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 / 2)

于是金戈他们就被王耀扬那帮家伙给挤兑出来了,按理说人家是付费租借,他们也无话可说,但是金戈却是心里明白,王耀扬这是下他们面子来了,要知道中海大学能排练地儿多了去了,尤其是在付费情况下,分分钟就能寻到场地,但他们别地方不找,非得逼着金戈他们从待了三年地盘狼狈搬出来,傻叉也知道这是故意找茬。

而且他们不像王耀扬那么有钱,租借场地费用也不是小数目,他们赚钱大多用来交学费购买乐器以及生活了,这额外费用一下子到哪儿去找?被王耀扬这么一挤兑,沸点乐队成员们突然觉中海之大,他们居然暂时无处容身了。

当金戈将情况这么一说,孟星辉还没说什么,罗胖子立马不乐意了,一蹦三尺高,肚子上肥肉都跳起了太空舞,骂道:“玛勒隔壁这不狗仗人势嘛,你们系老师也真是,整个一帮二狗子,舌头伸长长舔人家屁股。这什么王耀扬也不打听打听我罗胖子是什么人,竟然敢欺负我兄弟,看我怎么削他们!”

孟星辉和金戈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诧之意,要说肥罗网络骂战功力天下第一他们相信,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血沸腾一副为兄弟两肋插刀架势了?像他这种无敌御宅男,除非门口有个漂亮裸女经过否则他轻易不会挪动屁股,更别说让他出门和人掐架了。

“我勒,你们俩这是什么眼神?不相信兄弟啊,张老大不在我就是你们老大,有人欺负我小弟做老大能不出头吗?小四子,头前带路,我看看那帮锤子有什么好横地,哥这辈子就就见不得什么这个二代那个二代,官二代富二代牛叉,星二代也跟着牛叉,还反了他了!”

肥罗义愤填膺地开始穿鞋,准备出门了。

“老二,你不是来真吧?”

金戈上前摸了摸他额头,自言自语道:“没烧啊。”

“废话,你什么时候见我罗胖子说过假话,当然是真,比真金白银还真,头前带路,走着!”

肥罗嘴角一撇。

金戈看了一眼孟星辉,见后者点了点头,于是说道:“好嘞,还是有兄弟好啊,危难时刻见真情。”

第093章我们不掐架,我们查琴

大学生活动中心就在操场边上,距离他们宿舍楼很近,三个人步行走了3分钟就到了,当他们进入迪厅时候,王耀扬正指挥着他乐队成员往里面搬东西呢,因为尚未找到新排练地点,所以沸点乐队乐器还没有搬走,堆在一个角落里看上去凌乱不堪。

肥罗走在最前面,叉腰一指,喝骂一声:“哪个是王耀扬啊?听算很牛逼,居然敢欺负我兄弟?”

正在旁边吆五喝六跟地主监工似男生这时候回过头来,一头大波浪卷长,搞得跟迪克牛仔式造型,也难怪他嫉妒金戈,单从长相上来说,他也实在是太谦虚了,虽然不能说丑得惊天动地,但和金戈这种具有艺术气质花样美男相比,一下子就被甩开十七八条街。

不过这家伙神情却骄傲地很,看人基本都是斜着眼看,嘴角总是有意无意地往下撇,似乎谁都不放在眼里样子。说真如果他不是王军谣儿子,就这揍性连讨个媳妇都成问题,但就因为他有个好爹,所以他能玩得起乐队,能活得很嚣张,身边还有十几个小姑娘忙前忙后地伺候着。

王耀扬见金戈和另一个男生抱胸站在一个小眼睛大嘴巴胖子身后,而这胖子一手叉腰,一手戟指,很牛逼造型。

“哟,这不金戈吗?你不赶紧找地儿把你们那堆破烂玩意儿搬走,搁在这儿不嫌丢人啊?娘个逼穷得跟天桥底下乞丐似还学人家玩乐队,瞧你们那几件乐器,都塔玛国产垃圾货色,少爷我家里佣人玩得乐器都比你们高级,要我我跳进小西湖淹死算了,还好意思在人面前晃悠。这胖子又是你从哪儿找来极品啊?身上长点毛都可以上屠宰场了,最近猪肉涨价了啊,要杀早杀,别放出圈来这嚎那嚎,**兮兮!”

王耀扬指着肥罗骂道:“你塔玛少对我指手划脚,信不信我把你这根猪爪子给剁喽?”

肥罗生平最恨别人叫他猪了,这就是他逆鳞,听王耀扬这么一说,他火冒三丈就往上冲,嘴里骂道:“我塔玛抽你大嘴巴子你信不?”

王耀扬两手往前一挥,那几个正在搬东西乐队成员一下子围了过来,其中有两个块儿挺大,上身只穿了件背心,胸腹之间肌肉虬结,恶狠狠地迎了上来,肥罗在人家面前顿时矮了一截,急冲身形立刻停了下来,摆了摆手说道:“慢着,我算们是来掐架还是来查琴?都那什么……都冷静冷静!”

王耀扬笑得捂着肚子弯下腰去,手指着肥罗说道:“我……草,没……没见过这么怂……笑死我了……”

孟星辉和金戈不约而同地捂住了脸,麻痹还以为罗胖子人品大爆了呢,这俩货故意站在后边不出声,就是想看看肥罗在现实中是不是和在网络上一样彪悍,没想到这么怂包,实在是丢人啊,看来人在网络上和现实中表现确实是相反,往往在网络上无比牛逼人物在现实中可能就是个整天被人欺负可怜虫,肥罗虽然还不至于整天被人欺负但这种表现和网络骂战天王身份确实相去甚远。

“切^^^^^^^”终结者乐队几名成员和一直围在王耀扬身边献媚妇女们集体狂嘘罗胖子,其中一个很壮家伙大概是好战分子,看这架掐不起来有点扫兴,将手中搬着一张木凳往肥罗身上扔过去。

肥罗丢人归丢人,但孟星辉却绝对不能让他就这样被人欺负了,自己在宿舍怎么砸巴他都行,但是绝对不允许外人呲一呲牙,他身形一闪,鬼魅般地出现在罗胖子身前,右脚猛地抬到最高点,由上至下一记狂猛鞭腿,迎面抽在了飞过来木凳上,只听“哗啦”一声,众人只见到眼前木屑乱飞,王耀扬脸甚至被一根飞过来木楔子划了一下,幸亏他躲得快,木楔子只是擦着皮肤飞过,要是戳正了指不定就钉在脸上了,他吓出了一身冷汗,定睛一看,结实木凳竟然被那一腿劈地四分五裂,散落在地板上到处都是。

寂静,死一样寂静,现场只能听到一片粗重呼吸声。

刚才孟星辉动作实在是太快了,说疾若奔雷快如闪电并不为过,大家只觉得人影一闪,他就突然出现在了胖子前面,然后那一记鞭腿……我天,那姿势实在是太潇洒了,太飘逸了,造成效果也太震撼了,一腿抽裂一张结实木凳,这样场景大概只有在李连杰功夫电影中才能看到,而且那木凳肯定还是事先做过手脚道具,但那个扔凳子牲口心里明明白白知道,这只木凳是实打实杨木做,绝对没有半分裂纹或者沟缝!

这样武力值,他们只在传说中听到过,现实中谁也没见过,但是今天终于有幸见到了,原来这世上真有功夫高手!太震撼了!

所有人眼睛都死死地盯着孟星辉,甚至包括金戈和罗胖子在内,因为他们俩也不知道这个相处三年室友居然身怀绝技!

孟星辉双手插兜,悠悠地说道:“哥几个,是掐架还是查琴对我来说都一样,你们是想掐架还是查琴呢?我负责任地告诉你们,有人欺负我兄弟,我很不高兴!”

王耀扬总算回过神来,心道怪不得金戈这小白脸居然有胆子回来,原来是找了这么个强援,掐架掐架,那也得实力差不多有掐才行,就看这人刚才这一腿水准,他们这几个人一起上去,估计也不够人那一只脚踢,被人当沙包踢着玩和掐架,那可绝对是两个概念!

“那什么……查琴,我们查琴!”

王耀扬眼珠子咕噜噜一转,说道:“阿根,把我那把琴拿过来。”

肥罗总算缓过劲儿来,指着王耀扬笑道:“我ka0,原来你也这么怂啊,刚才是谁笑话我?”

王耀扬脸色铁青,但是他没有回嘴,他虽然嚣张,却并不**,知道光棍不吃眼前亏道理,一旦呛起来双方开打,他们肯定是要被揍很惨,无论以后能不能找回场子,这眼前亏是吃定了,所以他只好隐忍不,先混过眼前再图其他。

接过阿根递过来吉他盒,王耀扬说道:“盒子里这把琴是我,你们要是有识货能认出它来,我们乐队就另外再找训练场地,怎样?公平不?”

他心里一阵冷笑,这把琴是他爹王军谣去美国演出时候,一个当地华人收藏家送,估计全华夏也没有几把,他不信这几个土包子能认出来。如果认不出来,即使这个家伙再能打又怎样?我们又不打架,我们说好了查琴呢。嘿嘿。

第094章战利品

王耀扬正要把盒子打开,孟星辉摆了摆手说道:“慢着,我觉得这赌注不公平,什么叫我们要是赢了你们就让出场地啊,这场地本来就是我们,是你们搞些恶心人动作想要挤兑我们,这样吧,你做这些事不就是因为眼里容不下沸点乐队吗?我们索性就玩大一点,如果我们能认出你琴,那这把琴就归我们所有了,而且你们立刻从这里搬出去,如果我们认不出,那么沸点乐队从此退出中海大学,再也不在校园里进行演出!怎样?敢不敢玩?”

他这么一说,金戈和肥罗都吓了一跳,王耀扬既然对他手里琴这么有信心,可见绝对不是什么随处可见大路货,一定是有来头,金戈虽然喜欢弹琴,但是对于吉他本身却并没有太花心思研究,一般琴或许认得出来,要是比较稀罕那可就难说了,肥罗就更不用说了,整个一音乐盲,平生唯一会唱小曲就是十八*摸,还是看鹿鼎记跟韦小宝学残曲,估计他连吉他是几根弦都不太清楚,孟星辉是会弹吉他,本人也曾经是校园十佳歌手,这个他俩也都知道,但是没听说他对吉他有研究啊,难道是平时深藏不露了?联想起刚刚他那一记惊世骇俗鞭腿,哥俩都在心里泛起了嘀咕,罗胖子还在思索他被哪个牛逼人物穿越附体可能性。

虽然心里二乎,但既然孟星辉话已经放出去了,他们也绝不会站出来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