老三?越想越觉得可能,急忙说道:“不管怎么说,今晚你必须给兄弟一个交代,我们就在学校大门口等你……”

孟星辉叹了一口气,挂了电话。

靳羽绯看着他脸,眨巴了几下眼睛,问道:“是不是你们宿舍人找你算账啊?嘿嘿,谁让你故意装神秘,现在穿帮了招来后患了吧。”

孟星辉斜睨着她,佯装生气道:“小妞,你这是在幸灾乐祸吗?”

靳羽绯急忙摇了摇小手,说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是站在你这一边哦……”

孟星辉故意皱了皱眉,说道:“我现在有点不开心。”

靳羽绯小心翼翼地从他怀里探出小脑袋,说道:“那你怎么才能开心?”

孟星辉指了指自己脸颊,说道:“你亲我一下,我就开心了。”

靳羽绯狐疑地盯着他,说道:“这样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