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 / 2)

“就你这水平也敢出来现眼?哥我玩琴时候,你丫还是液体呢,”

孟星辉很不屑地挑了挑眉毛,他启动了娱乐之神复制功能,眼前大屏幕上跳出一行文字:季铭轩华夏国申海市人娱乐技能:钢琴演奏,水平:专业十级,确定复制此技能,并进行升级强化吗?

孟星辉用意念点了确定,然后一长串音符一类信息涌入他脑中,手指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开始还有点笨拙,但当全部信息涌进脑中之后,他手指已经极为灵活,仿佛浸yin此道多年高手一般。

系统提示:技能复制与优化完成,消耗精神灵力5点,增加娱乐指数20点。

“你意思,你也会弹琴?”

季铭轩像是听到了本世纪最荒谬笑话一样,瞪大了眼珠子。

“虽然称不上会弹,但至少比你要高上那么一点。”

孟星辉笑吟吟地盯着季铭轩那张布满嘲讽大脸。

“你要是会弹,而且比我弹得好,我就……”

季铭轩看了靳羽绯一眼,下决心说道:“我就永远在靳小姐眼前消失!”

孟星辉眼睛一亮:“此话当真?”

季铭轩嘴角一撇:“当真!”

“果然?”

“果然!”

他自然是不会放弃靳羽绯,只是他绝不相信孟星辉能赢自己而已。

靳羽绯也睁圆了一双妙目,有些讶异地盯着孟星辉,虽然这小子外型是很醒目,但是以他穿着打扮来看,确是那种家境比较贫困穷二代,不可能有机会接触到钢琴这种奢侈品啊,更别说弹得比季铭轩还好了,哼哼,牛皮吹大了,看你怎么收场。

看在你占了本姑娘大便宜份上,本姑娘不介意看看你如何丢脸。

“这位先生也打算给诸位助助兴,大家掌声欢迎他来一曲。”

季铭轩唯恐孟星辉不上去丢这个脸,抢先说道。

见孟星辉真要上去,阿德急忙拉了拉他衣袖,有点惶急地说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学钢琴?别上去丢人了,咱们斗不过这些衙内。”

孟星辉拍了拍阿德肩膀,示意他无需担心,阿德还要劝说,但他突然觉得孟星辉整个人气势变了,从以往带点落魄相穷小子变成了那种拥有绝对自信强人,这股气势让阿德安心不少,便不再说话。

“喏,帮我拿下东西。”

孟星辉将手里剧本丢给了靳羽绯,给了季铭轩一个“看恁爸我怎么灭你”眼神,迈着八爷步登上了主席台。

接到剧本靳羽绯先是将小嘴张成0型,随后嘟囔了几句,将剧本给了跟过来助理。她长这么大,还没有男人敢这样使唤她呢,这小子不知道是无知还是没眼光。

“这家伙谁啊,看他那身民工气质,跟那架钢琴也不配啊。”

“看看看看,还将手上油蹭到自己裤子上,偶买糕,真恶心。”

“咦,他好像是我们剧组群众演员啊,老出状况被赶走那个。”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不过他今儿这是干啥来了?是不是被打击地脑子有问题了啊?”

“不管他,有人找虐,咱看热闹呗,要是没人痛苦,我拿什么快乐啊?”

“……”

在一片非议和注视当中,孟星辉坐在钢琴前,先是“梆梆梆梆”在琴键上胡摁一通,引起台下一片哄笑,季铭轩笑得尤其大声,在这种讥笑达到巅峰时,他突然轻柔地按了下去。

第010章初试啼声,四方雷动

只是轻轻几个音符,便让整个世界彻底安静下来。众人都听得出来,这曲子依然是季衙内刚刚弹奏《水边阿狄丽娜》先是音乐从另一个世界缓缓飘来,我驻足观望,她缓缓走来,缓缓走来,近了,近了,在水那边停住了。她翩翩起舞。不知何时,她身后已是千万条细碎灰黑波纹。星光,凄迷表情,天空眼泪,流淌着,是水光。四处轻浮着泪化雾霭。看不清了,在淡淡雾霭下,轻盈身影在欢快旋转,跳动。跳了两曲之后,她又渐渐地走了开去,渐行渐远,我想呼喊,想拉住她手,却又不能。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我看着遥远水天相接处,她沉入这一片迷茫烟水之中。钢琴音色晶莹剔透,是具有水性吧。你听那钢琴推涌着一层层波浪,正泛着闪烁光。音乐以相同旋律,阶梯状地升高着音调,是对一个希望追逐,并一步一步地,接近着希望……其意境,恰似了《在水一方》“绿草茵茵,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我愿逆流而上,依偎在她身旁,无奈前有险滩,道路既远且长;我愿顺流而下,找寻她足迹,却见依稀仿佛,她在水中央……”

那个她,便是阿狄丽娜了。

虽然是相同曲子,但是孟星辉所营造出来意境,高出季铭轩何止几层楼,季铭轩演奏最多给人以旋律优美感慨,但是孟星辉演奏,却让每个人脑海中仿佛出现了一个倾国倾城美人,在水边徘徊,若隐若现,让人心向往之,却遍寻不着,心中婉转低回,愁肠百折。即使连季铭轩这样最想看孟星辉出丑人,都沉浸在这意境中,不觉痴了。

靳羽绯被这琴声所惑,此刻在她眼中,穷小子孟星辉哪里还有半分落魄气息,他浑身上下笼罩着一种神秘高贵气质,吸引地靳羽绯慢慢走进他,然后缓缓地,缓缓地,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孟星辉在弹琴,她就支着腮,盯着孟星辉脸出神。

一曲既终,孟星辉并没有结束弹奏,他深深地凝视着靳羽绯那双灿烂如星辰美眸,这些年来所受挫折与轻侮涌了上来,有什么情绪堵在心头,急需宣泄,他手指由轻柔变为狂暴,一大串音符如同怒涛拍岸,风卷残雪一般倾泻而出,靳羽绯完全看不见他手指,只能看到一片残影在钢琴88个键上来往穿梭,然后就能听到整个世界都充斥着如同万马奔腾,疾风暴雨般肆意流淌音符,这段音符不是世上流传任何一曲子,而是孟星辉即兴挥一段s0l0,从季铭轩那儿复制来技能经过娱乐之神系统优化,他演奏水准已经是宗师级别,这段宣泄心头积郁即兴s0l0节奏快得让人浑身血液沸腾,那种酣畅淋漓快感让人忍不住想尖叫,现场甚至有个女人嗨到极点,忍不住手伸到自己裙底开始自*慰……

靳羽绯觉得心跳快地如同擂鼓一般,她似乎能真实地体会到面前这个男人心中积郁愤懑,她好想安慰他,将他抱在自己怀中,轻吻他唇,听着他诉说生活中一些挫折,抚慰他心里忧伤。她从未有过这种情绪,因为她此前从未听过这么有魔力音乐,她被蛊惑了。

琴声将人情绪引领至最高峰之后,在那个自*慰女高*潮来临尖叫声中,戛然而止。

“给我一支烟。”

孟星辉淡淡地跟站在一边目瞪口呆张大导演说道。

“哦哦好好。”

张吉中手忙脚乱地掏出一根烟递过去。

钢琴琴键被他这一通狂风暴雨般地肆虐,上面隐隐有热气冒出,孟星辉将烟头往琴键上一凑,烟头先是冒出青烟,片刻后便燃了起来,此举引起了一片哗然,居然能点得着烟,可见琴键温度有多高,孟星辉刚才动作有多么迅猛。

孟星辉将烟夹在嘴角,吸了两口,喷了一连串漂亮烟圈,然后轻按琴键,奏出一段和弦,与国产零零柒里周星驰一样,边弹边唱:我曾怀疑我走在沙漠中从不结果无论种什么梦才张开翅膀风却变沉默习惯伤痛能不能算收获庆幸是我一直没回头终于现真是有绿洲每把汗流了生命变厚重走出沮丧才看见新宇宙海阔天空在勇敢以后要拿执着将命运锁打破冷漠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让我不低头更精采活凌晨窗口失眠整夜以后看着黎明从云里抬起了头日落是沉潜日出是成熟只要是光一定会灿烂海阔天空在勇敢以后要拿执着将命运锁打破冷漠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让我不低头更精采活海阔天空狂风暴雨以后转过头对旧心酸一笑而过最懂我人谢谢一路默默陪着我让我拥有好故事可以说看未来一步步来了这是孟星辉最喜欢一歌,信乐团《海阔天空》和时下流行那些无病呻吟情歌不同,这歌很励志,在他生命最灰暗时候,遭人白眼时候,看不见前路在哪儿时候,这歌曾经给了他无穷安慰。

孟星辉落魄穿着,忧郁眼神,嘴边夹着烟沧桑模样,恰如其分地诠释了这歌,最关键是,他不惜消耗50个点精神灵力,运用灵魂力量演唱这歌,让这本就高亢而沧桑歌,上升到震颤人灵魂程度!

靳羽绯眼中仿佛看见了一个少年,无数次碰壁,无数次摔倒,然后无数次咬着牙爬起来,擦擦额头汗水和血迹,倔强地紧闭嘴巴,继续前行。

当孟星辉用那穿透人灵魂声音,唱出那句“海阔天空,在勇敢以后,要拿执着,将命运锁打破,冷漠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让我不低头,更精彩地活……”

靳羽绯觉得心中又是为他气傲,又是心酸,泪水忍不住泉涌而出,顺着洁白脸颊流下来。

一曲既终,在精神灵力感染下,每个人都泪流满面,沉浸在那欢欣痛苦,只觉得气傲情绪中,孟星辉却觉得意兴阑珊了,再也不看面如死灰季铭轩,起身大踏步而去。

“你要去哪里?”

靳羽绯颤抖着声音问道。

“回我该回地方。”

孟星辉没有回头,潇洒地挥了挥右手,扬长而去。

在众人沉浸在音乐魔力中还没恢复时候,季铭轩和几名保镖灰溜溜地离开现场,上了自己车,季铭轩脸色铁青,那贱民居然让他在美女面前如此丢脸,不杀不足以平爷愤,沉吟了一下,季大公子拨通了一个人电话:“阿雄,帮我收拾一个瘪三……”

第010章《武破天惊》崭露头角

这段时间孟星辉一直待在他狗窝里,修炼太乙炼神决,精神灵力在那天宴会上消耗不少,必须要及时补充,偶尔也会想到,以季铭轩那种趾高气扬行事作风,绝对不会对那天羞辱善罢甘休,但他天性乐观豁达,对于想不出结果事,很快就放在一边了,车到山前必有路。

太乙炼神决修炼进展不俗,纳入丹田真气已经形成气团,经脉中气感也越来越强烈,每一次七周天循环下来,系统提示增长精神灵力也有原来5点增加到10点了。孟星辉感觉自己体力愈来愈充沛,精神也愈健旺。

这一天修炼过后,他照例上传武破天惊新章节,新书已经上传10天,十多万字,故事也逐渐展开,尽管孟星辉从来没有做过广告,但是因为作品硬实力,关注这本书读者越来越多,点击直线飙升,第一周点击只有1300多,第二周刚过半,点击就已经攀升到11万!收藏也已经突破三千,在新人作者新书榜上从原来四百多名迅蹿升到第一名,势头强劲至极!

“看过《武破天惊》吗?新书,好看得不得了!”

某资深书友四处留言。

“闹书荒朋友请点击,新玄幻神作横空出世!”

一位热心书虫在自己群里卖力吆喝。

“吐血推荐,我追看了好几天了。《武破天惊》开卷精妙绝伦!”

某白金作者在自己作品中对此书赞赏有加。