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 / 2)

孟星辉用这样近乎神话般销售成绩,狠狠地抽了有那样想法这些人一个大嘴巴子,不是歌迷对华语流行音乐兴趣降低,是你们没有做出能抓住人耳朵好音乐,有多少曾经走红音乐人都在吃老本?除了一歌外就再也没有其他让人记得住作品,整天里忙着到处走丨穴捞金,或者到综艺节目里接受个访谈露个脸,再或者到什么选秀节目里去扯扯主办方蛋,你能怪歌迷抛弃你?

当赵文豪说要再往孟星辉账户里汇钱时候,孟星辉给他打了个电话。

“喂,老板,你找我有事?”

赵文豪声音充满喜气,无论是谁,半个月不到赚了几千万,都会像他这么喜庆。

孟星辉对于老板这个称呼没提出什么异议,虽然现在他们都是数字星空老板,地位平等,但在孟星辉以后版图中,数字星空只是他经济集团下一家子公司,赵文豪早晚会成为他下属。

“钱你不用汇到我账户里了,你替我办一件事。”

“老板,有事您吩咐,”

赵文豪笑嘻嘻地说道:“老赵我随时候命。”

“你去帮我注册一家公司,1000万注册资金,剩下钱租一层好一点写字楼,装修装修,买点办公用品,先做前期准备。”

“啊?老板你要开公司啊?什么性质公司?”

赵文豪有点意外,在他观念里,孟星辉光是写写歌,一辈子打断腿都吃不清了,还开什么公司?

“嗯,公司名就叫‘星空娱乐有限公司’吧。”

孟星辉说道。

“收到。我办事你放心。”

赵文豪很干脆地答应,大老板交代下来第一个任务,一定给麻溜地办妥了,以后才能得到信任。

孟星辉挂了电话,成立一家娱乐公司是他必须做事情,无论干什么事都要有个基地,散兵游勇成不了什么气候,他准备第一步先找阿德哥,介绍点圈内人进来,再面向社会招聘优秀人才,然后最好是把神仙妹妹靳羽绯给挖过来,利用她强大人气,在最短时间内让娱乐圈认识星空娱乐,神仙妹妹那张脸,就是世上最吸引人眼球活广告啊。打响名气之后,再图其他。

暑假就快要结束了,在回到学校之前,他准备回家一趟,自己日子过好了,家人也不用再活那么拮据了,若不是老家地处偏僻,距离银行太远,他早就将钱给汇回去了,不过这样亲自送过去也不错,给他们一个惊喜,顺便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正思念亲人间,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居然是神仙妹妹靳羽绯!嘿,刚刚还想着怎么挖角呢,就这么送上门来了?真是心有灵犀啊。

第059章辉哥,我跟你回家吧

孟星辉按了接听键,电话里立刻响起了那把久违娇嫩女音:“辉哥,你现在在哪里呢?”

“绯绯啊,我就在家里哪,这段时间你在忙什么,也不来个电话,还以为你把哥忘记了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俩称呼已经由“靳小姐”“孟先生”变成了“绯绯”“辉哥”他们谁也没有刻意去提这件事情,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这么做了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然后就挂断了,孟星辉正纳闷呢,心想我没说什么过分话啊,难道是生气了?接着就听到了敲门声音。

打开门一看,门外少女美目盼兮,巧笑倩兮,白衣白裙衣袂飘飘宛如凌波仙子,不是靳羽绯是谁?

每次见到神仙妹妹,孟星辉都会觉得金庸曾经形容小龙女那段话,用在她身上是多么合适:“意气殊高洁…万蕊参差谁信道?不与群芳同列”当年国内翻拍神雕侠侣时候,让网友票选小龙女角色,结果靳羽绯以绝对优势高居榜,将第二名甩开十七八条街,她能够如此受影迷喜爱,凭就是身上那股飘然出尘,高洁若雪气质,面对她,孟星辉觉得这炎炎夏日都清凉了下来。

见孟星辉一直凝视着她,不说话,眼神中灼热让她感到呼吸有些急促,微笑道:“辉哥,是不是很意外?我有事情经过申海,就顺便过来看看你。”

其实,她是专门跑来看孟星辉,至于什么顺路啥,那都是借口,毕竟一个女孩子,总不能坦诚说自己就是大老远地专门来看他。太不矜持了。

事实上,她这次之所以这么着急地赶过来,就是她从小玩到大一个闺蜜催促过来地,靳羽绯把她和孟星辉之间生故事讲给那个闺蜜听了,当然,那些太羞人细节她没有讲,她闺蜜就问她,你喜欢这个男人吗?靳羽绯就说,我也不知道,就是每天都能想到他,觉得和他在一起很快乐,分别时候很心酸。那个闺蜜就敲了一下她脑袋,说笨蛋,你已经爱上他了!那他爱你吗?

靳羽绯说不知道,我没有问,他也没有说。那个闺蜜就算别这么二了,如果按你形容,他那么英俊,又那么有才华,而且还像个骑士一样勇敢,这种男人已经绝迹了,你得到中世纪欧洲才能找到,再这么犹豫下去啊,很快就被别女人抢跑了,你又不知道现在女孩子多恐怖,抢起男人来一个比一个疯狂!虽然你条件也是顶尖,不愁没有男人追,但你能保证再遇到一个像他这样男人吗?所以如果你觉得自己喜欢和他在一起,就要主动一些,别玩女孩子矜持那一套,你啊,这种性格早晚要吃亏。好男人都被妖精抢跑了,你不知道啊?姐们儿,长成你这样,如果再肯妖一点话,我天,我保证你那个孟星辉,绝对会被你迷得七荤八素,夜夜**,从此君王不早朝哪!

她确定,不会再有第二个孟星辉了,他就是这世界上最独特存在,即便有人比他更富有,更有权势,更英俊,更有才华,但也不一定能给她带来这种感觉了。虽然闺蜜说话有调笑意味,但话糙理不糙,说靳羽绯有点心动了,去吧,去他身边,确定他是不是喜欢自己,即使他不喜欢……不,不要有这种可能,如果这是真,她该怎么办?她不敢想象下去。

这段时间,她是被父亲关禁闭了,因为靳开山帮忙说话,孟星辉从看守所被释放,靳羽绯收到信息之后,就跟父母坦白说自己撒了谎,跟孟星辉不是情人关系,只是朋友,害怕父亲不肯帮忙,所以才说谎话。

靳开山自然很生气,气并不是因为孟星辉树了一个政敌,而是一向诚实女儿居然对父母撒谎,就勒令她一个月内不许出门,不然她早就过来了。禁闭令一解除,靳羽绯第一时间就乘从燕京到申海班机飞了过来。

“太意外了,不仅意外,还很惊喜呢。”

孟星辉回过神来,笑道:“外面热,赶紧进来坐。”

靳羽绯跟在孟星辉身后,小心翼翼地进来,一边走一边四处瞄,满脸担心样子。

孟星辉知道她害怕什么,笑道:“你是在找不三不四吧?最近这俩货不知道去哪儿野去了,就没见回来过,你不用担心了。”

靳羽绯拍了拍胸口,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她实在是对那两只又肥又大灰老鼠产生了恐惧心理,哪有老鼠长得跟猫差不多大,太夸张了吧。脑海中突然想到了上次在这间屋子里生旖旎事,不自觉地脸上一红。

“辉哥,你真好厉害哦,出新歌了,而且一夜之间火透大江南北,我就说嘛,当初你在名流世家唱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世上没有几个人会比你唱好,这《大漠孤烟》真太棒了,我真好喜欢,我朋友也都好喜欢,她们算真太有才华了,华夏国一百年才能出一个这样,连我爸那种老古董,也下了一存在手机里听。我也下了哦,当手机铃声。”

靳羽绯摇了摇自己手机。

最近《大漠孤烟》红得都快紫了,大街小巷都在放这歌,在公众场合,只要有一个人手机响了,很多人马上就往口袋里摸,因为大家铃声都是一样,“今天,你大漠孤烟了吗?”

已经成为火爆网络流行语。靳羽绯得空一上网,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尽管原创作者孟星辉继续保持神秘,并没有公开露面,歌迷们也就知道了一个名字,但靳羽绯却可以确定,这个人就是她孟星辉。

她是这个世上极少数可以确定大漠孤烟作者身份人。

“啊哈哈,没什么啦,也就一歌而已,闲来没事写着玩得。”

孟星辉摆了摆手,表面云淡风轻,其实心则喜之,相信无论世上哪个男人,看到仙子般美丽少女满脸崇拜地夸赞自己,都会忍不住飘飘然。

“写着玩都能写这么好,更说明你厉害啊,你不知道,大家都叫你音乐之神呢,”

靳羽绯由衷地为孟星辉自豪,仿佛是她自己取得了这么傲人成绩一般。

孟星辉摸了摸鼻子,苦笑道:“绯绯,你再这么夸下去,我真要飘起来了啊……h01d不住啦!”

靳羽绯嫣然一笑,说道:“那我不夸你了,反正你记得要多写歌哦,我喜欢听呢。”

孟星辉重重一点头:“我们绯绯说喜欢听,即便我本来不想写,也得拼了命地继续写啊。”

靳羽绯一怔,心道他这是什么意思呢?是表示他很看重我么?这算是喜欢我么?

“辉哥……我问你个问题,”

靳羽绯小脸突然红了一下,“你喜欢……最近你有什么事情吗?”

她本来想问“你喜欢我吗”但话到嘴边又溜了回去,暗叹靳羽绯就是靳羽绯,想一下子变成主动出击豪放派少女,困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